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作品评论 > 正文

丁晓平:简评姜成娟长篇报告文学《发现滨海》

更新时间:2017-06-13 | 文章录入:wsl | 点击量:
·························································································

  让记忆反对遗忘

  ——简评姜成娟长篇报告文学《发现滨海》

 

  关于《发现滨海》采访和写作的成功,在何建明先生《光芒四射的革命理想之歌》的序言中,已经作出了完整的概括。如此高度的评价,我想,不仅仅是对《发现滨海》文本的肯定,更是对像姜成娟这样的80后青年报告文学作家创作实践和精神追求的点赞和认可。

  与何建明先生一样,我相信,每一个阅读《发现滨海》的读者,都会有一个共同的感觉,那就是惊讶。一是惊讶于姜成娟作为一个80后的女生,她为何与众不同地选择这样的写作方式和姿态;另一个惊讶就是她为何对中国共产党人的革命史有着这样深深地感情和思考。我一页页地翻阅,跟随她的脚步,回到她的故乡,在那片曾经叫做滨海的土地上寻找,并从中得到了一些启示。

  第一,《发现滨海》紧紧围绕“三本”——本色、本质、本体,凸显了革命理想高于天的家国情怀。前不久,《解放军报》为庆祝建党95周年,约我写了一篇《铁的信念照亮时空》,从宁死不屈的勇气、宁折不弯的骨气、宠辱不惊的志气和敢于胜利的底气,论述共产党人革命理想高于天的家国情怀。阅读姜成娟的《发现滨海》,我觉得这部书处处都充满着勇气、骨气、志气和底气。其实,我们看一看中共党史就知道,中共早期的领袖人物大多是“官二代”或者“富二代”。《发现滨海》中也是如此,比如王玉璞这个人物,他的家庭和毛泽东的家庭极其相似。一个贫苦的农民之家,勤俭持家,成为地主,支持抗日救国,最后父子却被错误屠杀,满门忠烈。最令我感动的是,即使遭遇人生如此的变故,当作者问及烈士的后人王增英:“你妈妈后悔入党吗?”她摇了摇白头发,平平淡淡地说:娘在世时,常说,你们看咱那沭河,流了多少弯,才流到咱山头渊?要说难受,就是难受给党做的工作太少了。多么朴素的回答!多么朴实的回答!多么普通的回答。却让我懂得了什么叫山高水长。

  第二,《发现滨海》紧紧围绕“三观”——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抒发了人民大众追求人类正义的强音。作者姜成娟不是一名共产党员,就像何建明先生在序言中所说的,“竟然看上去很弱小(其实在社会关系和身份上也格外弱势)的”,但他为什么能够写成这样满满正能量的作品呢。我觉得,主要原因就是她的“三观”正确,作品追求的是人类的正义。而从写作技术层面来说,她成功地采取了宏大叙事的格局。尽管写的都是历史的小人物,写的是中国的一个小地方,但她较好地处理好了三个关系,即:宏观和微观的关系、历史与现实的关系和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把一个地域的共产党的建立史、抗日战争史、家族史与一个民族、一个政党以及整个世界的反法西斯斗争的历史融汇在一起,以仰视、平视和俯视的三重视角,完成了一次历史和现实的完美穿越。这样的写作自然充满着理性、人性的光芒,并由此完成了对现实世界中那些历史虚无主义者的庄严回答。

  第三,《发现滨海》紧紧围绕“三场”——立场、现场、气场,再现了人民的位卑未敢忘忧国的英雄情怀。英雄不问出处。《发现滨海》中遍地是英雄。比如,《张相禄:第七铡》中的张相禄、《一张不受气的脸》中的张凤臻,还有喊出“谁第一个参军我就嫁给谁”的田树荣、梁怀玉等等。因此,阅读《发现滨海》,与其说是一次发现之旅,不如说是一次寻亲之旅。其实,我们每一个人的故乡都有故事。重要的是我们没有像姜成娟这样去发现,有没有用自己的脚步重新丈量故乡那片熟悉又陌生的土地,有没有像她这样对故乡爱得深。现在,我们在她文化和历史的自觉眼光中,看见了她曾经司空见惯的故乡,发现了故乡的不朽和永恒。其实,读完《发现滨海》之后,我感觉,发现也变得次要了,重要的是记忆。发现滨海,“毋忘在莒”。姜成娟耗费心血完成在这个俗世中别人不理解甚至嘲笑的采访和创作,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让记忆反对遗忘。一个没有历史的民族是没有生命力的,一个没有历史的故乡也是如此。忘记历史就是背叛。是的,发现的目的,就是勿忘。不忘历史,不忘初心。我想,这就是《发现滨海》给我们的最大的启示。

  当然,作为一个年轻的报告文学作家,《发现滨海》中还存在一些创作技术和思考维度上的问题,比如思想逻辑上更科学严谨一些,叙述安排上更利索简洁一些,议论抒情上更节制优雅一些,避免简单的重复和空洞的感慨,让历史事实和现实故事说话,或许作品就具温度和深度了。但我相信,因为《发现滨海》,姜成娟将来的创作在不断的成长中会日益成熟。我也相信,阅读《发现滨海》,高尚的人们都会洒下热泪!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