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散文:一幅新画卷(屈绍龙)

更新时间:2018-08-17 | 文章录入:jkz | 点击量:
·························································································

一幅新画卷

        不必说村外水泥路的整洁,不必说百姓大舞台的宽阔,不必说村中央街道两旁海棠花的粉白,也不必说村里池塘睡莲的鲜艳,单说鲁西南乡村的新画卷。

  鲁西南的乡村,地处暖温带,冬日没有寒带的严寒,夏日没有热带的炎热。冬日里,蓝煤来了,村民心里热乎的成分升值了。我也好像看到,往日浓浓的黑色烟柱消失在乡村的上空,袅袅的炊烟从每家每户的烟囱里飘出,像一朵朵白云,在空中游荡,游荡在树木和白云之间,显得那么悠闲,显得那么轻盈,显得那么柔和。晶莹的蓝煤,像一块又一块鹅卵石,在每一睡袋里睡觉,每一块都有一个不同的蓝色梦,都想成为蓝色的火苗,在每一个炉膛里闪烁出耀眼的光彩。

  在冬日清晨,霜花贴在枯草叶上,像固体水晶。太阳冉冉升起时,温度就越来越高,霜花终于又摇身一变发生物理变化,又开始闪闪发光,太阳微笑地看着寸高的麦苗。

  晨练的村民,在这景色中,从一条道路穿行到另外一条道路。河岸边流淌的溪流,让他们振奋,让他们激动不已。

  太阳的光线,驱散着冬日薄雾,此时,乡村的面貌,变得更加明朗,更加清晰,更加爽朗。

  村头的石桥,也逐渐呈现出石桥的轮廓,两旁的石栏杆,虽说不是那么有光泽,但粗糙,也有粗糙的韵味。或许,雅有雅的意境,俗有俗的格调。

  街道两旁洁白的围墙,伴随着古色古香的淡红色的瓦,我们仿佛又回到某一个文化氛围更浓郁的时代。

  阳光普照的冬日,四位耄耋老人围坐在一起打纸牌,一只黄褐色的猫,蹲坐在他们的跟前,好似在看出其中的奥秘,一点也没有烦躁的表情。

  不远处,几位年轻妇女带着孩子们,正在村大院的广场上玩耍,各色各样的健身器材一字排开,双杠、单杠、攀登架等器材,高高低低,样式多样。多年前,这里曾是村民的垃圾场,许许多多的生活垃圾堆积得很高,像一个巨大的垃圾肥料山头。就在这几年光景,这里发生巨大变化,建起文化广场、百姓大舞台、健身器材场地、篮球场、足球场……村民有了娱乐的场所。

  这里是最佳居住之地,这里有最理想的居住环境。

  秋日,八月,我到沟壑边采摘枸杞,满载而归。色泽鲜艳,美味无比。在那里,一个又一个小辣椒似的,倒挂在枝条上像红色的宝石,光莹而艳红。这时,我眼前立刻呈现出丰硕的秋天模样。

  晚秋的时节更是美好。夜雨过后,昏朦的夜色慢慢地稀淡了,太阳懒洋洋地升起,树上处处滴着水珠,仿佛每棵树都在洗脸。

  沉重秋天的水珠,从高高的树木上滴落到小树上,从小树上滴落到灌木上,从灌木上滴落到草上,又从草上滴落到地上,树林里一片欢快的滴落声,只有大地是寂静的。

  乡村,在树林的掩映下,高高的平房和低矮的瓦房,相互搭配,相互映衬。一种高贵之美,一种雅俗之美。两者同时出现,倒也相应成趣。

  单说某一个景点,也有一番别致的韵味。

  状元楼,一个乡村的象征,耸立在街道的显眼地段,斑驳的方砖向我们讲述着辉煌的历史。干枯的野草,或许就是从辉煌的历史书页里走向墙壁的每一个缝隙。

  村中的水塘,曾经是一个臭水坑,夏天,雨水充足时,水面上漂浮着各色各样的垃圾袋,看上去,给人一种恶心的感觉。现如今,模样巨变。水塘之上建有八角亭,水塘里,白色、红色、粉色的睡莲,次第绽放,卧在碧波之上好似美丽的凌波仙子,她们在吹着横笛,歌声很婉转,每一个音符都饱含着爱,饱含着周围花草的蜜汁,饱含着紫丁香的香气。

  嗅着这香的味道,我猛然回想起村庄的过去:一个曾经被遗弃的村庄,路沿河不远处,有三四处荒废的工厂,令我记忆犹新的是一个职工的单身宿舍,房门已经脱落,紧靠在门框上,窗户只剩下四边的框子,钢筋、门扇早被人卖到废品站,看上去,就像失神的眼睛,远远地遥望着拯救它的村庄。

  夜幕降临后,村民出门,在长着杂草的街道上徘徊。那是一种奇特而伤感的景色,就好像与世隔绝、满目荒凉的乡村,就好像鲁迅先生笔下乡村,浮现眼前,在夜色中,也愈显得凄凉。

  随着岁月的流逝,一度被遗弃的乡村,不再是遗弃的孤儿,而是回到温暖怀抱的娇子。

  我目睹着旁边曲曲折折的回廊,好像就是引领我们走进一个新鲜的时代,回廊上的每一个画面,每一个人物,每一朵花,每一朵草,都在历史的河床上溯源美好动听的歌谣。

  崭新的乡村风景,让人更加快乐,我从来不担心自己会厌倦了周围的风景。因为美丽乡村建设的力度,正在逐年加大,多年以来,我几乎每天都会发现乡村的变化,微观上看是,一棵樱花树,一株波斯菊;宏观上看是,街道两旁的牌坊,显得更新鲜、更有趣味,更古朴典雅。这是我们期待已久的乡村,这是风景如画的乡村,崭新的农舍,整齐而又整洁。街道两旁的每一幅画面都会说话,每一幅图景都让人惊喜万分。

  这里有乡村特有的景色,这里有独特的乡村文化氛围。

  在一个天气晴好的日子里,我悠闲地在树林里漫步。森林是大自然的子民,漫步其中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大森林树木茂盛,庄严肃穆,但又香醇可人。这里没有熊熊的火焰,没有伐木工人挥舞的斧头,所有的树枝和树叶都保持着最原始的状态。地面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苔藓,我每走一步,都踩在软绵绵的苔藓上,就像踩在雪上一样。苔藓把地表的所有物件都遮盖住了,小块的岩石成了绿色的座椅,大块的成了绿色的床,而整个森林则成为了古代皇家的客厅,其装饰技巧巧夺天工。

  我在一棵垂落着松果的松树底下坐下来,小憩了一会儿。当我醒来时,发现一群山鸡正在叽叽喳喳地看着我,似乎是在说我的闲话。不一会儿,又飞来三四只喜鹊,他们同样用好奇的目光看着我,似乎怪我闯进了他们的领地。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动物对我的到来感兴趣。

  夕阳即将落下山,树林里的光线越来越暗,这意味着我不得不结束此次漫步。这时,我清楚地发现:在所有树木上,在所有的树枝上,都挂满了苔藓和地衣,从树顶上垂下来的苔藓,优雅地依附在随风舞动的树枝上,就像是什么节日来临,人们给树木穿上了节日的盛装,所有的树枝都绿意盎然。

  我继续往前走。迎接我的,一会儿是曲折、昏暗的林间小道,大树的枝叶掩映其上,留下斑斑点点的缝隙;一会儿是满地腐朽的枯枝败叶,必须跳跃才能通过;一会儿又是稠密的荆棘和枸杞交织的树林;一会儿又是景色优美的由野葡萄、野樱桃……组成的园林;一会儿又是开满金凤花和雏菊的草地;再一会儿,又是半尺多高的灌木丛。树林中,虽然树木的叶子还没有完全长成,却一直飘散着树皮和树液的清香味。草木全都苏醒了过来,如烟雾般轻盈笼罩着柳树,林间的小路也是那么显眼、那么明亮。树林里,水汽湿度饱和,负氧离子含量高,是村民休闲、娱乐和散步的理想场所。

  这里是乡村的天然氧吧,这里是氧气释放区。

  我置身在村外时,猛然回望乡村,忽然发现,身后的乡村,简直就像天上降临下的奇景,气温和暖,空气纯净,风物娇美,一切都是那样柔净、暖亮,是适宜人居住的最佳环境区域,因为它是那么安谧、那么安详、那么幽静。

  

我家的洁净变奏曲

  我家在山区农村,我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长大。

  小时候,对改革开放并没有什么概念,等到读书开始写作文时,开头总是写着“自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或者“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我的家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时,并不知道十一届三中全会是什么政治概念,包含着怎样的意义。只是当时写作文时都是这样的开头,千篇一律的模仿,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从那时起,我们的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也许,小学作文时那不经意的模仿,却成了我与改革开放最早的接触。然而,长大到现在,回顾这短短的几十年的生活,给我感触最深的却是我家变得洁净了,讲起卫生来了。

  记得小孩子的时候,大人们忙着种田打工,就放任我们自己玩,常常弄得是满身泥土,手脚的指甲缝里全沾满了泥土污垢,衣服也是好几天才换一套,整个看起来就像是个黑包公、野孩子。

  记得冬天里最经常做的一件事就是拿把凳子到户外晒太阳,看两个弟弟坐着抓虱子,有时也帮着弟弟,在长长厚厚的头发里寻找虱子,捉虱子,然后一个一个捏死,偶尔还会有响声,大有阿Q当年捉虱子时的壮举。只是阿Q当时不懂得对付虱子,一个一个捉,我弟弟却经常去买治虱子的药水,拿回家洗头,虱子纷纷掉在洗头发的脸盆里。

  生长在农村的孩子,对这一幕往事大概不会陌生。当时并不懂得人为什么会长虱子,直到长大后才知道长虱子的缘故,现在却很少看到听说有人还在为捉虱子而烦恼。

  孩童时代,还有一件事印象很深,就是治蛔虫。讲起蛔虫,大多令小孩子害怕。小孩子乱吃东西,吃生冷的东西,喝冷水,就常常会肚子疼,就会长蛔虫,这时,大人们就会说“蛔虫在咬肚子了,以后还敢不敢乱吃东西”,吓得小孩子直哭。然后,大人们会去买来治蛔虫的药,大大的、像糖果一样一粒粒的。因为是甜的,小孩子爱吃。药见效后,蛔虫就不闹了,全都跑到茅坑里面。读小学时,学校还会发这种药,让我们当场吃下去。有些同学,因为药是甜的看起来像糖果,竟舍不得吃,偷偷藏起来拿回家。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害怕。还好,现在的孩子不用再像我们那样害怕蛔虫了。

  小时候,家里没有自来水,吃水要走很远的路到村里唯一的水井去挑水,因此,每家每户都备有一个水缸,装满可以吃它个三五天。因为水有限,洗澡时要临时去挑;洗衣服,就要到河里去洗了,很不方便。后来村里来了知青帮助修建了水塔,从山上引水下来吃,自来水通到每家每户,现在用起来非常方便,再也不用为挑水而苦恼了,我家的水桶因为长久没用都生锈了。

  从小生长在农村,没有新鲜事物的冲击,对一些事物往往是习以为常,并不觉得有怎样不对。比如,农村里门前屋后常常布满茅坑,猪圈家畜也常常挨着房子建在一起,家畜粪便往往不经处理就直接流经池塘,夏天一到,蚊蝇满天飞,恶臭弥漫着整个周围,挠得人不得安宁。

  后来,我读书到了县城,并考上大学,接触到外面世界的变化,感触很大。城市里街道干净整洁,人们爱护环境,讲究卫生,而一想到家里,眉头就皱了起来。所以,每次放假回家,我都会跟家人讲述外面的世界,告诉家人要讲究卫生,哪些不卫生,哪里要怎么做,并充分发挥了一回书生意气,对家里里外外都作了一番彻底改造的设想。可是,由于家里还供着我读书,负担大,这些设想也只能终究成了梦想。

  等到我,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正如火如荼。有一次,当我回家洗澡时,再一次饱受房间里阴暗潮湿既窄又黑蚊子多空气臭的痛苦,我向我爸提出了改造卫生间的建议,把屋后面的杂物间改造成卫生间,这样,比较宽敞也比较卫生。没想到,不久政府出资为村民改造卫生间,我的想法变成了现实,原本简陋的卫生间,竟然变成了宽敞明亮的卫生间,并且里面配备了冲水马桶、热水器、排气扇等,洗澡时再也不用忍受蚊虫的叮咬了。

  其实,我常年在外工作,只是偶尔回家,改造卫生间的想法,只是想让父母亲更讲卫生些,用得更方便些、舒服些。没想政府出资改建了,父母也转变观念,积极配合政府工作,他们也能够很快地适应社会发展的变化,真是值得庆幸的一件事。

  随着我家养猪越来越多,粪便排放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直接排到池塘,既污染了池塘,又污染了空气。于是,我爸就把粪便收集起来,晒干后作为小麦的有机肥施用,减少了粪便的排放与污染;后来,我爸听说牲畜的粪便可以用来制造沼气,便托人打听建造事宜,国家对农村建造沼气池给予补贴,我家的沼气池也顺利建了起来,既满足了我家用电用气需要,又减少了污染,环保又卫生。

  如今,我家的日子好过了,家人们也都讲起了卫生,既讲究个人的卫生,又关注环境保护问题,以自己的行动一步步改造了生活改善着家乡,创造着一个干净整洁卫生的和谐家园。

  农村卫生环境的改善、变迁大抵能反映着社会的变化、时代的发展,这就是改革开放40年带给我们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