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作家评论 > 正文

高艳国:读木鱼的诗

——在山东青年诗群研讨会上的发言

更新时间:2013-06-14 | 文章录入:wsl | 点击量:
·························································································

  按年龄论,“90后”们还是些孩子,但这些成长于信息化、商业化和网络化时代的年轻人,他们的作品却呈现出某种少年老成的通透和持重,张扬着一股自由的精神,形成诗坛一股不可忽视的新生力量。在这其中,德州诗人木鱼,用自己包含诗性、禅意和神性的歌唱,成为90后诗坛的“中国好声音”。

  木鱼的诗具有与生俱来的天然洞察力,在敏感的天性之上,他善于用想象力弥补生命经验的不足,整体诗美真切细腻,诚如马启代在2013年第1期《山东文学》下半月刊“90后诗人专号”述评中所指出的:木鱼“是那种善于从感觉中提纯诗意和语言的写作者,相对于他人,他的长处在于不肯放过生活中的细节,能把自身的感觉与自然物象相结合,应当说,他更有中国诗学的特质,一些好的诗句皆与古典诗学的血脉相通。”他把来自童年和少年的经验化为朴素的诗句,内里充盈着泛爱的情怀。作为从乡土里走出来的年轻诗人,他的艺术之根直通地气,在乡村意象的描写上充满血亲之情。这一点,影响和规约着他的诗学追求。正因如此,他的一些诗作因浓郁的乡土气息而被误读为故土恋歌,事实上,木鱼从一开始便超越了“恋歌”的清浅模式,而直抵精神困惑和灵魂救赎的层面。如《我丢在田野里的乐器》:“在风的纤细手指下/我丢在田野里的乐器/庄稼,青草,苦菜花一样疯长/在春光里”,再如《中秋节在火车上所感》:“月亮没有在诗里/火车依旧在月光下奔跑/……/一个节拍一个节拍,钉在我的心上”,还如《橘黄色的花朵》、《仅剩的柿子》、《老院里的枣树》、《风吹过村庄》、《两亩地的月光》等,无不留有咀嚼命运、思考人生的精神痛苦和灵魂悸动。

  所以,木鱼的写作,呈现出值得肯定的趋向肌理致密和整体智性的美学路数,诗句的情感张力和思想饱和度都在增加,体现了诗人诗艺上的精进和人文素养的提高,境界上更为开阔和大气。格式说:他“其还俗似的想象,常常洞开我们关于存在的记忆与经验。”这表明了木鱼自身在不断丰厚的同时,强化着自己的敏锐性,寻找着更为自由的表达方式。顾彼曦说:“木鱼的诗歌是我读过最具安静气质的诗作,……木鱼的诗歌语言所呈现的这种静态美,通过他对细节的描写,语言的张力的有效结合,最终这种美上升到了震撼心灵的效果。”因为木鱼在隐忍、节制的表达中,真诚地传达出了自己丰富的内心感受和苦苦求索的艰辛。他说“我以火的姿态坐在树上/守住我的思念的桔梗/……/我是孤悬深秋枝头的一只绵羊/天空领不走我,大地领不走我/夕阳领不走我,月光领不走我∥——你不来/我依旧是那只孤悬的绵羊”(《柿子》),他又同时低语“其实,我也担心/他真正折叠了一架可以带自己飞的/纸飞机后∥会不会/因为一时间失去驾驭的方向/而急得放声大哭”(《纸飞机》),如果说,他的诗有直抒胸臆的童真,那也是安静中对人生和时间悟透后的灵性陈述,他获得了不急不躁的从容和深刻。他的《春风吹来的时节》、《身体里的豹子》、《末日记》、《落棺》等都显示出诗人掌控诗篇整体气韵的自信和成熟。

  木鱼那些超越于题材拘囿的精神之作彰显着他今天所能达到的诗美高度。诚如昆仑玉儿所言“木鱼很善于将抽象的平板的东西赋与立体感,人在针尖上行走的感觉肯定是钻心的地痛,让人很形象地感受到生活的艰难,又使枯燥的具有了诗意。”他那些似乎自然延展又如神来之思的诗句,既标示着他诗艺表达的娴熟,也显露出他心灵海拔的上升。如他在《怀疑》中写到:“我将在怀疑中变老、死去/成为一缕风/吹着后来的谁”,如他在《热闹,或突然的感想》中写到:“我想,热闹,不应在市井——/热情的火焰从你体内,我总能嗅到/泥土里散发的喧嚣的气息。/入土为安的,长眠于此的,都还活着。/骨头钻出花朵,沿着泥土的血肉攀援/一路凯歌,吹打唢呐的牵牛花一样/遍布原野的角落。”他的表达那样简洁而不芜杂,轻柔而充斥着力道,这绝非一般年轻诗人的笔力所及。这一切皆来自对生命经验和生存苦痛的本质把握。他在《望向窗外》中写到:“那田野上的风过来就/给了我重重一拳/没有疼,我看到它把我打回/那个年少时代。我看到了血/倒流回来。” 所以,他在《等待死亡》中祈祷:“ 安静!此刻,我需要全人类默不作声——”,年轻的木鱼已经有一颗被命运和诗意熬熟的诗心,他强烈的孤独感和死亡意识加重了他诗歌的精神质地。正如他自己所说:“写诗,是一种对生活及生命体验的情感流露。……可以让我清楚的铭记根的呼唤,让文字替我回归。”

  木鱼的写作才刚刚开始,他诗歌的一些缺憾也是显而易见的,如语言表达上时有混乱和词不达意之处,整篇气韵也有生涩和阻梗的地方,同质化的美学趋向也不时存在,一些篇章有重复自己的地方,智性的过度追求也有消弱情感之嫌,文本的成熟度还有待提高等等。木鱼要走的路还很长。好在他自己是清醒而执着的,他说:“让我所思、所感行走于纸上,给自己,给读者寻找一条可以回去的路。”

  为此,我会给木鱼这代人和属于他们的诗歌以掌声和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