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作品评论 > 正文

翟焕远:读郝永勃的《年华记》

更新时间:2015-11-24 | 文章录入:wsl | 点击量:
·························································································

  翻开2015年第10期《中国作家》(纪实版),读着郝永勃的纪实文学作品《年华记》,仿佛是在听他讲述一个个诗意与温情的故事;从《1980:梦想在某个地方》《1985:幸运女神的敲门声》《1988:一扇门和几扇窗》《1995:在写作中发现自己》,到《2007:别人比成功,我愿比持久》等,像行云,像流水,如诗如画,唤起我对过去美好回忆。

  郝永勃辛勤耕耘,近年来有大量的文学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青年文学》《读者》《青年文摘》等文学期刊。读他充满诗意的作品,总能感受到那种温馨、恬静,还有一种回到故乡的感觉,文字散发出一种光亮,让我感到温暖。他的纪实作品是他诗歌创作的延续,总能让人感受到立体、丰厚、富有生命质感的审美品格。读他的作品,眼前不由展现出一幅意境深远的人生画卷。

  写作,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无论诗歌还是纪实作品,郝永勃的创作都执著于一个主题——诗意和温情。以他独特的视角,在日常生活中,捕捉着温情而诗意的光亮。他的《年华记》很大一部分是对生活的追忆和对人间真情的眷恋。从《彼岸》开始,到《鲁迅写照》《金芦笛》《心事录》《七月沙堡》《美术大师雕像》《音乐大师塑像》《文学大师画像》《众树合唱》《平民诗篇》等等,从他正式在报刊上发表作品已有三十个年头,先后出版近二十部文学作品集。他因热爱而读书,因喜欢而写作。读他的作品,仿佛让我们在喧嚣的市井生活中聆听到夜晚的溪水潺潺,在月光如水的倒影中品味清幽的夜色,在暮色的余晖中感受亲情的温暖;在大自然的生命灵性中,构建着人生的意义,寻找精神的寓所和情感的寄托。

  从简洁到复杂易,从复杂到简洁难;从紧张到松弛易,从松弛到紧张难。文字的功能,像生活的某种方式。郝永勃的作品并不总是徘徊在记忆的长廊中,对于现实他也始终未曾忘怀。在《年华记》中,我们不仅领略到他过去的足迹、勤勉的历程,也领略到他的人生感悟。他的作品充满了诗意,不是故弄玄虚去刻意增添厚重,也不是自我才情的浅薄卖弄。他的作品有别于小资做派,大气豁达,在柔肠中透出坚硬的质感。他以文学的方式将个人的经验融化到大千世界之中,让读者在光明和温暖中获得对自然、对人生、对社会的重新理解和认识。

  人,顺境有顺境的快乐,逆境有逆境的快乐,只要仔细体会,快乐不在过去,也不在将来,就在此时此刻。

  诗人席勒说过:“只有能够完成简单事物的有耐心的人,才能够轻而易举地完成困难的事。”郝永勃作品最打动人心的是那种面对命运不屈的顽强。他总是带着一种温暖鼓舞人心的力量,在光明与黑暗的无间之隙,寻找灵魂的安居之所。《1995:在写作中发现自己》,他感受到了“只有鲁迅,才有这么广泛的涉猎。爱之深,学之精,义之重,趣之广,远见卓识,情深似海”。在漫漫文学创作之路上中,“为自己鼓与呼,没有人教他写,没有人催他写,他在自己给自己加劲,写,好好地写,写出自己的特点”。《2004:寻找诗歌的本质》中体会到:“计划是把尺子,我们拿着它去衡量:哪些东西有利于我们实现愿望,而为了实现目标,我们又必须放弃哪些东西。”在辛勤的文学创作中,《2007:别人比成功,我愿比持久》中意识到:“在冬天,卧室是温暖的,通往阳台的书房是明亮的。阳光照着他,照着身边的书,照着几棵生命力顽强的花……他坐在一把竹椅上,愿写就写,不愿写就看几页书。”

  回忆过去是为了更好地面向未来。郝永勃以温情的笔触,让我们读出了他对文学的执着。三十多年来,他从没放弃过读书和写作,从他身上能看到持之以恒的耐性。

  郝永勃笔下的作品散发着温情和诗意。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温情和关爱,闪烁着诗意的光芒。关注人性温暖和诗意的主题,成为他写作的一种美好追求。

  读郝永勃的《年华记》,我感悟到,内心里有阳光,才能给他人带来暖意。近五年来,他先后与中国社会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签定了《鲁迅肖像》、《星汉灿烂曾几时——民国文人写真》《故乡》《春秋鲁迅》《鲁迅人生感悟》五部图书的出版合同,累计已公开发行近5万册。在知天命之年,他开始写一部与《红楼梦》有关的书。相信过不了多久,我们又会读到一部眼前为之一亮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