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作家评论 > 正文

王祥夫:小说的力量——谈宋以柱的小说

更新时间:2018-11-05 | 文章录入:jkz | 点击量:
·························································································

        读小说以消遣时日,手边一杯茶,手上一本书,便算是最好的消遣,既是消遣,宜读短小。印象中以柱的小说都短小,但最近读以柱的小说不免让人吃了一惊,竟然是丰腴到万字左右了。而且是一读就让人放不下。以柱的小说,用现在的话说是有温度的,是温婉之气,从不暴戾,总是平平的起事叙事,像是什么也没写,但读完后却让你马上明白这小说没那么简单,情感与对人生的思考都在里边了,看上去温婉,但实际上是绵里藏针,会时不时扎你那么一下子,是有力道的,另一种力道。

  以柱的小说,怎么说呢,腔调是我所喜欢的,我想许多读者也都会喜欢。就像是跟你在拉家常,一切一切都那么不紧不慢。猛地来上一句形容,也真是让人喜欢,比如:“而且园子还是第一次见大米,白生生的,堆在碗里,像一朵白云,那得有多么香啊?”还没见人把碗里的米饭形容成一朵白云,而以柱就这么写了,而且好像一下子就很经典了。描写也好形容也好,要有自己独到的地方才好。比如这一段:“这时候,偏偏有一只羊儿叫了一声“咪”,是那只老羊,园子就在心里骂:“找打啊,偏偏这时候叫。”老羊一叫,那两只羊崽也嫩嫩地叫了两声。后面是那三只羊,一只接一只跟在园子腚后。老羊一直跟着园子,路边的草很嫩,也不敢去吃。老羊的嘴一下一下碰在园子的腚上,碰一下,园子的腚就凉一下,碰一下,就凉一下,好几次,园子都想笑起来,”老羊的嘴碰园子的腚,而且一碰一凉一碰一凉。这样的写,像是没什么意思,但有趣,小说能让人读来觉得有趣就不一般了,有趣的小说并不多。

  以柱小说的好,就是,他看上去不怎么使劲,但力道却十分的足,看上去是松松散散不紧不慢地在那里进行,人物与情节却稳扎稳打地立了起来。虽是文字,却场景如画。比如这一段:“一开始,这只是一个家庭饭馆,这种饭馆在乡下很常见,什么叫家庭饭馆呢?就是一家人自己开的小饭馆,通常规模都不大,就是把自己住的房子,改造一下,把中间的两间屋做大厅,本来是有正堂、有侍候张果老爷的香案,还有衣橱大木床四方桌子小木凳子,现在统统请出去,安排到地下室里,在空出的大厅里,安上四张或者五张长方形的桌子,每张桌子搭配六把高脚椅子,来的客人自己选好桌子,靠窗的或者当中间的,围起来一坐,就可以叫酒叫菜了,然后慢慢喝茶等着。”是不紧不慢口语式的叙述,但情景如画!这篇小说题目是《后来》,《后来》这篇小说在写作上包含的真是好,到后来大儿子的一个“滚!”字说明他什么都知道了,但故事里又分明没怎么写,这个小说包含的好,一开头一结尾,整个小说十分结实,许多的无奈与民间的七情六欲都在里边了,但字面上分明又没怎么写,这必须要你自己去一边读一边去想。这是个好小说。

  这次集中起来看的几个以柱的短篇都不能算短,还可以说是很长,但读的时候就是觉着短,怎么就完了呢?读着读着就会这么想,这也就是说,以柱的小说好看,简直的就是好看,读起来不费劲而且吸引你,但忽然就结束了,这让人多少有点好像是没过足了瘾,小说写到这个份儿上,真是让人替以柱高兴。更让人高兴的是,以柱近来的小说有直逼现实的力道,很有力的直逼现实。想不到这样的小说以柱也写得出手不凡。比如《你喜欢我吗》,这篇小说中主要的道具是手机,手机啊,短信啊,你来我去啊。两个人打情骂俏啊,小说是写当下琐琐碎碎的生活,但我个人觉得这篇小说要比电影《手机》精彩的多。人们庸常的生活,民间的那种扎实的欢乐和调情,都通过手机完成,这篇小说特别的挑逗人又特别的具有现实感。民间的欢乐其实来的一点都不虚伪。但到小说的结尾,谁都想不到这原来是一个偌大的悲剧,读到结尾你才会知道这其实是一个很大很深的小说,小说中的悲伤也许来的更大更深。这里边绝对没隐藏着骗局,而是压缩着一个巨大的哀伤。这一篇小说我以为应该和《山花》放在一起读,你便会读出做为作家的宋以柱的社会良心。

  以柱的小说,怎么说呢,从叙事上说,从小说的腔调上说,是温婉的,但直面现实的时候,以柱对读者的态度却是要你有万箭穿心的难受,一点点都不怕难过死。这样的两个女性,张小兰和山花,把她们并在一起,我们的心便是沉甸甸的不那么好受,这便是以柱小说的另一种力量。面对现实,拿出你的力量给现实以重重的一击,这要是放在别的作家身上我一点点都不觉得稀奇,而放在以柱身上,我却觉得是一种巨大的力在以柱的身上慢慢慢慢积聚起来。我突然觉得以柱其实是一个打太极的高手,看上去柔柔的,但一发力,对手已经难见踪影。

  读以柱的小说,我想起一句话:水可断石,柔可折钢。在纷纷扰扰的当下,以柱笔下的温情与对民生的体恤无疑是另一种力,这种看不到的力也许要大过决心移山倒海的那些大作品。因为以柱的小说首先是温情的,人性的,与你站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讲述我们这个时代的柴米油盐七情六欲琴棋书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