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作家评论 > 正文

胡明华:冰虹诗歌中的“虹”宇宙探寻

更新时间:2021-06-19 | 文章录入:jkz | 点击量:
·························································································

   诗人冰虹已创作现代诗歌上千首(包括多首长诗),其诗歌创作以魔幻唯美深情的风格、多姿多彩绚烂的想象力闻名文坛。著名文学批评家、长江学者张清华先生说冰虹的诗是当代文坛的一个“奇迹”。著名诗人桑恒昌先生则说:“冰虹的诗,首先是美。情感美,意蕴美,率真美,品格美。美到浓烈就是震撼!冰虹的诗里,充满了性情和人格,充满了这个世界的冰虹的独特。冰虹的诗里,没有模式,只有创造!冰虹的诗里,没有矫揉,只有天成!冰虹的诗里,没有刻意,只有随心!冰虹的诗里,没有板滞,只有流动!冰虹的诗,是她心灵的独语,也是和心灵的对话。冰虹的诗是有力却不带暴力地征服。”从“冰虹”的笔名构思可以看出作者对自身诗歌创作的定位与理想追求。冰具有晶莹剔透的寒意,虹则带有绚烂的暖意,两者组合在一起,传达出一种浪漫、纯净和唯美的意象。翻开冰虹的诗篇,跃入读者眼帘最多的字就是“虹”。她以拟人化的形象或意象穿梭于不同的诗歌之中,把不同的诗歌连缀统摄于一体,形成了一个丰富并充满生机的“虹”宇宙。读者通过对“虹”宇宙的探访,不仅可以了解诗人的思想与意趣,还可以领略到从古至今诗之王国超越世俗的永恒魅力所在。

  首先,虹是作者自己思想情感的化身或代言人。同冰虹一样,虹俨然是一位敏感、细腻而多情的女性诗人形象。她喜欢并能够尽情欣赏大自然的美,也总是乐意沉浸在自己的诗意王国里汲取精神之花的滋养与升华,梦幻与现实交融在一起,让她获得了比其他诗人更纤细也更浪漫的生命审美体验。比如《虹问》组诗,“我梦见我/赤裸地/优美地/在一望无际幽阒的水波/ 右手托起春天的蝴蝶 /我孕育出的朵朵晶莹丰圆的虹云 /飘在浑浑莽莽沉默的天河/ 照开一座深深锁住诗和美的墓园/ 拨醒贪睡的清风/和挤在人间的寂寞/ 如果我的梦和生活分割 /我爱的是什么?”《峭崖》中“虹坐在那儿/ 像一个幻象”,“虹低头的姿势像海中的峭崖”,“突然间她泪流满面/ 因为此刻她正从峭崖落下”。以上诗篇中的虹给读者的印象像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她与世俗功利的世界格格不入,只愿驻留在美好理想的世界中,同样也只愿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带给世界和世人,比如《我把虹园放在你的身上》,“我来自虹园,一株没有标识的植物/我把虹园放在你的身上/你的举手投足全是虹园草木的向往”。但是,世俗世界的贪婪和丑陋又让她深感孤独和无力,比如《以一枝虹花为汛》中“片片钢筋水泥的高楼林立/正是虹的阴霾 ”;《见》组诗中“虹刚从虹园逸出/小鸟欢快的啁瞅还在耳边/ 而一阵风寒骤然降落额头/ 她睁大双眼/ 尘扬拥挤的街道/ 有人一身早霜褴褛的衣衫/ 衰朽的躯体空洞的眼/ 粗糙的右手似枯枝伸向虹/讨要救命的钱/ 呵,上帝!/ 怎样才能做到能力无边/ 把世界的寒冷抱在怀中温暖?”“ 裂变的世界 能否蕴藏美满? 窒息的污浊中 能否摆脱庸俗的羁绊 做回澄澈皎洁的雪莲? ”结合以上诗句,观众可以发现虹可以被看作是一个出淤泥而不染,追求尽善尽美的诗人形象。

  其次,虹是诗魂的象征。她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诗人灵魂的象征,所以她并不孤独,而是拥有着充沛的生命力以及对于生活的无限热爱和激情。她有时间性的存在,也有空间意义上的存在。在春夏秋冬不同的季节里,她展现着不一样的风采和精神状态,读者跟着她能领略到一年四季的变迁与美好,比如《2021初春》中,“初春以开放的姿态,照彻虹的全部/荡开虹园的寂静/虹园也在吐着小小的花蕊”;《虹.夏水九叠——给亲爱的仙海》“从夏水升起,从夏水沉入/夏水的焰火为她长出/九重翼翅和幽幽眼眸/悄然升起神秘的幸福”;《秋天》“醉意的银杏林金叶纷飞/她赤裸着双足/于金色的林径轻舞/月光拥吻她/ 燃着微醺的暖”;《2020初雪》“雪真好,风清冷/世界寂静,虹园安然”。季节的轮回与时光的飞逝并没有让虹感到怅惋哀伤,反而是尽情地投入、享受当下的意趣与奇妙,因此虹代表着永恒的美,永恒的诗意。比如《2021星空下》“虹也闪着彩光在星空下舞蹈/驱逐着2020的恐怖和忧郁/祈愿人间清澈,弃绝人世之恶/还有地方供真、美、爱、幸福停泊”。

  虹居住在一个叫虹园的地方。虹园似乎是一个空间意义上的花园,也像是诗人灵魂的家园,比如《最真的虹在虹园中》,“打开了通向虹园的隐秘之门/看见了虹园里的那么多精灵/和虹的姐姐哥哥:李清照,薛涛,苏东坡,李太白……他们的魂灵一直和虹一起在虹园中”。所以,冰虹还创作了许多纪念古今著名诗人的诗歌,如《致海子》《屈原,再梦而来》等,表达冰虹对他们的崇敬和纪念。虹园远离世俗的喧嚣纷扰,它安静而又充满了流光溢彩,如同美好的幻梦一般,比如冰虹诗《静》:

  “静听虹园

  我的光在九彩夜露上蜂拥

  它提炼夜的温度  把忧晦带出囚笼

  我枕着光的热睡去  听!它升起的

  银铃

  叮叮咚咚  通宵逗留于绝世的寂静”

  不仅如此,诗人冰虹还经常和虹进行对话,虹已成为冰虹的灵魂伴侣和知音。如诗歌《我不说》就是从诗人“我”的视角表现虹给自己带来的灵感和创作热情:

  我不说

  你的好

  你在我心中燃放的焰火

  你把我那首小诗醉卧成

  飘逸着衣袖的美人

  在万里素月下潋滟的眼波

  而冰虹诗歌《想你时》则是从虹的视角来反观自身的形象,冰虹与虹已然融为一体,如影随形,难分彼此,“想你时/我变得模糊动人/格外像一个幻影/也是你悠远飘渺的影……想你时/我也是你的画中人”。

  第三,虹是每个人心中隐藏或者被遮蔽的赤子之心或浪漫情怀。虹并不是仅属于诗人所有,而是所有人内心中都有容纳或唤醒虹的存在空间。只不过大多数人被现实功利、重复单调的日常琐事磨损了敏锐的感受力和观察力,看不到虹的存在,自然也找不到通往虹园的道路。正因为如此,诗人冰虹试图通过诗的吟唱来唤醒每个人内心中被遮蔽的诗魂,而诗魂从古至今都是赤子之心或浪漫情怀的象征。比如《复苏》中,“我是你渐渐显现的虹/从遥远的天涯破晓而来/穿越红尘的千般禁苑/莅临死亡又重新复苏/释放春天/你可认出/虹晨妆里独有的笑容?”虹不仅与人相伴,她还与自然相依,在自然界的一花一草,万事万物之中,比如组诗《冰虹致元旦》:

  亲爱的自然

  虹本与你亲密无间

  你是虹最纯洁的爱

  清香的草地上飞流着快乐的虹

  你是虹最幻美梦幻的眼睛

  而虹,是你的一株植物一个小精灵

  不要问虹的去向

  那美,那好,那酒

  是虹的远方

  而且,虹就像缪斯女神一样,在不经意中她会与人邂逅,在每一个充满诗意的灵魂面前绽放出美的花朵,比如《虹花正好又开一朵》:

  你那动人的岑寂

  我不去捉摸

  你那冷澹清远的情致

  经得住虹园时光的消磨

  你那染了苔痕的青石

  我几乎是爱上了

  这寥落的苍茫枯涩

  你自然懂得虹心以待

  虹花正好又开一朵

  现代诗形式自由,意涵丰富,意象经营重于修辞运用。冰虹在现代诗歌的创作上着重于对“虹”宇宙意象的建构和经营。虹可以被视为拟人化的存在,她就像是冰虹诗歌中经常出现的一位知己,一直陪伴在诗人和读者身边,不但抒发诗人的所思所想,也能够对时事有感而发,使诗歌更富于想象力和亲和力,成为冰虹诗歌的标签化符号与意象所指。

  冰虹的现代诗因为集中于“虹”宇宙的建构,在语言艺术的表现上高度凝练,大幅跳跃,富有暗示性。诗歌语言大量使用了修辞技巧,包括拟人、比喻、排比、设问、反复、象征等。每一种修辞手法都有其独到之处。“星光”“流水”“焰火”“花朵”等意象的铺排使用,堆砌出一个美轮美奂的诗歌王国。诗人冰虹还擅长使用陌生化的修辞手法,比如《六月,九片虹》中“六月,九片虹/轻飘漫舞,为灰夜拂去疼痛”,《我的十三月》中“哦,我的十三月/黯淡变成了发亮的语言”等,制造了非常多的新鲜的语言审美意趣。

  在中国神话中,女娲炼五色石补天,彩虹即五色石发出的彩光;在《创世纪》里,虹是神与诺亚的记号,象征着希望与和谐;在希腊神话中,虹的英文名为Iris,她是沟通天上与人间的使者。而在诗人冰虹的诗歌中,“虹”宇宙在融汇中西文化的象征与隐喻之上,成为了现代人超越世俗的精神家园与灵魂感召。  难怪有论家热情赞誉美丽的诗人冰虹:“虹,犹如人间的梦幻,当凝结成冰,则是天国里的幽蓝。冰虹是美丽清纯的,华丽炫烂,而又清新淡雅,为静朴的古城着上了一抹七彩祥虹,仿佛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然而又镶嵌的天衣无缝,平凡的世界因而出现了不凡,她为庄严的圣城、拙朴的曲园平添了漫漫灵气。冰虹如诗如画如梦。”“冰虹是诗的化身,为诗而生。她的眼神里,话语里,骨子里,甚至血液里流淌的都是诗。所以才这样韵味无穷,分外迷人。”我颇为认同。

  如果你想与美好的虹邂逅,去认识虹,理解虹,那就来读读冰虹的诗歌吧,冰虹诗歌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古老而又新鲜的大门,带你远离世俗的喧嚣与纷扰,去经历一场浪漫而又新奇的灵魂之旅,让你与最美好的诗魂相遇,而让自己变得更好更美!

  (胡明华,女,曲师大文学院副教授,文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