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作家印象 > 正文

高薇:高军革命历史题材小说创作侧记

更新时间:2021-01-13 | 文章录入:jkz | 点击量:
·························································································

 ​高薇:浓浓红土情

——高军革命历史题材小说创作侧记

  在2020年《小说月刊》为高军开设单月沂蒙红色题材系列小说专栏后,从2021年第1期开始,《天池》杂志又开设高军以沂蒙山这片红土地为背景的革命历史题材小说专栏,每月推出2篇,全年将发表24篇。《天池》杂志也是享誉全国的知名文学刊物,平时要上篇稿子很费事,专栏稿要求更高,并且还限定是红色题材,这就更不容易。生长于沂蒙山区这片红土地上的高军,多年来对革命历史题材小说情有独钟,创作了大量这类作品。他描写孟良崮战役中许世友关心群众的小说《紫桑葚》,在2007年就被语文出版社编入全国通用小学课本《语文》(五年级上册),一直在十几个省(区)使用,为他带来巨大声誉,这一系列成绩的取得,是与他从小受到的影响和多年来坚持不懈的努力分不开的。

一、三部半书的红色启蒙

  高军小时候生活在孟良崮山下,七十多年前这里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孟良崮战役,他从小就是听着革命故事长大的。那时候他家后面住着一位善讲故事的老人,每到夜晚他就和小伙伴们去听老人讲故事,老人讲的最多的是革命历史题材长篇小说《儿女风尘记》,故事中小马一家的悲欢离合深深打动了他幼小的心灵,就在听老人讲述的过程中,他也激动地向父亲讨要书看。

  “你听的《儿女风尘记》是一本长篇小说。”父亲一边说着,一边踩着凳子从高墙的一个担板上取下几本书,父亲将书递到他手里说:“只有自己读书,才会知道更多的故事。”

  那几本书中就有《儿女风尘记》,另外还有《新儿女英雄传》《苦菜花》和一本缺少上册的《战斗的青春》(下)。这三部半书让他如获至宝,他从此开始磕磕绊绊读起小说来。那一年,他刚上小学三年级。

  晚上,昏暗的煤油灯下,他如饥似渴地读着那三部半书,不认识的字就问,用了几个月时间,他竟然将这三部半书啃完了。就是这些革命故事,在他面前燃起一束亮光,这亮光就像一粒种子,埋在了他幼小的心田里。从此,他爱上了革命历史题材的文学作品,见了这类书就找来阅读。

二、勤学苦读筑就飞翔梦想

  读中学后,他仍然时常沉浸于自己的梦想里,但那时看不到几本书。有一次他发现一位女同学有本《战斗的青春》(上),就激动得不得了。那时候男女同学都不说话,但他还是在回家路上鼓起勇气向女同学借书,书借到看完后实在不想还回去,还一次次与自己那本摆在一起,直到女同学向他索要时,才恋恋不舍地还给了人家。

  考上师范后,城里的新华书店让他大开眼界。他怀着一颗激动的心,每周都往新华书店跑好几趟。那时候学校管吃住,但周末伙房停伙,学校会把一天半的生活费六毛五分钱发给学生。高军离家远,周末很少回家,却也不舍得将六毛五分钱全花在吃饭上。他一般用五分钱买一个腌菜疙瘩,再花两三毛钱买块锅饼,一天半的吃饭问题就解决了,省下的钱攒几周就能买本书。像《红日》《铁道游击队》《红岩》《林海雪原》《暴风骤雨》《红旗谱》等长篇小说,都是在那时买的。有时书店来了新书,但兜里钱不够,高军就让售货员拿过来看,有一次他一周去了三次新华书店,为的是看一本自己买不起的新书,当他让售货员隔着柜台拿第三次时,售货员生气地一转身走了。

  师范毕业后高军被分配到重山公社(今属蒙阴县)当了一名老师,他的工资除留下点生活费外,全都用来买了书。他所工作的地方离公社驻地有四五里路,每到周末,他从不急着回家,而是先往相反方向的重山,到供销社的卖书门头看看是否有新书,然后才回家去。

  多年的勤学苦读让他拥有了丰富的知识和写作的才能,小时候的梦想在心里蠢蠢欲动,于是他开始拿起笔来,一篇篇作品写出来,但投稿后大多石沉大海。

三、坚守初心,作品遍地开花

  后来高军调到乡镇党委当了秘书,工作是非常忙碌的,但他忙里偷闲从没停止过买书读书,这期间他也一直坚持革命历史题材的文学创作,发表了《叫好》《相片》《绣花烟包》《石蛹》等。

  1999年初,他调到朱家里庄乡工作,后来这个乡与依汶乡合并为依汶镇。朱家里庄是一个有着光荣革命历史的村庄,战争年代有大批青年走上革命道路,沂南县地方上第一个党员朱寿年就是朱家里庄村人,朱寿年也是沂水县第一任中共县委书记。高军不放过任何走访挖掘红色历史文化的机会,因为他心里有一个红色文化情结。有一次他在采访中得知,自己妻子的伯父早年就牺牲在这里。妻子家离这里只有几十里路,多年来家人只知道他是烈士,却从不知他具体是怎么牺牲的。这次采访对高军触动很大,也激起他强烈的创作欲望。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在沂南发生的战斗不计其数,有多位高级别的领导干部在这里战斗生活过,人民军队和群众铸造了深厚的情谊,他觉得自己有责任担负起挖掘红色故事、传承红色文化的担子。在采访调查的同时,高军又翻阅了大量资料,开始着手创作系列红色小说《红荷包》等。这些小说一经发表,就引起强烈反响。特别是《紫桑葚》发表后,很快被《小小说选刊》《读者》选载,还被选入多种选本。

  俗话说天上不会掉馅饼,平日里他无论走到哪里,都带着笔记本和书,一有空闲就拿出书来读,一有感觉就马上记在本子上。如今,读书写作已经成为他的生活常态。

  2017年冬天,高军在济南上大学的女儿生病住进医院,当妻子陪护女儿的时候,他就在医院走廊和大厅里读书和构思小说。女儿住院一周的时间里,除晚上睡觉外,他就一直守在医院大厅走廊里,因为平时有大量积累,那几天里他在买来的一个笔记本上用圆珠笔完成了多篇小说草稿。后来,这些作品都发表在国内一些知名刊物上,有的还被翻译到国外。

  高军的红色小说主要有两类,一类描写在沂蒙山区战斗生活过的领导干部,一类写战争中沂蒙百姓的无私奉献。第二类中更独具特色的是写沂蒙红嫂的小说,他塑造了多个乳汁救伤员的红嫂形象,她们有的是用乳汁为伤员疗眼疾,有的是用乳汁治伤口,还有的用乳汁做药引子……汗水浇灌出累累果实,几十年来他勤奋写作,已经出版的10本小说集中收入了一百多篇红色小说。被《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读者》等选载的也有近百篇。

  这些红色小说为高军赢得声誉的同时,也给他带来巨大压力。创作这么多小说后,在内容和写法上再有所创新实在是难事,但他凭着坚定的信念和一往无前的追求精神,从别人忽略了的细微因素中挖掘,寻找独特和新鲜的细节,创作出一系列具有鲜明特色的红色小说作品。

  高军对沂蒙山的山山水水和一草一木,对这片充满无私奉献精神的红色圣土,有着一种极深的感情。从他笔下的每一篇沂蒙红色小说里,都可以读出一种坚定不移的信仰,以及深长而庄严的爱党、爱军、爱国之情。

   2021年1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