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实力作家 > 正文

【耿立】对历史散文写作的一点想法

更新时间:2011-10-09 | 文章录入:admin | 点击量:
·························································································

 

耿 立

 

 

  在我的老家,在我为父亲上坟的时候,我看到在父亲堆积的坟左几十步的地方有一矮矮的石碑,石碑上镌着魏碑“义士哑孩”,已经漫漶,枯草与夕阳,鸟粪与污迹,透出一股苍哀破败。但细细追寻,却发现一个正史不载的令人悲慨的故事。

  那天晚上,我住在老家。乡村的夜黑得深透。本来这样的夜可以睡得安稳的,但是由于城市光的污染,我一直无法适应乡夜的深,在城里的住所失眠,在老家也是辗转。这座坐落在平原深处有年头的带有乡间神秘的老屋,墙角处有一些农具,杈耙扫帚或立或卧,还有一盘老石磨。在这座房屋里,我曾陪着父亲饮劣质的地瓜干酒,从父亲的口里曾听到过关于义士墓主人的一些细节。那是一个哑巴孩子毒杀日本人的故事。当时听了就听了,也许以为是父亲的絮絮酒话,也没往心里走。但在父亲去世多年,在父亲居住多年的老屋,我像呼吸到了历史的诡异的气息,那晚再也无法入睡。也许历史就如老屋,父亲去了,但老屋的墙与梁木,还有一些农具,还记忆着父亲的一些岁月。也许在那些土墙里,还有一些父亲的语音躲藏在某处,在某个适当的时候,我指的是比如父亲讲话时候的天气节气都具备,那些话就如录音,自己会回放。

  历史对于我来说,就像平原深处的这所老房子,具有难以抵御的诱惑与招引。房子老了,就如书老了,有一种陈实。房子散发的泥土的陈旧的土香,就如线装书发出的迷人的幽香,也如老屋里不知年代的八仙桌上的青花的茶壶与茶盅,那些青花里迷离的光,令后人沉醉。

首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