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作家印象 > 正文

张艳:访《甜沫》作者刘强

更新时间:2014-08-04 | 文章录入:bjz | 点击量:
·························································································

 既为文,必有根

——访《甜沫》作者刘强

 

   

          在这个燥热的初夏,刘强的一碗《甜沫》,实打实地在我心头拂过了一阵清风。不知是因甜沫在老济南文化中特有的身份标识,还是文中地名方言皆是自己身侧熟知所致,这样的故事,总是让人不自觉地心动。虽非生于济南,却也居于此地多时,看着文中人物的悲喜跌宕、人情世故的起承转合,仿佛自己是这故事中的一员,从未远离。

         作为《大众网》一名编辑,在转载《甜沫》(原文刊发2014年第三期《时代文学》)之时,专门采访了刘强老师。既已相识,便更愿以老师称之。老师必有其让人可倾可敬之处,或是平易近人之态,或是侃侃而谈之姿,告诉你的,远不止陈年旧事。作为土生土长的济南人,刘强在官扎营这个地方度过了自己从孩提至而立的二十余年。提起济南,刘强也是一脸骄傲。从济南第一条铁路胶济铁路,到后来成为各国列强争抢的枢纽;从旧时李清照的婉约诗词到老舍笔下美到极致的冬天,都是济南的印记,是这座城市在各个时期,为历史铺下的不同背景。刘强爱着这座城市,守着它的变迁。这二十多年里,官扎营陪着他,济南陪着他,或者他陪着这座城,看尽了一条街的时光阡陌、人事离合。

          谈起文字,就不得不说孕育这些文字的精神家园。张炜笔下永远神奇的芦清河;贾平凹的文字,再深再远也从未离开过他的西北大地;陈忠实的笔下,再艰辛的故事也都上演在那片白鹿高原;张爱玲若是离开了那座旧上海,怕也难诉说那么多婉转纠葛的故事;沈从文若非栖居于那凤凰古城,恐也无法生就那么多浪漫诗性的文字。刘强深信,每个作家,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地理坐标,而这些坐标,便是这些作家的心灵栖息之地、文字生根之所。一片地一座城给予了作家无尽的创作灵感,城中事身边人也影响了他们行文间不同的笔触和风格。而城市与文学,想来,也不过是如此简单的关系。

          济南给了刘强很多东西——方言、习惯、难改的口味,最宝贵的,当是城中人的悲欢离合。这些东西历经时日,镌刻在刘强的心里,也使他的作品和故事难以脱离这座老城。说回《甜沫》,便再典型不过。时至今日,刘强对于济南各处甜沫的优劣,如数家珍。于他而言,恐怕这与吃食无关,与口味无关,与之相连的,是对记忆深处中旧时相识的诉求,是以口腹之感找寻旧时心境的征途。

          《甜沫》中提到了“震天桥”的“马子妮”王晓梅,而作为刘强官扎营系列小说第一部的《官扎营的马子妮》,则更为细致地讲述了这个人物的故事。生活不易,文中的王晓梅自然也是如此。作为最底层的老百姓,她的一生经历了太多坎坷与艰辛,却也并未换得一个锦绣灿烂的结局。想来,我们大多数平凡人,都是如此一生。刘强对这个人物,也倾注了自己的无限关爱。《甜沫》中的甜沫也是如此,表面看,甜沫因为“甜沫”改变了生活在底层的命运,但是精神层面却无法随着高楼大厦的矗立而升华。人物的命运或许未尽欢喜,但正是这样一个社会底层人物、一个在任何时代变化中都最无助的群体,反映出了刘强对社会的认识、对历史的反思,以及对现实生活的批判和剖析。刘强始终秉信——一个作家,最伟大的使命感,应是对生活的呈现、对历史的负责、对心灵的救赎!

          历史的长河不会停歇,城市的演变也无法阻止。而“文”这一字,至简至繁。点“评”之间,纵横捭阖。旧时土地上养育的城市文学,让我们不禁忧叹其生命是否久远。谈及此,刘强笑说,历史阻碍得了生命,却阻碍不了文字。只要有文学在,历史就能在有责任的作家笔下展现独特的艺术价值,于百转千回中,雕刻上人文的印记。描写一个时代不必要亲历,只要理解,便能让历史在纸笔间承前启后,尽现其姿。

          或许,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的城市,而每个时代的文学都会紧随于此,不曾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