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新锐作家 > 正文

王萌萌:志愿者是我永远的身份

更新时间:2012-07-18 | 文章录入:zdl | 点击量:
·························································································

  志愿者是我永远的身份

  王萌萌

  2006年大学毕业后,我在一家为贫困山区孩子募集课外书、建爱心图书室的公益组织做志愿者,从事公益活动的策划、组织和实施。我曾两次随团送爱心图书去云南思茅县和云南河口县的山区小学,了解到山区人民的生活状态。我曾看见七八岁的小女孩因为极度营养不良脸上长出了深深的皱纹,也曾看见一天只吃一顿饭的孩子依然笑容灿烂。这样的景象让我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有了坐在城市办公室里永远都不会有的体会,也激发了我用自己最热爱的文字进行表达的冲动。

  我一边从事志愿服务工作,一边利用业余时间写作,三次深入云南贫困山区体验生活和支教。在一位彝族女老师的陪伴下我走访了很多山上的小学、村寨和贫困学生的家。当地海拔最高的山上有个叫马鹿塘的寨子,生活极度贫困、而且缺水。一位自身残疾的代课教师坚守在那里的小学教孩子们读书。去马鹿塘的路又远又险,在那个乡土生土长的人里,也只有青壮年的男人才上得去。为了去那里,我不顾乡亲们的劝阻,冒雨在极其险峻的山路上走了八个小时。马鹿塘小学的教室是间低矮的土屋,桌椅破旧不堪。那位残疾的代课教师穿着不合身的白衬衣和破旧的解放鞋,看上去四十几岁的样子,其实他实际年龄只有三十多岁。得知我们专程来看他,他激动得讲不出话来,只是羞涩地低着头笑。放学后,他请我们到他的住处休息。他住的小屋就在教室旁边,里面只有一张床和一张课桌,他每月的工资只有120元。我们正在这位老师的小屋里说话,突然有学生来敲门,几个孩子走进来,每人手里捧着一把花椒,那是他们刚从自己家地里摘了特地来送给我,感谢我来看望他们。接过那些花椒,我心里暖暖的,一天的辛苦疲惫减轻了不少。这个当地最贫穷的村寨,人均年收入不足两百元,孩子们的书包都是废旧的化肥袋子。可是这些孩子却如此懂得感恩,懂事得让人心疼。

  有很多人曾问我,帮助山区的孩子时心里有怎样的感受,其实在我看来这些孩子们给予我的远远比我为他们付出的多。当他们望着我的时候,他们眼中的信任会让我觉得踏实;当我的努力能使他们露出纯净的笑容时,那种满足感异常美妙;当我感受到孩子们发自内心的需要我时,那种自豪是获得其他成绩无法相比的。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写支教志愿者的《大爱无声》之所以能够得到很多专家和读者的肯定与鼓励,正因为它的志愿者主题和其中真实动人的细节以及诚挚深沉的情感。

  第一部小说的顺利出版给了我自信和勇气,使我决心在写作道路上继续走下去。作为国内第一个以志愿者身份写志愿者小说的作者,我对志愿者题材依然满怀激情,而做志愿者的经历和第一部小说的创作过程让我深刻体会到真实的生活体验对于现实题材小说创作的重要性,只有建立在真实和真诚基础上的艺术升华才能触动人的心灵。

  在我确定以环境保护作为我第二部长篇小说的选题后,我便开始深入环境保护第一线体验生活,进行了一次丰富多彩的绿色之旅。行程从东部沿海的湿地到海拔五千多米的藏北草原,再从神秘的雅鲁藏布大峡谷到成都郊区的小动物救助站。我曾经前往盐城国家级珍禽自然保护区,住进鹤场的职工宿舍,和丹顶鹤养护人员同吃同住;也曾走进平均海拔四千五百米以上、人迹稀少的藏北羌塘,体验野生动物保护工作者的生活和工作状态;还曾徒步进入被称为人类最后的秘境、环境极端恶劣的雅鲁藏布大峡谷,遭遇山体滑坡,经历生死考验。一路走来,我曾经为环保现状面临的种种问题和严峻形势而焦虑,也曾经为环保工作者们的全身投入和真情流露而感动流泪,曾经体验过身心与自然合二为一的宁静和超脱,也曾经体验过生死一线的惊心动魄。我用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写出了第二部长篇小说《米九》的初稿,在这期间我投入了自己的全部精力,几乎没有一天放松过,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很多看过《米九》的人都对我说,《米九》中的一些章节非常精彩,尤其是最后主人公在雅鲁藏布大峡谷的经历让人读来有身临其境、惊心动魄的感觉。毫不夸张地说,这部分的内容是我用生命换来的,那些描写全部都是我亲身的体验。最初去大峡谷的本意也并非想去冒生命危险体验面对死亡的感受,然而这一切或许正是上天的一种安排,既然我要写一部保护生命的小说,那么就必须对生命的可贵有最深刻的感悟。

  我创作《米九》的初衷是想为保护生态平衡尽一份微薄之力,并以此结识更多关爱动物、重视环保的志同道合的朋友。经过一番周折后,《米九》终于出版了,它是国内首部以环保志愿者保护环境、保护动物为主题的长篇小说。小说以女主人公米九追求理想和爱情的曲折经历为主线,讲述了中外两代动物保护工作者对动物保护事业的执着和两段凄美浪漫、充满传奇色彩的生死恋情,展现了人与动物、人与人之间相互关爱、相互信任、相互依恋的感情,体现了一种深沉无私、超越物种的爱。

  我的两部长篇小说出版之后得到了很多老师、朋友的称赞和鼓励,也受到了一些质疑。有人问我为了体验生活、搜集素材深入最荒僻和最危险的地方,还面临生命危险,这样是否值得;也有人对于我一直以志愿者作为小说创作的主题表示不理解;还有人说我是“80后”作家中的异类。其实,我深知自己是一个地道的“80后”,我也追求时尚,也上网淘宝。但我是“80后”中的理想主义者,内心总在追寻生命的意义,认为精神的满足比物质的丰裕带来的快感更持久。

  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在“2001国际志愿者年”启动仪式上的讲话中说:“志愿精神的核心是服务、团结的理想和共同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的信念。”这句话指出了志愿精神的本质,表达了人们对志愿服务的由衷赞美。志愿者在不计报酬、不求名利、不要特权的情况下参与推动人类发展、促进社会进步的活动。志愿者之爱跨越了国界、职业、贫富甚至物种的距离,是没有文化差异,没有民族之分,没有收入差距,没有强弱之别的平等之爱,它让社会充满阳光般的温暖。我国近代思想家梁启超曾说:“欲新一国之民,不可不先新一国之小说。”鲁迅先生也曾为了救国而“弃医从文”。这是因为文学是人类的精神食粮,能展现时代变迁、反映社会现实、唤起人们内心的情感和激情,促使人类不断地进行自我完善,激励人类去追求更美好的生活。由此看来,志愿者精神和文学之间有着很多共同点,比如说对“真善美”的不懈追求;而合格的志愿者和优秀的作家也会具有很多相同的品质,比如说善良、真诚、勇敢、坚韧。在做志愿者的过程中,我真正体会到了自我生命价值的体现,在以志愿者为主题的写作中,我能够无限接近自己心中理想化的状态。

  作为一名“80后”,我曾经对于社会对我们这代人的种种评价感到不平,却又不得不承认我们的确缺少生活的历练,有时表现得过于自我和轻浮。而如今,经历了创作两部长篇小说的磨砺,我有了许多非常的人生体验和感悟,便愈发深切地意识到作为一个作家应该承担的责任。虽然生活在繁华喧嚣的上海,我的目光总是会停留在需要关注、需要担当、需要拯救的领域,而真挚的情感、理想主义的情怀和大爱的光辉将是我创作的永恒的主题。

  或许完成志愿者三部曲的创作后,我会进行全新的尝试。然而不论我的写作如何安排,生活上遭遇怎样的变化,志愿者都是我永远的身份。这就是我,一个“80后”作家的选择,不为什么崇高的理由,只为了让自己的人生更有意义,更安心、更快乐,更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