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讲演录 > 正文

赵月斌在省作协纪念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更新时间:2012-05-25 | 文章录入:wsl | 点击量:
·························································································

关于文学批评的两点看法

 

  我仅就文学批评谈两点粗浅的想法,与大家探讨、交流。

  毛泽东的《讲话》提出第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文艺是为什么人的?”他说,“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文学批评作为文艺创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样也需要解决为什么人的问题。我们知道,《讲话》的核心论断是文艺为人民大众服务。文学批评自然也不例外。但是当下文学批评的表现却不容我们乐观。按照通常理解,文学批评是为文学服务的,它要运用文学理论对文学现象、作家、作品进行研究,以探讨、阐释、揭示文学规律,对文学创作给予评价、引导,从而有助于形成良好的文学生态。那么,文学批评实质上应与文学本身相辅相成,甚尔成为文学的骨肉,而不是可有可无的摆设或变色龙一样的附庸。不可否认,文学批评要为作家服务,但这只是其一部分功用,真正严肃认真的文学批评更应面向读者、面向人民大众,真正负责的批评家不仅应有判断作品优劣的能力,还要对生活和艺术有所发现,通过自己独到的见解,为人民大众推介绿色健康的精神食粮。但是,看看目前的一些文学批评,却远远偏离了这条主线。有的批评家只是片面地为作家服务,并且还是跟班式服务,他们只看作家脸色,只写讨作家欢心的文章;有的批评家则是毫无原则地为市场服务,他们听命于潮流,听命于出版商,听命于“红包”,写下的全是混淆视听的广告宣传语。对一些批评家来说,他们具备的不是判断作品优劣、引领文学导向的能力,只是拥有一种指鹿为马、信口雌黄的权力,只要他乐意,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因此,眼下的不少批评从业者已完全沦为人情、市场的工具,全然丧失了批评家应该具备的学术操守和独立品格。所以,重温《讲话》精神,对理论批评界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一个批评家更应该问问自己:我们的批评是为什么人的?无疑,首先要为人民大众。当我们站定了这个立场,也就摆正了自己的位置,由此出发的文学批评才可能言之凿凿、掷地有声。

  《讲话》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是如何去服务?”这在里,毛泽东指出:“人民生活本来存在着文学艺术原料的矿藏……它们是一切文学艺术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唯一的源泉。”他呼吁:有出息的文学家艺术家,必须到群众中去……到唯一的最广大最丰富的源泉中去,观察、体验、研究、分析一切人,一切阶级,一切群众,一切生动的生活形式和斗争形式,一切文学和艺术的原始材料,然后才有可能进入创作过程。我们现在常说的“深入生活”、“三贴近”,即是落实《讲话》精神的具体表现。那么,问题又来了:一般而言,走出“象牙塔”、“亭子间”,“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似乎只针对作家,对从事文学理论、文学批评的人来说,好像并不重要。事实也是这样,当前许多文学批评基本是从文字到文字,从理论到论据,批评家只需掌握一定的理论,读一读作品——这还算好的,有些高明的批评家甚至不需要读作品,就可以写出头头是道的高头讲章。所以,我们看到的要么是生搬硬套地贩卖某种理论,要么是莫衷一是地自说自话,很难看到鲜活生动、有血有肉的批评文章。加之文学批评总体上被格式化、学院化,原生态的文学批评愈来愈缺少宽裕的生长空间,这导致我们的文学批评非但没有走出“象牙塔、亭子间”,反而是装到了机巧的笼子里——或者说封闭到了“精致的瓮”中。在我看来,文学批评也要解决好源与流的问题,批评家不光要坐冷板凳研究学问,还应走出书斋,深入生活,研究生活。这样,才可能切身感受到生活的温度,发现社会现实的细节,从而使自己的文学批评既不违背文学规律,又能反映当今时代的精神实质。因此也可以说,文学批评绝不可以空对空,它首先应该源于生活,其次是个人的体悟,再次才是所谓理论。今天,借助《讲话》发表70周年之际,有必要给某些不食人间烟火的文学批评以当头棒喝。就让我们去掉矫情,自觉地回到现实生活中,接点地气,接点人气,说一点实实在在的心里话、明白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