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 > 作家动态 > 正文

王方晨长篇小说《老实街》研讨会在北京举行

更新时间:2018-12-12 | 文章录入:jkz | 点击量:
·························································································

  12月7日,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山东省作家协会和作家出版社在北京联合召开王方晨最新长篇力作《老实街》研讨会。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敬泽,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何向阳,山东省作协主席黄发有,山东省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姬德君,济南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伊沛扬等出席会议并讲话。中国作协副主席张炜书面发言。研讨会由作家出版社总编辑黄宾堂主持,胡平、李一鸣、施战军、李朝全、汪政、李国平、胡军、李掖平、彭程、刘琼、王春林、乔叶、刘大先、杨庆祥、房伟、赵宁、聂梦等专家学者进行了精彩发言和点评。

  王方晨是文学鲁军中青年作家的重要代表,近30年来,一直怀着高度的热忱关注社会现实,笔耕不辍,之前曾出版长篇小说《老大》《公敌》《芬芳录》等。长篇新作《老实街》以北方老城济南为叙事背景,讲述了一条老街上悲欢离合的故事并以富有个性特色的文字进行了关照、呈现、追问与思考,结合地方人文精神与现实生活变迁,对中国传统文化现代性、未来性的探讨独运匠心,既富有现实意义又极具本土文化意蕴,透露着作者对人世万物通透平和的大爱,连接着对人生、命运的大感悟,寄寓了作家宏大的文化意愿。

  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副主席李敬泽在研讨会上说,《老实街》是一部值得探讨的、关于一个城市的文化、传统和现实生活的作品。深入探讨这部作品,不仅对王方晨的创作是有益的,对于山东文学,对于济南的文学,如何探索和确立自己的地方特性和文化品格,也是有利的。

  中国作协副主席张炜在书面讲话中指出,王方晨的创作取得了丰厚的成果,而且来到了更上层楼的某种节点,方晨文思敏锐,冲动多出手快,能够及时对客观世界做出心灵反映。他的《老实街》切近生活,深入细部,在表现人性与现实的对应和演化中,显示出新的触点及深刻意涵。

  何向阳指出,王方晨《老实街》虽然将笔墨由金乡转向老城济南,却依然秉承着文学的根性,写了济南在改革开放转型期这样的老街人物的生老病死、喜怒哀乐,他们的生存状态和人格养成,他们的精神追求和情感裂变。作品一反当下浮躁、表面化写作,体现出一种沉潜的态度、稳健的作风和明快的风貌。作品在一定程度上呈现了作者难得的纯真与练达。

  黄发有表示,王方晨的《老实街》写了现代化城市中的文化孤独,在中国都市文学的发展进程当中,有它独特的地位,是一种别开生面的城市书写。

        姬德君表示,《老实街》是一部生动丰富的现实主义精品力作,其最内在的思想主旨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创造性和创新性发展。希望本次对王方晨的创作实践的深入研讨,可以影响和带动更多的作家,自觉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艺术实践和文学创作,坚定文化自信、牢记使命担当,创作出一批有格调、有品位、政治性、思想性、艺术性俱佳的文学精品。

  伊沛扬表示,《老实街》从容不迫书写济南文化性格,写出了济南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内在血脉和神韵,是一张泉城济南的文化名片,丰富了济南城市文化的内涵。

  与会领导专家充分肯定了王方晨在《老实街》创作中的努力与创新,认为《老实街》再一次有力地印证了王方晨丰富多元的文学风格和旺盛充沛的写作实力,也为当下现实题材文学创作奉献了又一个经典的文本。

  胡平认为,王方晨考察古老伦理在现代化浪潮中掣肘的窘况,《老实街》味道独特,体现了难得的探索性和艺术个性。李一鸣评价,《老实街》有对传统文化失去的那种惆怅,有对传统文化深沉的反思,也有对焕发传统文化的期待,其中传达的哲学意味很深。施战军认为,《老实街》是王方晨的创作走向了一个更广大、更高远、更杰出境界的标志。

  汪政评价,《老实街》改变了以往常见的有关拆迁的叙事方向,转向对人心理、人性和文化的书写。作品在揭示了中国城乡空间和景观巨变这一现实之不可逆后写出了老实街居民的接受,作品最后“大宴”的设计很有深意,作者以此提供了一种文学的接受形式。作品展示了老实街居民怎样处理生与死、爱与恨、人和神等关系,为人们提供了一副不可多得的全景式的风俗文图画。李国平评价,《老实街》吸纳了散文体的优长,行云流水之处又可以读出来一点点匠心,言不尽意之外又有某种意味深长,可以读出来王方晨对中国传统小说的那种美学承传。李掖平认为王方晨的《老实街》给当下的文学写作,甚至对整个文坛提供了一种个性的、新鲜的经验。作品摆脱了一写都市就急躁、繁华、紧张对峙的慌乱感,在很多地方进行了留白处理,无形中引领读者进入其叙述结构里边,使读者得以搭建一个新的属于自己的对小说故事的理解。

  李朝全认为,《老实街》谈老实、宽厚这个话题,就是谈传统文化的话题,文化传统实际上是这部小说的主角所在。胡军认为,老实街是一个人性的演示场,好像一颗璀璨的宝石,不同的角度呈现出不同的色彩。彭程认为,《老实街》辨识度非常高,特色很浓郁,既传承了传统的美学、传统的表现手法,同时又有所创新,是一部不同于别人的具有新鲜品质的作品。刘琼认为,《老实街》戏剧性很强,人物命运的神秘和人物建构多异性,有很强的现实性质在里面。王春林认为,《老实街》是一部带有明显的自我颠覆与解构色彩、色彩非常鲜明的反市井小说,又可以被看作是一种对中国文化传统的挽歌式书写。

  乔叶评价,《老实街》像风吹过花枝一样,摇曳得非常漂亮,也像齐白石的画一样,墨的干枯、浓淡很有韵致,读起来很有老劲,又有很青春的感觉,所以是非常丰富的文本。杨庆祥认为,《老实街》对当下的现实书写提供了一个补充,作家通过记录个人的观察、个人的美学,建立起来对现实的关照,这种关照的方式,以宿命论的美学方式完成了一种文化辩证法。刘大先评价《老实街》在意象形成当中,有一种含蓄不尽的余味。通过老实街意象的塑造,在重建一种记忆,书写一种文化记忆,一方面包含着某种修复性的怀旧,也包含着反思性的怀旧在里边。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个小说确实是一个别具一格的文本。房伟认为,《老实街》通过写文化的味道,写出了中国文化、中国的传统在现代的遭遇,写出了高度的象征性和隐喻性,中国式的文学语言为写作者提供了借鉴。聂梦评价,《老实街》实现了与人物共情和与阅读者共情,进而与变迁中人们的生活形态,与世事、民俗、文化、伦理传统,乃至与时代共情,体现了作家的写作观和格局。

  《人民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青年报》《中华读书报》《文艺报》《中国文化报》《人民政协报》《新闻出版广电报》《济南日报》、新浪网、凤凰网、中国新闻网、中国作家网、舜网等媒体出席了研讨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