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作品评论 > 正文

张传禄:读长篇报告文学《根据地》有感

更新时间:2016-05-04 | 文章录入:wsl | 点击量:
·························································································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基础在学,关键在做,要突出问题导向。学要带着问题学,做要针对问题改,把合格的标尺立起来,把做人做事的底线划出来,把党员的先锋形象树起来。学习总书记的重要指示,我对什么是“党员的先锋形象”曾有种种假设,比如“平时看得出来、关键时刻站得出来、危险关头豁得出来”等。近读著名作家李延国与李庆华合著的长篇报告文学《根据地——中国共产党人不能忘却的记忆》,有了更加明晰和具体的概念。具体说来,起码有如下种形象需要党员树立好的。

  第一,党群相依、生死与共的形象

  《根据地》披露:1938年5月,山东菏泽古城被攻陷,日军士兵一周之内屠杀两千多名同胞,屠城后又分兵到城外的村庄。每到一村,就把所有的村民集中到村外农田里,逼迫村民低头跪在地上,有人抬头,立即击毙。炎黄子孙并非没有力量,而是没有一面旗帜把他们召唤起来。

  也就是在这艰难的1938年,党中央派八路军到冀鲁豫,建立平原抗日根据地。鲁西南人民在共产党举起的抗日火炬下,拿起武器,浴血奋战。一寸土地一寸血,一座村庄一面旗。冀鲁豫根据地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根据地人民与共产党生死相依,出现了许多悲壮、坚毅、崇高的故事。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战,在全民族抗战中发挥着“中流砥柱”作用。正因为共产党坚决抗战、英勇牺牲,所以人民才真心诚意拥护共产党、支持共产党,党领导的人民武装才能够由小到大、由弱到强,发展成为不可战胜的力量。这就是历史的真相!

  抗日战争中,共产党人能够创建起根据地,是因为以明确的宗旨和严格的纪律赢得了民心;而解放战争中能够巩固根据地,代表了一个人心所向的清廉的政党对一个严重腐败的政党的胜利。这些故事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比如十八大后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制定的“八项规定”,和当年毛泽东主席主持制定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多么一脉相承!可以说,每读一个历史故事,我们都会联想到现实问题。

  在冀鲁豫边区革命纪念馆,静静地安放着一个运粮的太平车。这辆车的主人叫朱兆忠,车是他捐献的支前用的太平车。1948年冬天,他为八路军运送军粮回来,穿着单衣回到家,妻子问他,你的棉袍呢?他说卖了买粮食吃了。妻子感慨地说,拉着一车粮食,还需要卖衣服吃饭,共产党不坐江山,天理难容。

  什么是民心,这就是民心,什么是人民的选择,这就是人民的选择,靠着它,蒋介石的八百万军队土崩瓦解,有了它,千万辆推车,就推出了一个人民的新中国。

  这些真实的故事,证明了一个道理,根据地是共产党的执政之基。根据地它不是一个地理、军事或政治概念,而是“人民”的化名。在革命战争中,敌人曾拥有比我们更大的地盘,但那只能叫“敌占区”,不能叫“根据地”,因为他们没有得到民心。作为历史名词的根据地1949年就没有了,但精神上的根据地一直存在着。“根据地不是地,民心才是根据地”,这是今天以及今后都不应该忘记的,也是这部作品想要提醒大家的。冀鲁豫历史给我们最大启示,就是共产党人始终要站在大多数人的利益一边。但是现在,党员干部贪污受贿的现象屡屡发生,他们完全遗忘了“为人民服务”这一崇高宗旨。共产党人永远要记住,人民才是自己真正的靠山。

  第二,军民相依、血肉相连的形象

  《根据地》有诸多这样感人的特写镜头:

  1939年5月11日,山东日军最高指挥官尾高次郎指挥日伪军5000余人,将我一一五师机关、鲁西区党委机关、泰西特委机关、六八六团、冀鲁边七团等,包围在肥城县陆房村一带方圆不足20里的狭小地区。陈光代师长带领部队浴血奋战,突出重围。执行掩护任务的6个八路军战士落在了敌人的包围圈里。在此危急时刻,他们遇到了三区妇救会长刘克林。刘克林正抱着不足九个月的儿子带着婆婆往山里躲藏。包围圈越来越小了,子弹噗噗的在身边乱飞。刘克林不容分说,领着六个战士躲避到一个岩洞里。自己和婆婆守在洞口。敌人的讲话声隐约可闻。就在这时,睡在婆婆怀中的孩子的突然哭闹起来。看着越走越近的搜捕过来的敌人,望望洞里的六个八路军战士。刘克林毅然对婆婆说:娘!快把孩子捂住吧。”婆婆浑身颤抖,婴儿仍在啼哭,敌人越来越近。刘克林猛地扑上去用手把孩子的嘴紧紧地捂住……

  1942年2月,卫河县被围。由于战士都穿便衣,妇女们就到敌人那里去认“亲”,老年妇女领会了自己的“儿子”,青年妇女认回自己的“丈夫”。通过认“亲”,基干大队的绝大部分队员冲出了包围圈。

  1942年3月8日,抗日民军的一个团被日伪军 2000多人包围在卫河县瞿固附近。由于民军身穿军装不能突出包围圈,群众就给民军换便衣,男人的便衣不够,就换妇女的。有的妇女把新婚的衣服脱给军民,有的妇女赤身盖被子也把衣服脱给军民。这次用便衣的办法掩护民军300多名战士突出重围。

  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最艰苦的时期。冀鲁豫行署在尚和县搞到一批粮食,要杨得志速派部队去押送,杨得志立刻命令民一旅旅长兼五分区司令员朱程带队前去。不料运输部队在运输途中与敌人相遇,粮食被劫,为了夺回被劫持的粮食,敌我双方发生了激烈的战斗,夺回了粮食。粮食运到沙区,群众卸车时看见不少粮食被伤亡战士的鲜血染成了红色。群众哭成一片说:“自古都是兵吃民粮,而今民吃兵粮。”

  1941年成立了冀鲁豫军区野战医院。为了分散对付敌人的“扫荡”,一个所的伤病员有时分在十多个村庄,在200多户群众家里同吃同住,医生统一巡回护理,骑一辆自行车,查一次房要三天。伤病员不论住在那一家,都把他们看作自己的家。老百姓的炕头就是伤病员的医院,人民群众就是看护人。战争中,我们不需要后勤部,后勤部就是老百姓。世界上没有其他的一支军队可以享受那么强大的后勤支援。

  在国民党统治末期,他们彻底失去民心,被老百姓抛弃了。当时,国民党的行军日志上永远有一句话“不得进村宿营”,这和共产党刚好相反。共产党的部队离村还有好几里地,孩子们就来迎接了,油灯就点上,大娘将热水烧好,百姓的炕头就是营房,很安全。

  战地医院在农家,部队宿营在农家,兵工厂在农家,军需供应靠农家。自古以来只有中国共产党的军队才能做到这一点。

  灾荒之年,农民群众在食不裹腹的情况下,省下粮食支援部队,慰问战士,饲养战马。八路军的战马牺牲了,群众像掩埋烈士一样为战马修坟造墓,忍饥挨饿也绝不吃一口马肉。

  70多年过去了,在冀鲁豫骑兵团战斗过的地方,至今还保留着不少战马坟。每逢清明节,群众自发添坟除草,悼念功勋马,追忆骑兵团。殡葬改革中,许多坟子都平掉了,独独留下了这些不同寻常的战马坟。

  这是冀鲁豫边区军民相依,血脉相连的历史见证。冀鲁豫平原上,若没有人民的军队,老百姓丰收的庄稼食会成为敌人的桌上餐。若没有人民的掩护,八路军将没有藏身之地,更没有回旋的战场。军民相依,血肉相连。

  第三,干群相依、同甘共苦的形象

  习近平总书记2013年底到菏泽视察时给大家讲过这样一段话:在河南内乡县有一座县衙,有这么一副对联,“ 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 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此联用浅显的语言揭示了官民关系,封建时代的官吏尚且有这样的认识,今天我们的共产党人应该比这个境界高得多。”

  冀鲁豫边区的共产党人就用自己的牺牲奉献诠释着共产党的官民关系。刘齐滨是冀鲁豫根据地曹县抗日民族政府的第一任县长,他把自己的家办成了抗日武装的旅馆,用自己的家财无私支援抗日。粮食吃完了,他就卖自家的树,卖地,县长当了一年,家产全卖完。34岁的他积劳成疾,临终前,告诉在场人,死后不要搞仪式,埋了就行,孩子不要管,让他们自寻活路。

  1941年5月,鲁西南抗日军民最困难的时刻,王石钧出任曹县抗日政府第二任县长。次年春,灾荒更重,许多人家揭不开锅,连树叶都吃光了。王石钧一方面组织群众生产自救,一方面发动干部、党员节省粮食,在缺粮最严重的几个村子里垒起了大锅,他亲自煮粥赈灾。这个时候,王石钧的家中也是多少天一直以野菜充饥。后来,实在揭不开锅了,饥肠辘辘的孩子对母亲说: “娘,俺爹是县长,听说在不远的村里给大家发粥,咱也去给他要碗粥喝吧?”

  妻子深知丈夫的脾气,一声没吭,泪珠一滴滴落在孩子的脸上。后来在大伙的劝说下,她才领着孩子找到王石均说:“我能忍,孩子实在饿得忍不住了。”

  王石钧看着骨瘦如柴的母子,半天没有说话,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说:“这些村受灾比咱村重,救济粮食只有这一点,这粥咱能吃吗?”妻子再没有说话,背着孩子回家了。

  不久,王石钧在一次战斗中负伤被捕,经受了严刑拷打没吐过一个字,趁黑夜敌人把他往城里送时,他跳车逃跑,伤上加伤。被大伙救回来已经奄奄一息,他在病床上苏醒过来时,问的第一句话是:“杨树花儿开了没有?”大伙告诉他,杨花已经开了。他断断续续地说:“这就好了,群众有吃的了……”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永远闭上了双眼。冀鲁豫支队司令员杨得志下了一道命令:部队一律不准打杨花……

  县长李荣村在刘邓野战军发动的豫西战役中,两个月内自己亲手运送33名伤员,成为支前民工的榜样,被广大群众亲切地称为“担架县长”。

  人民选举的官必须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利益,在当时,共产党还没有真正执政的情况下,冀鲁豫边区的共产党人就在努力实践着为人民服务的诺言。

  菏泽市牡丹区圈头村有一座烈士碑,上面镌刻的名字大都是1942年冀鲁豫边区豆选时选出的村干部,后来他们有的当了区长,县长,最后都成了碑上的名字。人民把信任的黄豆投给了他们,他们无悔无怨的把生命献给了人民。干群相依,官兵一致,同甘共苦,生死相依,是冀鲁豫革命史的又一大特点。

  第四,坚守信仰、无私奉献的形象

  在崇尚历史价值的中华传统文化中,历史的庄严本身就是一种信仰,牢记历史、信任历史是当前社会信仰重建的一部分。还原历史真相,再现革命信仰的真实状貌,既是对历史信任的恢复,也同时是对信仰的重新构筑。

  《根据地》从还原革命历史的角度,对革命者的信仰进行了大力歌颂。对革命信仰的还原和赞颂,有助于针砭和改造我们这个信仰匮乏的时代,为时代文化建构起一股信仰的精神。

  冀鲁豫边区,既是红色老区,也是信仰者的圣地。这里有许多令人感动的关于革命信仰的故事。其中有战争中的勇猛、机智和牺牲,也有生活中的奉献、追求甚至委屈。这些革命者的名字不同,遭遇和经历不同,但对革命的信仰却是高度一致的,从而共同建构了一座革命历史的红色丰碑,也筑起了根据地的信仰之堤。这本报告文学在扉页上引用了习近平总书记的话:“崇高信仰始终是我们党的强大精神支柱,人民群众始终是我们党的坚实执政基础”,无论是在历史还是在现实中,革命信仰远不只是存在于领袖和英雄身上,而是更普遍地存在于普通老百姓中,甚至可以说,正是普通老百姓对革命信仰最真诚的信任和奉献,正是无数人默默无闻的奉献和牺牲,才最终实现了革命的成功。

  我们以往的革命信仰历史建构主要将目光集中在领袖和英雄身上,对普通百姓的信仰关注不够。《根据地》将相当大的篇幅放在根据地的普通百姓身上。其“序章”就是以“一个被遗忘的名字”命名,以三位耄耋之年的乡村抗战老兵写信呼吁为一位牺牲的八路军战士立传为开端。此外,我们还对根据地老百姓在革命历史中的具体事迹作了大量展示。

  冀鲁豫的“花木兰”----回族女英雄王玉庆,男扮女装,驱日寇,打蒋匪,随军南下,开辟新区,征战10余春秋。

  冀鲁豫的“刘胡兰”----李冉,面对敌人的酷刑大声喝问“怎么个死法?”纵身一跃跳进活埋坑。牺牲时,她年仅22岁,花样的年华!

  冀鲁豫的“王二小”-----郓城华营儿童团长王小三,面对死亡,英勇不屈,誓死保守党的秘密,与母亲一起遭敌人杀害,牺牲时年仅14岁。

  中国建立前夕,党中央号召南下开辟新区,冀鲁豫地区 “六千儿女别故土”,“他们刚刚走出青纱帐,分得了土地,成就了三十亩地和一头牛的梦想。幸福生活才开头。可为了解放全中国,他们毅然决然地告别了年迈的双亲,离开了新婚的妻子,抛下了儿女,离开了刚刚分的土地……”不计得失,不怕牺牲,走安徽,经江西,过湖南,来到贵州,成为史上有名的“南下干部”。

  来到贵州他们发扬冀鲁豫精神,密切联系群众,一切从头做起,默默奉献了一生。

  南下干部夏页文,廉洁勤政、心系百姓,“家门随时为民开”。他把百姓吃水难、吃菜难、行路难、乘车难,当做大事来办。农场工人、理发师、清洁工,都成了他的朋友。每年元旦,他常带上酒到容易被人忽略的火葬场,与那里的职工一起过节。他去世后,遗体被送到火葬场时,全厂职工泣不成声。工人们知道,夏老者喜欢干净,一个工人爬到焚烧炉里,把炉子擦得干干净净,他从炉子里出来时,止不住眼泪横流,滴在炉膛里。另外一个工人说:“这不行,你把眼泪掉到里面了,对夏老者不恭敬。”这个工人又爬进去,擦呀擦、擦呀擦…… 写到此, 作者情不自禁写下了以下文字:“捧一掬泪水送给你,不是因为你的壮烈,而是因你的崇高!捧一束鲜花献给你,不是因为你的伟大,而是因你的平凡! 唱一曲悲歌怀念你,不是因为你的逝去,而是因你的永生! 我的先辈,我的同志,我的导师! 我永远的冀鲁豫的浩然正气;我永远的民族复兴的希望之光!忠诚的道路,忠诚的远行。穿过枪林弹雨,走过血浸的泥泞,夏老者,你的背影,已变成不朽的丰碑,矗立在南国的大地上,标识着一部伟大史诗的里程……”

  读完《根据地》,我对作者所言感同身受:根据地,你是“人民”的化名,是永不落选的“人民代表”,是共产党的执政之基!只要我们真正把共产党员的先锋形象树起来,就会赢得民心,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原载于党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