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 > 作家动态 > 正文

愚石长篇小说合集“乡望三题”出版

更新时间:2021-01-18 | 文章录入:jkz | 点击量:
·························································································

 

  著名作家愚石的长篇小说合集“乡望三题”近日由山东文艺出版社隆重推出,正式结集出版。“乡望三题”由愚石近年来极具代表性的三部长篇小说《乡志》《人子,人》和《天虫》组成。这三部作品,均先后被列为中国作协、山东省作协的重点扶持和定点深入生活作品,是被文学界寄予厚望和期冀的重量级创作项目。三部作品出版后,先后荣获山东省精品工程奖、山东省改革开放四十周年40部优秀鲁版图书、“中国梦”长篇小说征文一等奖等奖项。

  愚石多年前即构思规划了自己的长篇小说三部曲,即乡志、县事、家言,并据此将工作、生活和创作实践有机结合,力争在做好工作的同时,写出具有鲜明地域特色、文化传承的现实主义作品。随着时光流转和创作意图的渐进优化,愚石创作的思路更加清晰和完善,逐步形成了“乡望三题”的创作蓝图。从《乡志》开始创作的2008年算起,至文集最后出版,已悄悄经历了12年光阴的沉淀与砥磨。

  长篇小说《乡志》系中国作协2010年重点扶持作品,在作家创作的独特发现中,恰是一部乡村寓言,一卷历史长诗,是其基层工作的文学性再现,也是其喟叹于时代与乡村的心血雕琢。小说以2007年为纪年,记录下鲁中南乡村的原初生态,将所有的政治、经济、文化变革一一呈现和展示,以时代交替揭示“变”的痉挛与阵痛,铺陈出贫瘠土地上沧桑的容颜和苦难的褶皱,使其成为鲁中南文学作品中独特的地理座标,构建起以人性、道德、价值观为基准,追求民主、民生、民意公平自觉的文学经纬。《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如此评价这部作品:小说在复原生活现场的同时,探寻乡村发展中矛盾的表里,点、面、线兼顾,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在众多人物活动和事件的演变之中,细微体察风俗民情的形态,文气酣畅,地气沛然。作家对乡村的忧患之心、对平民的体恤之意和对艺术的追索之念,令人敬重和感佩。

  长篇小说《人子,人》系中国作协2013年定点深入生活项目扶持作品,以山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有着江北第一木偶之称的宁阳木偶为创作对象,以传承、发扬宁阳木偶演艺技术和传统文化作为支撑点,以木偶世家代表性传承人的一生为主线,叙写了主人公1958年至2000年40多年间的人生悲欢。“戏里戏外,他总在戏里”,谶语似的命运标签,注定主人公生命流程的悲苦无奈,恰如木偶戏本身面对的生存与发展窘境。小说以地域空间的循环,寓言不可逃避的命运锁链,以木偶戏传承人的悲剧,反映出人与复杂、动荡的社会环境及传统观念的冲突,透射出人生的荒诞及生命个体在时代畸变裹挟下的无能为力。毁灭与生存的角力,构成小说人物的生命元素和悲壮底色。山东省作协副主席、《山东文学》主编刘玉栋如此解读这部小说:《人子,人》以“人子”起笔,以“人”落笔,由文化及历史、由历史及人性、由人性及哲学,让角色与读者一起完成了一次厚重而浓烈的精神苦旅。

  长篇小说《天虫》,是山东省作协2017年重点扶持作品,是一部解读蟋蟀文化和人生命运的传奇之作、一部阐述区域历史与文化景观的宏阔史诗,是中国文学史上唯一一部以蟋蟀为主题形象和生命背景的巨制长篇。虫活百日,人活一秋。虫即是人,人亦如虫,自然大道与命运悲欢,只不过是瞬间。或辉煌或失意,只在方寸栅罐之间,向死而生,泣诉如歌。中国作协副主席张炜这样评价这部小说:蟋蟀虽小,身价却大,足可见证历史尘烟,体现民间文化奥妙。在蟋蟀的牵连下,世事时风沧桑变幻,万物生灵悲喜遭逢,《天虫》借助小小的蟋蟀,展开了一部人与虫的传奇交响。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时任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的邱华栋,对这部小说偏爱有加,他说:《天虫》以厚重阔大的鲁地作为背景,枝蔓勾连,具有非同寻常的时间与空间的长度与厚度,极具独特性、传奇性,是一部不得不读的好小说。

  “乡望三题”的每一部小说出版后都引来好评如潮。至今日结成文集出版,是作家愚石对其创作历程最好的回顾与反刍,也是社会各界对其创作的肯定与褒奖。据了解,愚石已经完成新长篇的初稿创作,他的如椽妙笔,必能以强烈的历史叩问和责任担当,迎风站立,不惧尘埃。而他的“乡望三题”,也必将以其文化背景、创作主题的独特性和强烈的现实主义立场,卓然独立于长篇小说创作的园地和舞台,散发出历久弥新的熠熠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