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新锐作家 > 正文

【王韵】花气袭人是墨香

更新时间:2015-11-11 | 文章录入:admin | 点击量:
·························································································

   春天正是读书日,花气袭人是墨香。此刻,我的案头上摆着一本装帧淡雅的书《尘埃里的花》,这是王韵刚刚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并已由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的散文集。淡淡的墨香,似有还无地在鼻息间缭绕……其实,不必通读书中的文字,单看书名,能把自己放到尘埃里,且于这万千阡陌之中开出妩媚清雅的花来,便知作者是一位婉约优雅的女子。

  书中,我看到文坛上几位声望极高的作家学者都为王韵写了评论文章,引经据典,深入浅出,从各个角度解析了王韵的文字魅力和语言风格。她的文字张力在前辈们的解读下更有了延展的空间,思想立意亦得到了更高层次的提升。前辈们不同方位的品鉴,也为作者以后的文字走向做了多方位的引导。能让这些资深学者们静心研读的文字,必定有它不同于别人的特质和艺术感染力。

  而我,在读了王韵的文字之后,更想从另一个角度来解读她。相对前辈们哲理性的剖析和纯文学的赏析,我若再聒噪,便显得有画蛇添足之意。唯此,我更喜欢以女性的视角来触摸她的心灵世界。

  时隔五年,我依然记得初识她的形象,记得当时一屋子的人,我的视线立刻被她抓了过去。深色外套里搭一条碎花连衣裙,面容清丽,巧笑嫣然,体态妖娆,长发飘飘。举手投足间,有种飘然不群的气质,女性韵味淋漓尽致。一个能把美丽与魅力诠释地如此彻底的女子,她的内心一定是潋滟的,她的生活一定是多彩的。

  后来读她写的《小碎花》,“那种对碎花收藏的癖好,犹如古代皇帝之于美女”,碎花在她眼里,已经不单纯是一朵朵花,通过她的偏爱与演绎,温婉的文字已经赋予这些碎花以灵魂与生命。这些抽象的图案,从此在她的眼中鲜活起来。而她,就是那个坠入花海的精灵,或者是通领花界的帝王。“后宫佳丽云集,珠环翠绕。而那心情,亦如皇帝般,似乎掌控了世间繁花,情怀如诗……”王韵就是这样,将灵魂置身于浪漫的花海,在文字的彼岸轻吟浅唱,写出的文字便唇齿生香。

  从《淡淡妆》里,我看到的她“黑发如瀑,白衣胜雪,身姿婀娜,娴静优雅”。淡淡妆,自然样,清扬婉兮,婉如清扬。她,就是这样一个淡妆自然的汉家姑娘,从容优雅地行走在齐鲁大地上。“而今,虽然生活早已把一个生活在象牙塔中不食人间烟火的单纯女孩变成平凡日子中的成熟少妇,但始终未变的,是依然玲珑有致的身材和飘柔的长发,以及骨子里不染尘埃的气质”。读到此处,一句诗便适时地映入脑海,“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现实社会的喧嚣,急功近利者有之,唯利是图者有之,沽名钓誉者有之。生活的大染缸,已经让许多原本质地干净的灵魂变得面目全非,能在浑浊的尘世中坚守自己的高洁品质者,实在难能可贵,寥若晨星。而王韵,不但把现实的环境当成是滋养她的沃土,于嘈杂的尘世聆听来自心海的清音,而且从中萌生出诗意的种子,于污泥中开出明丽的花。在文字的天空下,她犹如一位遗世独立的智者,月光潋滟下低吟浅唱;更如临花照水的蒹葭伊人,专心用文字来编织梦想。在文字的疆土上,她淡淡妆容下的笑容更加妩媚动人,文字更加匠心独运。

  这样一个能把美丽当成人生态度的女子,让每一个细节都能彰显出她独特品位的女子,她若说话,必定锦心绣口,她若书写,必定指下生花。

  岁月无声,生命有痕。她与同龄人一样,从青涩的青春里打马而过,在文字的世界,她既是过客,也是归人。在《白云深处有人家》里,她说,“尘归于尘,土归于土,我——归于我们”。我震惊于这几句话,这满含着禅意的语言,怎会出自一个娇美的女性之口,蕙质兰心的她,生命中必定与佛家有着割舍不断的慧根。

  王韵的文字面孔是丰富的。在亲情的后花园,她用忧伤种植思念,在追忆母亲的《祭母》篇里,她怀念母亲的真挚感情如一股清澈的泉水,通篇读下来,都是朴素的记忆浪花,没有刻意哀伤的述怀。但掩卷而思,只觉得思念之音破空而起,亦犹如隔衣点穴,看不到伤痕,但那种痛,深入骨髓,萦绕于心久久不去。感叹生命的脆弱,她更加善待生命,珍惜与亲人的缘分,她在文学之路上的成熟,离不开爱情、亲情及友情的滋养。

  作为一个有着浓郁书香气息的美女作家,王韵有着超然脱俗的文人风骨,亦有着对现实敏锐的触角和感悟,但生活中的她,终究还是《难敌粉红诱惑》。南朝梁房篆的《金石乐》诗中,对粉色这样释义:“玉颜光粉色,罗袖拂花钿。”形容容颜美好的女子。由此看出,粉色从来都是女人的至爱。如果说有女人不爱粉色,那么,可以说,这个女人的性格中必定缺少女性的柔媚和浪漫。一个不爱粉色的女人是没有情调的。而每一个喜欢粉色的女子,她的世界必定绚丽多姿,她的生活必定活色生香,她的心灵必是粉妆玉琢。

  女人如酒。她说,一个懂得品味红酒的女人,一定是懂得品味生活的女人。通过对她《美丽与姿色》的解读,我们更可以看出,王韵和她的文字,更像一杯沁人心脾的红酒,历经岁月的窖藏,沐浴时光的洗礼,滑过心迹的瞬间,滋润着我们因远离文字而干渴的灵魂,在回味中越发感觉醇厚幽香,韵味悠长。

  从女性的触角,她还用纤纤素手,隔着几个朝代,去触摸一代才女谢道韫,李清照,陈衡哲的灵魂。打开历史的扉页,她推开她们虚掩的门楣,从一处处缠绕的藤蔓中梳理出她们被遮掩的情愫和心思,品尝采撷,饱食文意。并将自己置身期间,与她们一起煮字为酒,浑然忘我。灵魂的惺惺相惜,让她们隔世为知音。并越来越成为她们那样才情的女子。

  一直以为,熙熙攘攘的尘世是上帝设下的舞台,他布置下人间烟火的场景,然后让一些相似的灵魂在这里相认。我想,许多人颠簸一生也未必遇到知己,或者遇到了又擦肩而过。而我和王韵,如此幸运,在这个文字的舞台上,我们不约而同走到了一起。甚至,因为灵魂中某些相似的特质,对一些观点的认同的和欣赏,我们可以一同走进古人文字中设下的幻境,在历史的湖光山色里,采菊东篱下,把酒话桑麻。

  在现实的世界,她风姿绰约,翩若惊鸿;在文字的世界,她信马由缰,扬蹄奋进;在心灵的世界,她心似般若,不染尘埃。

  她,就在墨香弥漫的文字中流连忘返,在热闹嘈杂的社会上悠然前行。陌上花开缓缓归,从容优雅地行走,最终收获一路的风景与美丽。

  花气袭人是墨香。王韵,这一朵开在尘埃里的花,此刻正亭亭绽放,韶华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