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创作谈 > 正文

王振宇:《昆嵛儿女》三部曲创作谈

更新时间:2016-10-10 | 文章录入:wsl | 点击量:
·························································································

点燃梦想的火焰

  《昆嵛儿女》(作家出版社2016年6月版)全三册终于面世了。三部曲百余万言,跨度达半个多世纪,诗史性叙述了从上个世纪60年代至今,主人公王振华勇往直前,不懈追求,努力实现人生梦想的故事。当当网和京东图书如此评价:“这是一部向《平凡的世界》致敬和看齐的厚重作品”,“全书洋溢着催人奋进的正能量,吹来了一股探求真善美的清风,提供了实现人生价值的一个范本。”该书被纳入全国工会职工书屋配送图书目录。

  回头一望,《昆嵛儿女》三部曲从开始写作到全部出版,六载多矣,假如从立志创作这部长篇小说和打基础算起,则有30多年的时间了。

  我自幼丧父,母亲在胶东昆嵛山村极其困苦的境况下,拉扯着七个儿女艰难度日。母亲含辛茹苦把孩子们都抚养成人,培养了两个大学生、三个国家干部,其中的悲欢离合、酸甜苦辣,现在的年轻人是无法想象的。我从小就爱读文学书籍,一直梦想着把母亲平凡而伟大的一生写下来,创作一部弘扬真善美的长篇小说。

  深深地扎根于生活的沃土,数十年生活在百姓之中,在波澜壮阔的生活中翻滚,在生活的洪流中奋斗,在生活的土壤中成长,我想,这就是我的优势。于是,带着这一深厚的生活体验,我开始了追梦之旅。

  三部曲以时间为经,以故事为纬,力图编织着波澜起伏的时代画卷。第一部从童年写到大学毕业,是主人公的成长史;第二部描写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为情感史;第三部写主人公如何实现他的人生价值和梦想,乃奋斗史。

  如何再现这“三史“呢?

  创作中,我尤其注重把握三个方面,一个是真实,一个是情节,一个是细节。

  真实是文学的根基,只有具备了真,善与美才有所附丽,只有具备了真和善,才可能成为美的。我想,《昆嵛儿女》最吸引人之处,便是真实。小说真实地记录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胶东农村的风土人情,以及一个一心想改变命运的农村小伙子的奋斗与蜕变,描写了家族和社会半个世纪的繁衍和变迁,是对一个时代历史的丰富和补全。特别是对“拆坑”、拖垍、挖大口井、修大赛田、割青草、割麦子等劳动场景的描写,更是带着青草的芳香,散发着泥土的味道。另外,真实的原则也体现在刻画人物性格上面。这部小说塑造的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物,他有很多缺点,而不是一个所谓“高大全”式的英雄人物,特别是第二部描写了主人公的初恋,通过那个特定年代独有的一封封书信,记录了主人公与女友之间的缘起缘灭,最大限度地还原了上世纪80年代初人们的爱情观、价值观,既不羞涩于展露恋人间的甜蜜,也不回避当年不成熟的冲突,再现了人们内心深处对真诚的渴望。

  情节是叙事性文学作品内容构成的要素之一,情节的构成离不开事件、人物和场景。在情节的选择上要有突出鲜明的代表性。为此,我构思了三次竞争上岗的情节,既表现鲜明的时代特色,又充分地表现人物的冲突和矛盾。第一次竞争上岗,王振华顺利地晋升了副处级干部,但后面两次则波澜起伏,矛盾重重,真实地表现出官场的生态。再如主人公参与多起重特大事故调查处理的情节,体现了主人公对人民群众深切的爱,对负有事故责任的官僚主义者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维护了职工的合法权益,使事故责任者受到了应得的惩处。

  好的现实主义作品,总是能够让思想从细节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同时,细节还保留了具体的时代影像,使读者能够更具体地把握时代脉搏。如上世纪80年代,一般人家里没有空调,有电风扇的也不多。主人公写作《球墨铸铁管》时,就在一间小平房里:“在炎热的夏天,这个小平房又不通风,济南又是全国有名的‘四大火炉’之一,可谓挥汗如雨。振华就打来一盆凉水,放在旁边,肩上搭一条毛巾。一会儿,起来把毛巾涮一涮,继续笔耕不止。”“这间小平房,只有一个门,虽挂着一个竹帘子,但来回开门,那门外的蚊子成群结队,就在门外头顶上盘旋,像轰炸机似的,嗡嗡作响,无孔不入,见缝就钻,防不胜防。”这是当时一般百姓人家夏日的典型场景,刻画出了主人公冒着酷暑、蚊虫叮咬顽强写作、追求梦想的动人画面。

  《昆嵛儿女》三部曲,就是围绕王振华如何实现人生梦想而展开的,描写了主人公通过几十年持之以恒、锲而不舍、坚韧不拔的拼搏,终于实现了自己人生价值和梦想,展示了追梦的艰难和曲折。

  可以说,《昆嵛儿女》三部曲,是追求人生梦想的真实写照,也是点燃人们追求梦想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