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作品评论 > 正文

李玮玮:冰虹诗集《海的牧歌》读后

更新时间:2017-07-28 | 文章录入:wsl | 点击量:
·························································································

  海上升起的遗失的梦境

  ——冰虹诗集《海的牧歌》读后

  李玮玮

  冰虹用无与伦比的想象力,为我们展现了一幅只有梦中才能出现的瑰丽美景。扪心自问:我们有多久没有真正静下心,静静聆听这个世界的海潮与箫音了呢?读完冰虹诗集《海的牧歌》的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乘着一艘船儿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漂浮,我惬意地躺在船中,皎洁的月光洒下,海面发出了光彩夺目的银白色光芒,在光芒中维纳斯从分开的海面缝隙中冉冉升起,款款走来,降落在大海漫牧的白马马背上。周围奇异地漂浮着各种色彩,幽蓝、洁白、淡绿、明黄、粉蓝,色彩们齐齐穿梭而行,而我,感到了久违的放松,似乎灵魂被轻轻托起、漂浮……这个地方,似乎不存在于人间,而又似曾相识。让我想起了海中诞生的维纳斯,想起了《仲夏夜之梦》那个生长精灵的梦幻森林。那个地方,每当夜幕降临,应有像《阿凡达》中帕朵拉星球一样的瑰丽奇诡的景色开始发光,草丛中闪着星星点点的柔和的紫光,有萤火虫和花仙子在从中穿梭。月亮升起,海面清幽;清风徐来,箫音四起。远方从不同的方向传来神秘的歌声,有水边魅惑的塞壬妖歌,有中国凄美的子夜忧歌……这,就是我读完冰虹诗集《海的牧歌》后的幻想。这,就是冰虹诗歌的魅力。她的诗总能带你展开想象的翅膀,飞向早已遗失了的灵魂深处的至美梦境。

  一、乱花渐欲迷人眼:冰虹诗歌中“美”的王国

  不同于莫言的狂欢式语言盛宴,冰虹诗歌中的语言盛宴有着和风细雨式的唯美。这位美丽优雅的女诗人,在诗集《海的牧歌》中,精心为读者烩制了一道视觉、触觉和嗅觉的饕餮盛宴。

  首先从视觉上,冰虹给我们呈现出的是梦呓一般的色彩斑斓又柔和的画面。

  “从一朵透明的红花乘风而归,飘飞的纯白裙裾高过潮汐”“透明小花”“粉蓝远山”“浅白云朵”“它的大树为我留一片鲜美的绿叶”“它的泉水送我一缕金色的霞光”(《献歌》)

  “你是夜色中将溶未溶的白雪,一头青丝荡漾着海的幽蓝,微红的翼翅皎洁的曲线笼着,芊芊芳草”黑与白的对比,“白”“青”“蓝”“红”,根据冰虹的小说,应该可以推断诗人或许有过学画的经历。“幽蓝”“微红”“葡萄酒紫色的忧郁”“碧绿蔚蓝闪电霹雳魔法暖雨”种种色彩汇集一隅,组成了一个缤纷的色彩王国,而且只有被遴选过的颜色们才有资格进入,蓝要“粉蓝”、“蔚蓝”、“幽蓝”,绝不要阴沉可怖的“蓝黑”;绿要清新纯净的“碧绿”,暖一点的也要“缠绵绿”,而绝不要萎靡不振的“黄绿”。

  作为一位对美具有天生的敏锐捕捉力的诗人,冰虹善于用唯美的词汇营造心中神秘的梦幻。虽然她的诗中也时刻会出现海潮和箫音的影子,然而较之听觉,冰虹还是更善于描绘视觉上的美感。

  另外一个值得一提的是冰虹对于嗅觉和触觉的敏感描述。“丝绸般润滑的香中怒放”“在柔软的芳菲中与你同游”“吹拂的清风荡漾温热的血流”“淡放清雅的香”“热热的暖”“茸茸的芳草”“荡漾春风”“隐秘的香”“缱绻在澄暖的风中”“血液的温暖”“月亮的清香”在冰虹营造的美的国度里,风轻云淡,软香煦暖。在这里有淡淡的清香,融融的暖意,鲜亮生机的绿色,被透明色和白色冲淡了的幽蓝和粉蓝色,连闪电都是“粉红色”或“碧绿蔚蓝”等温柔的色彩。这是一个理想中的极乐世界,是一个乌托邦式的存在,“威仪的王正在虹园登基”“你要不要来?” 你说,我要不要来呢?

  读罢这些诗篇,可知冰虹是天生的艺术家,她是敏感的,她的敏感又分为对丑的极端过敏和对美的点滴感知。并且我们能感知到诗人明确的审美取向,不同于莫言作品中的“审丑”化倾向,诗人在诗中突出体现了对美的强烈喜爱甚至依恋,也明确地表达了“反审丑”的倾向:“你知道吗/有比玻璃易碎的美人/她的美躲避着爱的恐慌/醒在玻璃之内/丑一出现/玻璃就碎”(《在虹云与清流之间》)在这位浪漫诗人的诗歌中,肮脏丑陋的词汇几乎不会出现,而被千挑万选出的美词汇集于冰虹的诗歌王国中,诗人的生花妙笔,营造出一个对读者多重冲击的视觉、听觉、嗅觉、触觉美的王国!

  二、塞壬伊人,应是兼美

  “萧在幽水边/左开唐朝桃花/右垂宋词杨柳”(《虹·在水中央》)

  山鬼、霓裳、锦瑟、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箫声是中国的乐器,唐诗宋词是中华的精髓。

  “君问何处见面,见面应在宋朝的菊花丛”(《虹书》),这不禁让人想起高丽著名才女黄真伊,吟诗以试探约者真才实学,别有东亚文化共有的才子佳人情趣。

  幼时读红楼梦,尚不太懂其深重的社会现实意义,但被精致唯美的文字所吸引:“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昨宵庭外悲歌发,不知花魂与鸟魂”“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四月春花散尽,美人葬花,千红一哭,万艳同悲,多么珍贵的绝美画面?那惜花爱美的如水女儿林黛玉,比之那不爱花儿粉儿,简朴入世的薛宝钗,更有一种风情吧?“随花飞到天尽头”的唯美比之“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的野心,更有一种纤柔古典、不食人间烟火之仙美吧!

  绿萝山鬼,唐诗宋词,在冰虹的诗歌中如同随着清风款款飘来桂花清香。而冰虹女士更像是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潇湘妃子,在箫音沂水中翩跹轻舞。

  《海的牧歌》中除了有中国古典文学的体现,还有就是西方神话的渗透。比如多次提到的塞壬的歌声,塞壬来源自古老的希腊神话传说,在神话中的她被塑造成一名人面鸟身的海妖,飞翔在大海上,拥有天籁般的歌喉,常用歌声诱惑过路的航海者而使航船触礁沉没,船员则成为塞壬的腹中餐。在冰虹的诗歌中,它是诱惑的化身,与维纳斯、美人鱼一起,构造了冰虹诗歌中神秘的海上仙境。

  读冰虹的诗歌,总能体会到她营造兼具中国古典和西方神话之美的唯美意境。如同红楼梦中的警幻仙境,特制的琼浆玉露,千红一窟,万艳同杯;有时又如同西方神话中的海上幻境,魅惑的月色海妖,美神横空,塞壬诱歌。虽然两种文化大相径庭,然而,美是不分国度的,美是跨越时空的。“制荠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两种美碰撞在一起,形成了独特的美的“化合物”,这也是冰虹诗歌中的独特魅力。

  三、《海的牧歌》中的朦胧意象和情感

  “你是蒙蒙的云烟,你是峰峦的葱茏”(《绕着你》)“缓开的烟岚”“轻撩起雾纱的泉边”(《光,照着》组诗)冰虹诗歌中,有着不尽的具有迷离朦胧之美的意象。

  读《红楼梦》,可知曹雪芹这位美学大师在塑造人物性格时巧妙的手法运用,王熙凤是大红上衣,石青裙,大红大绿,张扬至极;满头珠翠,俗金满头,富贵庸俗。如水的林黛玉,在宝玉眼中,衣裙钗饰模模糊糊,一概不见,反显绛珠仙子通神灵秀之气。可见,朦胧灵秀之美,才是美的至高境界。冰虹受中国古典文学熏陶,有着仕女的含蓄之美,自然深谙此道。她的诗歌中既有中国古典诗歌的情景交融,借景抒情,又带着一点朦胧诗和现代派诗歌的影子,有些诗歌,仍是我读不透的秘密花园,只是隐隐透着神秘绚丽的紫色微光。然而,世界一定是清楚明晰,黑白分明的吗?盘古开天从混沌而出。朦朦胧胧,才是世界最初的模样。还有,难道我们真正懂得别人吗?我们懂得只是自己。所谓解读着别人,不过是解读自己主观世界中存在的“别人的倒影”。因此,对于美这种“声音”,做一个静静聆听的观众,就好了。

  另外,冰虹作为善写“热笔”的灵感诗人,对真挚情感的巧妙表达,也是不可不提的一个方面。

  诗集开头第一首诗是《人生之外,还有另外一种人生》。这首很简单的短诗,却深深打动了我: “对于我/一个字就能把满夜的黑覆没/它是爱/一滴泪就能让/冬日的大旱泛出水波”是啊,有时我们要的真的没有那些多,一句温暖的问候,一个微笑的眼神,一个拥抱,就能让我们沉寂很久冰冷习惯的心变得柔软湿润、丰盈而饱满。童话里,被封印到海中瓶子里的魔鬼,发誓许救他出来者一世富贵,可他在漫无边际的黑暗中苦等几个世纪的轮回,却始终等不到救者,于是立下毒誓:杀死解救他的人!让我想起了冰虹小说《有一道隐形的墙壁》中的雪青。雪青对丈夫和绿桐怀疑和造谣,“泼”“妒”和无理取闹,同她后来的上吊一样,不过是一个重情至极的可怜女人的挣扎与绝望。情感最是瞬息万变的,刚刚还是温情脉脉的淑女,转脸便成呼风唤雨、残酷狞笑着的巫婆。其本质就是,爱到极致,恨到极致。魔鬼和雪青的怨毒,不过是一颗本是充满希望的充盈饱满心灵在令人窒息的绝望中被生生地熬干、皲裂后,渗出的乌黑色血污。人有些时候异常敏感,不要虚荣,不要名利,只要一点点的温柔善良。而人与人之间,不仅需要真情,需要爱,还在于一个“及时”。在朋友处于困境中时,及时送上善察人意的体贴,和暖人心脾的微笑。

  诗人最成功的是对纯洁爱情的表达上。“雪会如期飘落,而你的焰火,让雪思忆悠长的月色”“你的发髻插着一朵桂花,秀足掠过碧绿的田埂”“在爱面前/地球多么小/撞开它的墙壁/到流淌着自由的天际”( 《月女》)这首诗是诗人模拟第三人的口气写给恋爱中的“月女”的一首诗,也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诗歌中的“月女”形象非常的清新,纯洁,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有着初沐爱河的喜悦和娇羞。这里还体现出了诗人对爱的执着和真诚,甚至不顾一切发出了自由的呼喊:“在爱面前/地球多么小/撞开它的墙壁/到流淌着自由的天际”!这是我最为欣赏的地方,虽然冰虹的诗歌有其朦胧隐约之美,但是朦胧不代表遮遮掩掩扭捏造作,这里诗人毫不避讳地抒发了对纯真爱情的美好向往,这种勇气令人震惊,这种纯情感天动地!爱,毕竟是我们在人间收获的,最珍贵的礼物!

  读冰虹的作品,不要急切,不要功利,尽管放松享受于她的作品营造的温柔梦幻仙境之中,悠然听她为你吟唱一首悠扬的海的牧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