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讲演录 > 正文

朱建信在省作协纪念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座谈会的发言

更新时间:2012-05-25 | 文章录入:zdl | 点击量:
·························································································

  人民性:既是责任也是底线

 

  70年前,在中华民族最困难的时期,即抗日战争相持阶段,毛泽东发表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发表的讲话》,对党领导人民实现阶段性目标,完成民族解放大业,发挥了重要作用。时隔70年,尽管时代已经发生更迭,党和国家的任务与目标都发生了根本性改变,但《讲话》的意义,特别是一些基本原则和命题的真理性意义,并未随着历史的前进和时代的变迁而消失。

  我想谈一谈作家的人民立场和作品的人民性问题,用毛泽东的话说,就是站在什么立场上为什么人“服务”的问题,是我本人重读《讲话》后的一次再认识。

  文学是语言构建的艺术,是广义的文化、艺术中最重要的部分,在诸种艺术中具有核心地位。古今中外各国家、各民族的发展史,最有能力承载、传播优秀文化的文本形式,就是文学。大众,或者普通人相对全面、深刻地了解和认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认识客观世界和社会生活,并接受其影响,除了纯粹的知识读本,最重要的途径,就是以语言审美为基本特征的文学作品。

  任何事物的意义都在对象中产生。文学作品的生产源头是作家,产品的意义要在读者那里产生,读者就是大众,或者叫人民。人民是一个最广大的概念,作家是人民的组成部分,是人民中的一员。作家创作的好作品,就是既受人民欢迎,又能通过审美方式给人民以积极的精神影响的作品,这样的作品必定富有人民性。存在决定意识,意识反映存在。作家站在人民的行列里,生活、思考,用作品呈现、再现,并照亮现实。文学作品是一种意识形态,即使是一再宣称 “书写内心”、“呈现内心”的作家和诗人,也无法否认自己的作品是自己的意识对自己所处的现实世界的能动反映这一事实。作家诗人生活在人民的范畴里,这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在于作家是否自觉或不自觉地存在一种特权意识?“特权”不仅存在于权力阶层。所谓特权,就是别人所没有的能力,社会各阶层、行业的人,只要是做着别人不能做的工作,下意识中都会产生、存在一种特权意识,由于这种特权存在于下意识中,所以往往未被知晓。作家的特权意识在于普通群众不会创作作品,而自己可以创作,这样就有可能把自己放在普通群众之上。创作活动在本质上也是一种生产活动,生产活动都有目的性,就是产品要被用户接受,并取得用户的信任和信赖,要实现这一目的,生产的所有流程中都应充满责任意识。作家应该自觉地把普通人“不会创作”的这种特权,理解为一种普通人无法承担的责任,如是,作家就会自然而然地站在人民的立场上,用比普通人更深远的目光和更深刻的洞察力,透视、审视现实生活并做出判断,最终用富有人民性的作品揭示生活的本质,完成为人民服务的生产目的,也就是作品的意义的实现。

  作为文化的精粹,“文学从来都是语言现象,而不是观念现象”(纳博科夫语)。选择作家这一职业,就意味着对自己的作品所产生的效果负责。“文学用感性的方式把握世界”(黑格尔语)。这并是说文学作品中没有理性,而是文学作品用审美的、即感性的方式将理性寄寓其中,而理性的必定是富有责任的。除非少男少女锁在抽屉里的秘密日记,是留给自己的看的,此外任何一个写作者,作品只要拿出去发表,都会产生好的或不好的两种责任效果。所以作家无论口头上谈不谈责任,他所创作的以发表为目的的作品,责任都是一种客观存在。不能以审美方式为人民提供精神光照的作品,都不是富有人民性的作品,而没有人民性的作品,自然不会有影响力和生命力。

  作家属于知识分子范畴,在发达国家的思想领域和传统认识领域,知识分子是一个崇高的称号,有些科学家甚至都不能被定义为知识分子,因此才有“识分子是社会的良心”之说,而良心的体现则是崇高的责任感。

  历史是时间的绵延,是人类社会不断发展的一个持续过程。毛泽东的《讲话》,发表在特殊的历史时期。不过在以经济建设为主要特征的当下时代,仍然存在着两条战线,就是经济战线和文化战线。十七届六中全会更是把文化建设和文化功能提到了国家实力的高度。作家是文化战线的主力军。在商品经济条件下,文化的自生性和即时性属性,决定了一部分新生的文化形态并非先进文化,却因强大的商业推手而大行其道,这一现象理应引起作家足够的警觉和警惕。

  用语言构建的文学作品,是作家呈现、再现客观世界、现实生活,并使其更接近生活和人性本质的表达。充满善和美的作品,蕴含着崇高理想主义的作品,必定是具有人民性的作品。自觉地站在人民的立场上,努力创作富有人民性的作品,既是作家的责任义务,也是作家的道德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