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作品评论 > 正文

胡莹:中国故事之伟大的抗战精神

更新时间:2018-01-09 | 文章录入:jkz | 点击量:
·························································································

中国故事之伟大的抗战精神

——读长篇小说《杜鹃握手》

胡莹

 

《杜鹃握手》是作家张锐强的第四部长篇小说,发表于国内影响力最大的四家老牌文学期刊之一《十月》杂志。初读此书,主要是被作者熟悉的名字吸引,但一页页读下去,逐渐被其中不屈不挠的抗战精神与人性之光所打动。这就是我期待之中的中国故事的抗战版本。

青年学生李世栋出身于信阳的没落地主家庭,跟齐婉茹一起考入北师大,参加一二九运动等学潮,加入中共外围组织民族解放先锋队。1937年,李世栋受组织委派,进入二十九军的军士训练团,经受了七七事变的战火考验。事变期间,婉茹来南苑看望,并传达组织的决议,遭遇鬼子骑兵的试探性骚扰。身着军服的李世栋惊慌失措,没有表现出军人和男人应有的勇气,他视为终身之辱。耻辱让他更加仇恨陷入卖国流言漩涡的张自忠将军。找到组织后,他再度奉派进入张自忠的部队,在武汉会战的外围战役大别山守卫战中身负重伤,终于卸下耻辱的重担,也理解了张自忠将军的苦心。与此同时,出生于汉口、在信阳度过童年的日本青年饭沼从医科大学毕业,受军国主义的蛊惑,他抱着拯救中国、亚洲联合对抗英美的所谓圣战目的,跟随侵略军再度回到中国。然而南京大屠杀的惨痛事实令他震惊,尔后在作战行动中又被上司逼着强奸杀戮平民。惨痛之下,他无法自持,选择逃亡,期间匆匆拯救了弥留之际的李世栋,几经辗转,最终加入新四军。李世栋因伤脱离张自忠的五十九军,滞留当地,最终找到组织,进入新四军中。而救治收留他的平民,被日军残忍地灭门,恋人齐婉茹也在战乱中被川军乱兵强奸,他的精神因而深受刺激……

抗战胜利后,李世栋依然走不出战争阴影。接受饭沼治疗期间将他枪杀,随后他被组织判处死刑。临死之前,饭沼原谅了李世栋。根据他的请求,两人的坟墓比邻。多年之后,人们发现墓顶上的杜鹃朝一个方向生长,像握手那样。

抗战题材的小说何其多矣,很少有一部能让我从头读到尾。但《杜鹃握手》给我的感觉完全不同,我始终放不下去。因小说中不仅仅有引人入胜的爱情故事,慷慨激昂的爱国情怀,更有巧妙的明暗对比。作者精心把握分寸,描摹人物,用互文的手法,背面敷粉的方式,将因一着不慎而留下骂名的一代名将张自忠,与被瞬间恐惧压倒的普通学生李世栋,放置在一明一暗的底片之前,同时完成人性的自我救赎。

如果仅有宏大的抗战叙事,《杜鹃握手》作为优秀的小说恐怕还不能成立。青年人精神成长的心路历程,隐隐放射出强大的阅读张力。战争中的恐惧与对爱情的渴望,是李世栋和婉茹、饭沼他们成长的催化剂。关于三十年代的北平,关于当时青年人的梦想与追求,细心的阅读者能真实触摸到凸凹有致的历史细节与温度。它是理想碰撞的故事,一个要实现大东亚共荣,一个希望中国在二十到五十年内崛起为一流强国;它也是自我救赎的故事,宽恕最终战胜耻辱和仇恨。

小说通过严肃的历史考证,从微观的角度,细致入微地揭示了七七事变前后,二十九军内部和战两派的不断权衡与激烈斗争,以及佟麟阁将军指挥的南苑保卫战的英勇,张自忠将军在大别山积极抗战的壮烈。历史人物考证翔实,虚构角色描写深入,真实再现了七七事变,是一幅三十年代北平物质与精神生活的生动画卷。

我熟悉张锐强的为文和为人,不跟风不凑热闹。不管哪个时期,永远都会本能地记住自己作为男人、军人和作家的责任。被日本鬼子侵略十四年,中国人民所遭受的创痛如此之深,却没有几部作品的分量与影响能与之匹配,张锐强难以释怀。他认为,人需要两条腿才能直立行走,写抗战的小说若要成立,两条腿还不够,三条腿才能带来最基本的可以穿越时空的稳定:宏观上的事件走向,微观上的具体细节,以及精神层面人物的心灵轨迹,这三者都必须准确真实。《杜鹃握手》之所以成功,就是三者共振的结果。

生为男人,喜欢军事似乎是天生的,对戎马关山的天生向往,也是大多数男人的梦想和希望。张锐强在中学时期读了太多的唐诗宋词,边塞诗与豪放派。而从1987年的高二开始,他对抗战的兴趣与研究整整持续了三十年。1999年,他脱下穿了十一年的军装,转头写小说,十年之后登上央视“讲武堂”栏目,先后开了《名将传奇》和《书生点兵》两个系列讲座,引起强烈反响,直到今天《杜鹃握手》获得省文艺精品工程奖,这个有家国情怀的作家清晰完整的创作路径本身,也是精彩的中国故事:有梦想并诚实地付出、勇敢地追求,必有可慰平生的成果。

 

(胡莹:山东省首届作家研究生班学员,山东省作协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