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创作谈 > 正文

郭保林:关于文学

更新时间:2014-10-20 | 文章录入:sxv | 点击量:
·························································································

 关 于 文 学

            

郭保林

 

散文是很宽泛的文体,它的容量很大,散文是散文,随笔也是散文,演讲、书信、公文也是散文,甚至在博客里发一条信息,也属于散文。我曾说过,散文无理论,谁要讲理论,开口必错,因此,我也不想在这里赘述我还要说几句老生常谈的话,那就是关于文学。

文学价值。文学是什么?这个古老常识性的问题,时至今日仍然没有准确的答案。前人说,文学即人学,文学是语言的艺术等等。我常想,从《诗经》到《红楼梦》,到今日之文学,历朝历代文人墨客,文化精英们孜孜不倦,呕心沥血,青灯孤影,难道是玩弄语言文字的七巧板,千变万化的语言魔方?语言固然很重要,且被前辈一代文宗视为文学的第一要素,但非唯一要素。文以明道,则是文学的宗旨。文学是忧国忧民之声,是校点春秋,月旦人物,平骘世事,抨击时弊,净化人类灵魂,提升民族精神,促进人类走向真善美的正能量。一个没有文化的民族是愚蠢的民族,一个没有文学的民族是没有灵魂的民族。

“夫文学也者,人伦之首,大教之本也。”这是建安七子之冠王粲的话,对文学的评价之高是前无古人的。更有后者曹丕,把文章(文学)提高到:“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这显然过度提升了文学的社会地位。文学则是人类精神航程的导向仪,照亮人类灵魂的圣火

“文以明道”是韩愈提出来的,到宋代欧阳修、苏东坡、王安石,他们的实用文章和人生感悟的文章都充满对现实的政治关怀,对具体生命的爱,就是说,作家要关注现实,关注人类,并以文学加以表现。

人类生活是碎片式的,是光、影、流水,是饮食男女,平庸而琐碎,卑微而渺小,粗糙而枯涩,文学就有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的功能,从生活中发现美,凸现人性美,鞭笞人性恶,使人类的精神得到净化,升华。人之初,性本善。其实人性中恶的因素远远大于善的因素。人,是有思维能力的动物,是人类不断自我进化、教化、训化,驱恶向善,从而推动人类文明不断发展。文学的价值就是担当道义,同情弱者,庇护弱势,呵护爱心,反对强权,鞭笞霸道,追求公平,高扬正义,倡导自由,鼓励个性……从某种意义讲,文学是人类精神的最后一道屏障。正是 这种良知和道义,使人类懂得高尚和卑劣,伟大与渺小,善良与丑恶,贞洁和肮脏,正义和邪恶,抑制人性之恶,张扬人性之善。

张扬道义,是文学之天职。

文学精神真正的文学作品必须有高洁文学精神。我们的现实生活是芜杂的、浮躁的、喧嚣的,文学承载着人类的理想和思想的超越。思想这东西很广泛,无形、无边、无声、无色,弥漫着、散溢着,尽管它很活跃,驰遨八极,思接千载,但很难弄出喧哗来。文学就是创造出另一个色彩斑斓的世界,它是真实的,又是虚幻的;它是现实的,又是理想的;它是毁灭的,又是新生的。

想的重要性关乎文学的兴衰。凡有成就的作家无不喜欢哲思。伟大的作家都是思想家,只有胸襟宏阔,立志高远,见识卓荦,命意高超,方可能创作具有永恒魅力的不朽之作。创作时要多思、深思,要有思想的前瞻性。时下文化的市场化,文学作品商品化,文学资源的金钱,人文主义的边缘化,对文学创作已造成巨大的戕害和毁灭性的打击。

文学是精神的产品,当然,文学精神是飘扬在文学街垒上的旗帜。作家要以深沉的情感,深刻的思想和高超的艺术手法,来表现人类的生命意识和生存理想。

文学精神不仅仅是时代精神的折射,更重要的是作家的精神展现,是作家用良知发出的声音,是灵魂的呐喊,是发自肺腑的爱和恨。作家要有大悲悯、大忧患、大使命的殉道者的信仰和信念,要具有传统文人“兼济天下”或“独善其身”的人文精神。

文学精神又表现作家高贵的人格上。王国维说:“若无文学之天才,其人格亦自足千古。故无高尚伟大人格,而有高尚伟大之文章者,殆未有之也。”美学家朱光潜先生说:“大诗人在生活中把自己人格涵养成一首完美的诗,充实而有光辉,写下的诗是人格的焕发。”人格的伟大,才能有作品的伟大,要创作不朽的作品,首先要锻造自身崇高的人格,这是文学创作的不二法门。面对汹涌而来的物质主义、实用主义、拜金主义、犬儒主义肆意泛滥的时代,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已成孤岛,作家的命运,作品的命运,存在着不可预测的悲剧。作家要冷静、沉着,不管风吹浪打,坚守思想的高位。不为金钱所惑,不为虚名所动,不为权势所用,不随波逐流,不和光同尘,要有“举世浑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独立之精神,还要有“我以我血荐轩辕”之志气。

精品意识。文学创作,其实质是对生活做出诗意的反映。文学的高贵处,将“苍白的生活 ,平庸的物”,描写成富有审美价值的东西

文学创作要有精品意识。古代文人为我们做出很好的榜样,贾岛的“推敲”不定,“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卢延让的“吟得一个字,捻断数茎须”,杜甫的“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等。王安石的“春风又绿江南岸”,围绕一个“绿”字,选择很多字,诸如:“到”、“过”、“入”、“满”等十许字,反复比较,反复琢磨,最后定为“绿”字。只有绿字最精确,最富有诗意。他们都有极强的精品意识。据说曹雪芹三年便完成《红楼梦》初稿,修改却花费十年功夫。所谓“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其实后四十回曹雪芹早有草稿,至死未来得及修改,才有高鹗的续篇,真可谓“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一部“万艳同悲”、“千红一哭”经典融进作家多少辛酸和血泪。

文学创作要有精品意识,作家无论写小说,或者从事散文、诗歌创作,都要有深切的生命体验,深刻的社会感受,要有发自心灵深处的感悟。一篇好文章的形成产生,应该具备三个条件:语言积累、生活积累、情感积累。这三者一旦达到饱和状态,只需要一根导火索,就会燃起熊熊大火,作品如浴火的凤凰腾空。好文章都是在感情燃烧时出现的。

英国当代女作家珍妮特·温特森说得好:“我们不为市场创作,也不为跨国公司工作,创作也是生产产品。我们创作的是不能以GDP衡量的东西——我们真实生活。”真正创作不是商业化的,作家是一种社会职业,一种从事精神生产的职业,必须保证自己产品的精神品格和精神高度。在时间就是金钱的口号下,是不会产生伟大的作品。

要不断地丰富三大积累“厚积而薄发”。创作者既要有广阔的视野,又要有精微的观察;既有大刀阔斧的铺排,更要有“显微镜”下的精雕细刻;大胆地写,更要大胆的删。

网络散文日益繁荣,也打破了“形散而神不散”、“独抒心灵”等条条框框的束缚,敢于创新,敢于跨文体,滔滔涌涌,繁荣是繁荣了,但也出现纷乱现象,五花八门,随意而写,琐碎、平庸、泡沫、滥情,既无审美价值,也无审智意义,这是对文学散文的亵渎,是新的“糟粕”、“伪散文”。我想鲁迅先生提倡小说选材要严,开掘要深。那么散文呢?是否选材也要严一点,开掘深一点,而非剜到篮子里都是菜。要写感动心灵的题材,要有刻骨铭心的记忆,“要带着生命的疼痛”,要闪烁思想的光芒,要敢于直面人生,也要敢于遥想未来,仰望星空,给人以深刻的启悟。要用心灵去创作,不断地否定自我,不断地超越自我。

创作是一种精神领域里的行为。人类的精神支柱,除了宗教、哲学,还有文学。要把文学当作一种信仰。世界很大,能把一件事坚持下来,做好,并被社会承认,那是人生价值的最大化。

                            

(此文系《郭保林经典散文·前言》,山东文艺出版社2014年10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