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 >> “中国梦”主题文学征文 >> 正文

散文:感恩节念恩人/许久香

更新时间:2014-09-11 | 文章录入:zdl | 点击量:
·························································································

  又是一年感恩节,感恩时节念恩人。

                                                              —— 题记

  父亲在世的时候常说:“滴水之恩,应涌泉相报!”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父母的救命恩人,我将没齿难忘。

  2006年的冬季,农历十一月二十六日我去参加侄女的婚礼,我二哥给我介绍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面色稍黑,微微发胖。“这就是十一年前救咱爹咱娘的大恩人。”因为我和他没见过面,他问二哥:“这就是那个姑姑吗?”

  我上前激动地紧紧握住他的手,竟然是未语泪先流,嗓子有点哽咽地说:“我向你致谢太晚,要不是你!---我们兄妹早就没有爹妈了!”

  1995年农历十一月下旬的一个夜晚,是一个北风凛冽刺骨寒冷的日子。我和小嫂子那天的一大早,去外地看小哥哥,因为他在服刑。父亲和母亲去镇上接我们,我们走到两叉去了,我们已经到家,父母却在车辆疾驰的公路上出了车祸。(这一天这一年是我二十三岁生日,这一天的明天本来说好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和定亲相思六年的同学恋人,去婚姻登记处登记。)

  我母亲做的是开颅手术,幸运的非常成功。恩人都是在母亲回复记忆后,才得以让我们兄妹有报答的机会。

  就说当时出事的情况吧!那天的那一刻,父亲骑着一辆泰山牌老式大梁自行车,他已七十有一的年龄,母亲骑着一辆乡下老太太骑的那种三轮车,一前一后并没有违反交通规则。一辆载着货物的大卡车,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是车尾把他们挂倒,父亲被甩到道路旁很深的一个沟里,母亲的头部也被重重地给摔倒在地上。那辆车停了一下接着又幽灵般的逃跑的无影无中了。后来,警方一直没有查到肇事人和车。

  母亲当时还清醒,在那样月黑风高的夜晚,她撕破嗓子也叫不住肇事司机呀!却听到沟里的父亲在叫她,母亲想找过路的人帮着去沟里把父亲扶上来,可是过路的人都不理睬我的母亲,难道把她当成疯子吗!母亲是着急万分啊!她苦苦哀求好几个过路人,却没人理她,反而躲着。

  是母亲求生的本能和不舍父亲的意志,她不顾别人怎样想她了。有一个骑着自行的人从她身边经过,她就死死的抓住他的车子不松手,让他去沟里救父亲,要求他把他们送到医院去。他是一个十七八岁瘦弱的学生,放晚自习回家,被母亲“缠”住了。

  出事地点离镇上的医院有三里多路,出于良知,出于人性,源于教育,他怎能见死不救呢!他和母亲去沟里把父亲艰难地,一步一步地,攀登到路上来,这时母亲快昏过去了。

  这个男孩用母亲的三轮车把父亲扶到上面坐好,父亲的腰部和背部不知哪里错位了,无法行走。这个男孩把父亲往前推一段路,放下父亲;再转身去推昏迷的母亲,母亲是那种高大魁梧的人,体重不轻。难以想象这个男孩是怎样得毅力,把母亲扶上三轮车的;他把母亲推到父亲的身边,再把母亲放下来;又回转身去推两辆自行车;把自行车推到父母身边,再把自行车放下来;因为三轮车小根本坐不开两个人。这时天愈黑,风愈大,路上的行人几乎没有,只有呼啸的汽车,可恶的汽车来来往往,像魔鬼似的穿梭。

  这个勇敢的男孩,这个坚强的男孩,这个善良的男孩;他用他的毅力,用他的韧劲,用他的“责任”;在这条曾被称为“死亡之路”又蜿蜒曲折的路上,上演着一幕人性、求生、放弃、选择的较量;他就是这样推父亲一段路,推母亲一段路,推两辆自行一段路;回来,往前;往前,回来;一直往前!往前……

  他终于把父亲母亲送到镇上的医院,他把父母亲交代给他的一个在医院当护士的一个表姐,就骑上自己的车子回家了。

  他回到家大概是冬夜10点多了吧!他回到家,父母问他怎么才回来,大冬天的咋光穿着一个衬衣呢!把外套脱了干啥呀!他只是对父母笑了笑:“没事!”吃过母亲为他准备的晚饭,热了好几次的,就去睡觉了,也顾不得复习功课了。他实在是累的呀!的的确确得累!一个不曾干过体力活的学生呀!

  父母出院时已近96春节,母亲的记忆是在过完年出了正月才一点一点的恢复过来,母亲含着泪讲,我是含着泪听,我又含着泪讲给哥嫂听,哥嫂又含着泪去打听那个男孩的家,去登门重谢;男孩的父母含着泪说自己孩子那晚晚归的焦虑和担心。

  好人有好报,还是做个好人好!

  96年的春天,济宁电视台的记者去男孩的家进行采访,去学校开了表彰大会,市长和校长表态保送他上大学;又特意去我家采访了我父母,他们合影留念。可惜的是那天我没在父母身边,错过了见他的机会。哥嫂每年逢年过节都去他家看望他的父母,再后来就成了亲戚,有什么红白喜事都互相走动。

  不管岁月过去十年,二十年;抑或是三十年,五十年;还是一百年!我都会念念不忘我的恩人;我要用我感恩的心!诚挚的心!为他祝福!为他祈祷!好人一生平安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