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讲演录 > 正文

杨文学在省作协纪念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更新时间:2012-05-25 | 文章录入:zdl | 点击量:
·························································································

  生活是创作永远的源泉

 

  今天重温《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可是说感慨万千,感受颇深。《讲话》告诉我们:生活是文艺创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虽然历时70余年,加之30多年的改革开放的推进,一些观点、观念在这场伟大的变革中被重新审视了,但就文学创作而言,“生活是创作的源泉”这个观点依然崭新如初,依旧魅力无穷,依然是我们广大作家遵循的准则和进行文学实践的指南,因此,一个伟大的观点总是具有穿越时空的力量。

  我是做文学编辑工作的,业余时间也搞些文学创作,尤其是最近几年对非虚构文学的实践让我深深地认识到《讲话》深远的影响。我是从2009年开始创作中国“三农”问题三部曲的。我计划写3部作品,这就是后来发表的《大转身》《大转移》和现在正在创作的《大转折》。写第一部书时,我选择了苍山,这是一个因“蒜薹事件”闻名全国的农业县,我计划写它的农业转型。可是到了苍山,我才一下子改变了主题,那个县有30万人在长三角地区卖蔬菜。仅上海一个市就有10万余人,上海一天消费蔬菜9000吨,苍山人就搞到7000吨,他们彻底左右了上海的菜篮子工程。一个政府运行了多少年都无法办成的事情,让10万农民给解决了。我立刻被这些农民创造的奇迹感动了。在长江三角洲的城市里,我同这些农民菜商交流,深入到这群人当中,历时半年,终于创作出长篇文学《苍山三农》。作品获奖后,出版单行本时改成《大转身》。

  后来为了写中国西部地区的农民的生存状态,我来到贵州大娄山下的正安县,采访300村姑下江南的故事。经过采访我才知道,这个发生在1987年的乡村事件,为中国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开创了先河。于是我以这个事件为突破口,顺着当年300村姑下江南的路线,出贵州、下广东、去福建。在三下广州,两下福建,采访了几百农民工后,写出长篇报告文学《大转移》,作品被《中国作家》2010年6期全文转发。我把刊物寄给采访过的农民工,他们高兴地说:这是他们生活真实的描写。

  实践告诉我:《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永不过时,因此,我对“生活是文艺创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就有了更新的感受,更深的理解。现在我正在准备深入生活,写作一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