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创作谈 > 正文

朵拉图:逐梦北京

更新时间:2017-03-22 | 文章录入:wsl | 点击量:
·························································································

  多年以前,我在上高中时,班里的一个家在外地的女生曾经羞涩地对我说,如果有男生追求她,只要他能领她去北京,她就愿意嫁给他。我突然听到这样一句没有铺垫的话,有些诧异。她给我解释说,她们村里的老人们都说,一辈子没有进过北京城等于没有出生,一辈子没有见过天安门等于白来世上走一遭。这一年的寒假是高考前的最后一个假期,她真的被一个比我们高一届的在北京读大学的男生邀请去了北京,她也成了他的女朋友。那时我们班里有一个男生一直暗恋她——其实也不能算是暗恋,因为我们每个人都知道,唯有她不知道,也许她是假装不知道。可是后来她却自杀了,谁也不知道她为何与留在北京的男友分手,又为何选择在与他人结婚的前夕自杀,不知那一刻她想过一直暗恋她的男生吗?同学们都说她是因情所困,如果她能去北京生活也许不会选择死亡。暗恋她的男生也追随她而去了。也许人间不能在一起,去天堂可以不分离。

  几年以前,我女儿去北京上大学了。一年后的假期,女儿回家说,她认识的一个女生,因为交不起大二的学费休学了,要等挣够了学费再回来续读。我万分惊讶,这是全国闻名,乃至在世界也有一定名气的学校,能考上很不容易,为了一年一万元的学费影响了学业实在可惜。我即刻让女儿电话联系她,说我愿意借给她学费。可她已经离校了,我们无法联系到她。女儿说交不起学费的好像还有几个,她都不认识。她还说,他们学校除了交不起学费的就数我们家最穷了,可是没听说有人愿意借钱给他们。后来我了解到,她的宿舍里就有不住校的女生,独自住在校外的大房子里,穿衣间比她们六个人一间的宿舍还要大,里面挂满了密密麻麻的没有剪掉吊牌的名牌时装,还有名包,随便拿一件就够一年的学费。另外一些学生却要在学习之余,努力打工挣学费,甚至伙食费也要节俭。同一个学校的同龄人生活境况竟是天壤之别。

  还有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和这些大学生年龄差不多的打工者,无论他们曾经是成绩多么优秀的学生,仅是因为家里穷交不起学费而辍学,连高考的机会都没有。他们带着最淳朴最执着的梦想,从偏远的农村,千里迢迢来北京寻梦。也许北京人无法想象他们为何如此地向往北京,即使他们是最底层的打工者,冒着严寒酷暑每天在大街小巷里奔波,即使生活再艰难也从未放弃过梦想。他们是如此地热爱北京,如此地渴望能一直快乐地生活在北京。

  许多和北京有关的人与故事次第闯入我的生活,留在我的记忆里,有欣喜有悲哀有愕然也有唏嘘不一。在记忆的原野上,它们从最初的幼苗,长成枝繁叶茂的一棵树,再衍生出一片茂盛的森林。它们的枝叶不时地溢出记忆,它们渴望无垠的天空和辽阔的大地。我不能把它们继续囚禁在记忆深处,只能打开记忆之门,给它们自由的天地。踏着阳光的节拍,在充满绿意的森林里流连忘返,每一个枝条都是一段追梦的故事,每一片绿叶都是青春的痕迹,于是就有了《北京故事》。

  《北京故事》由大学校园展开故事,以即将毕业的女大学生秦小溪在北京寻梦过程中的几段情感历程为主线,她从考研、应聘,找到理想的设计工作,到在工作中展露才华,收获了事业的成功。她所遭遇的恋爱对象在现实生活中颇具代表性,从初萌的具有柏拉图倾向的青春爱情,到实实在在的狂热追求者、苦涩的痴情暗恋者、超现实的差点修成正果的富二代。我用春、夏、秋、冬四季的名字作为小说中人物的名字,而且名字与他们各自的性格相吻合。

  春,是一个来自农村的阳光大男孩。他的家乡偏远贫瘠,上小学前第一次见到橙子的颜色与味道,成了他的橙色之梦。他的学习成绩可以轻松考进县里的高中,却因交不起读高中的学费只能辍学。他坚信北京是能实现一切梦想的地方,并因此来到北京,从送外卖做起。在写春的这个角色时,我的眼前经常浮现一幅画面,在北京最寒冷的冬天里,衣着单薄的春骑着自行车,迎着刺骨的北风艰难地前行……他和秦小溪最初的那段纯真的爱情,也许不够理性,但“不爱又很多理由,爱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没有理由”。当他笑着对秦小溪说,他四、五岁跟着娘去远方亲戚家,第一次吃香蕉他不知道扒皮的情景……我和秦小溪一样笑不出来,只想哭。无论怎样也不放弃梦想的春,在北京通过努力真的梦想成真。

  夏,是一个激情似火的诗人编辑,因误拨电话的机缘,疯狂追求秦小溪。因为夏的外形与说话语气与春非常像,让秦小溪颇生好感。夏委托秦小溪帮朋友的情人设计装修方案,并因此见到了漂亮房主彩儿。当秦小溪看清了夏与春差别时,果断拒绝了夏,同时醒悟自己在潜意识里已经爱上了春。夏得知秦小溪因春拒绝自己,施计谋让春怀疑秦小溪的感情,春为了秦小溪的幸福主动离开了。

  小说中秋的形象和夏的形象是梦与现实的巨大反差。秋作为秦小溪的同事,对秦小溪一见钟情,却只能深埋心底,只因他刚刚办了一场报恩的婚礼。秋的妻子是用生命爱着他的女人,秋的暗恋注定是一场痛彻心脾的绝恋。为了能真情实感地写出秋的悲哀,我引入了秋长达一万多余字的痴情日记,以自叙的方式来表达秋短暂一生的悲苦命运。有读者说读秋的日记恍惚是在读《廊桥遗梦》。

  小说中的冬是风流成性的富二代。我塑造了和冬交往的几个不同层面的女人,来衬托描写冬生活的奢靡与荒唐。比如拜金女采儿是文学系的高材生,对爱情有独到的见解,却纠缠在逢场作戏的男人之间,成为别人的玩物。还有看似清纯的的陈露露,却有着不可思议的经历等。而人都是具有多面性,看似玩世不恭的冬却爱上了初次见面的秦小溪,并决定和她结婚,结束以往荒唐的生活。冬的思变也揭示了人性的复杂。

  《北京故事》中的另一条线是上海女孩苏筱筱(秦小溪同宿舍的同学)的情感经历,她看似虚荣,一次又一次地陷入第三者的情感怪圈,扮演第三者时的投入亦是惊世骇俗……而她最后的抉择,却令所有人瞠目。

  在小说的结尾,秦小溪读到了秋遗留的日记,秋以往种种的不可理喻都有了答案。为了怀念秋,秦小溪在秋去世两年后写了一部长篇爱情小说,想不到竟然热销,春读到再版以后的小说,终于明白了一切。而此时的春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快餐店,并在油画的方面造诣颇深,他相信他现在可以和秦小溪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他拨通了秦的电话。

  小说总体来讲,是一部反映不同阶层年轻人在北京实现梦想的奋斗史,同时也是一部超越性色的爱情小说。小说中男女主人公们的爱情既有超越世俗与现实的凄美,也有现实的无奈和即成婚姻的约束。他们直到爱情结束,仍然保持着强烈的“爱情”情结。即使爱是一种怅惘、一种灵与肉的渴望与痛苦,也会当成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体验。小说中的爱情悲剧不仅是来自物质的困惑,也是人性的弱点、更是社会层面的问题。

  小说完成后,我比较满意的是结尾部分。以春的一幅油画作为背景,在一幅画里融入了童年的梦想,既糅合了梵高和莫奈的绘画技巧,又向画中人表达了思念,预示着一段比童话还要美的故事即将上演,留给读者无限的遐想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