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作家印象 > 正文

三月雪飘香

更新时间:2014-03-27 | 文章录入:bjz | 点击量:
·························································································

 燕台石

近日整理资料,在书柜中发现萧平师赠送我的《三月雪》,扉页上写有两行清瘦劲拔的钢笔字:“新华校友雅正  萧平  2007.12.5”。这是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百年百部中国儿童经典书系》(20071月第一版)中的一本,封面书名下装帧一幅山水画,淡淡的远山与两株傲然挺立、如伞似盖的大树。这两株大树大概就是吾师描写过的“三月雪”吧?

眼下虽春寒料峭,但很快就要到“三月雪”开花的季节了,吾师您还回乳山瑞木山故里赏花吗?

吾师是一位颇有名气的文学大家,他的文学作品深深影响着他的学生和上世纪50年代以来的几代人。

记得1978年入学时他是烟台师专中文系的主任,50岁刚露头,1.8的个子,在我们这些入学不久的学生面前,确有鹤立鸡群的感觉。他人虽长得挺拔魁梧、极有风度,走路却慢慢腾腾、讲话轻声细语,两眼炯炯有神,但绝不盛气凌人。他讲课时背着双手,上身笔直,目视前方,委婉低沉。他极少看讲义、也极少在黑板上写字,只管一口气讲下去。但他的课总是大受欢迎,他从不批评学生,也不记得他考过学生。我们那批学生,文革前“老三届”很多,年龄大、阅历丰富,不大好教,大概是他的声望和多才多艺镇住了我们。

他的文学作品《海滨的孩子》、《三月雪》,在我们上学时已经蜚声中外,大家风度尽显。据说他的美学、京剧都很有研究,俄语造诣也很深。“雍雍穆穆,风人咏之。”宋玉有《风赋》,将风分为“大王之雄风”与“庶人之雌风”,很是深刻,风是有等级的。面对吾师王者之风熏熏,莘莘学生莫不闻风而起。每每有学生缠着要他讲写作秘诀,但他总是讲作家不是学校培养出来的,是时代造就的,成为一个作家需要生活的经历、生活的磨难。绝不摆什么大作家的架子,大谈什么创作秘籍、成功经验。

认认真真读书,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是他的一贯倡导,没有什么捷径可以走。当时他工作和社会活动很忙,可他对学生们有求必应,参加学生文学社的活动,阅评同学们的习作,解读经典作品,还亲自为学生创办的油印文学刊物《贝壳》的撰文。他的得意门生张炜还专门写了一篇《〈贝壳〉的由来》的文章来回忆此事。萧平师就像一棵参天大树,卓然挺立,以作家与学者交融的翩翩风度,吸引着中文系的学生成为他的粉丝偶像。张炜、矫健等人的文学才华在校期间就受到他的赏识器重,呵护宠爱,悉心栽培。而他们也不负师望,雏凤清于老凤声,毕业不久就成为我省文学创作的领军人物。1979萧平老师的《墓场与鲜花》率先获奖,1982年、1984年张炜和矫健各两次获奖,师徒三人五次获得全国大奖,作为一个师范专科学校,这样的创作成就至今在全国高等院校中罕有。他因此被鲁东大学建校80校庆期间评为“鲁东大学八大名师”之一是当之无愧的。

吾师是一位倾心教育事业的教育家,文学创作只是他的业余爱好,而教育才是他真正的职业和事业。

吾师的文学创作与其他著名作家相比数量算不上多,甚至有些少,原因在于文学创作只是吾师的兴趣爱好,教书育人则是他最钟爱的事业,他把一生大部分精力和心血都投入到教育事业上。从19717月到校,到199112月离休,在长达20余年的时间里,他对学校的贡献和牺牲,至今令全校师生难以忘怀。19831月他出任烟台师专校长,1984年烟台师专由专科升格为本科院校,更名为烟台师范学院,他于19851月出任第一任烟台师范学院院长。在他看来,办学最重要的是两件事:一是师资,二是设备。设备要有房子放,盖房子就要有土地,所以师资和土地就是他在任期内全力解决的两件事。

原来的烟台师专,在烟台市南郊的农村里,狭窄偏僻,甚至荒凉,占地不过200多亩,在校学生只有1000多人。学校要发展,急需拓展必要的空间和面积。当时学校北边正在扩建烟台市酱油厂,他反复找市委、市政府领导做工作,要求将该厂所占土地划归学校使用,而当时的酱油厂扩建工程已完成三通一平,企业和有关方面坚决不同意。据当时参加过市里研究的老同志回忆,为此事市委常委会开过几次会,每次都吵得开不下去,当时分管文教工作的李殿魁副书记据理力争,最后由时任市委书记王济夫拍板,才尘埃落定,烟台市酱油厂整体搬迁烟台市西郊宫家岛重新建设,学校由南区扩展到北区黄金顶下,占地面积达到995亩,在校生很快达到3000多人。这是第一件。

第二件是学校出资,选拔180多名年轻教师到国内名校进行研究生培养。这件事在今天看来,好像不值得一提,因为在今天的烟台市几所大学,招收教师条件已经是“211”大学的博士了,研究生根本进不去。但是,我们对人和事的评价,不能脱离时代背景,当时烟台师院的教师队伍状况是, 400多名教师中大多为本科毕业,研究生寥寥无几,而社会上高学历人才又极度紧张,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动手培养人才就显得十分重要而紧迫。学校一次投资百万元,连续三年累计安排180多名青年教师脱产进修学习,几近全体教师的半数,反对的声音和各方压力都很大,做出这样的决策是很不容易的,既需要高瞻远瞩的智慧,也需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和魄力。事实证明,鲁东大学今天的发展,与烟台师院期间培养的180多名研究生是密切相关的,他们后来以至现在都在教学或管理岗位上发挥着骨干作用。

萧平师任院长期间,是师生共认的烟台师院发展最快时期之一。烟台师院顺利完成了由专科到本科的跃升,而老师文学创作几乎停止,从19831987年任职期间,他竟无一篇作品发表,直到离休前的19914月才有中篇小说《拉拉环》问世。要知道吾师那时正是创作的盛年期,以他的能力和水平,如果拿出精力再出几部有影响的作品是毋容置疑的。无怪后来有人评价他在任期间:治校有方,创作留憾。但他从未讲过一句怨言,发过一次牢骚。我曾对他说,学校这些年的发展与您为学校打下的坚实基础分不开的,他却说,那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全校师生共同努力的结果。话语谦谦,一片真情。

吾师是一个具有大爱情怀的人,他挚爱胶东这片土地和人民,并为之奉献自己的一切。

生活是文学创作的源泉。他的作品积极挖掘反应胶东人的情感和生活,真实记述胶东人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他的作品长期被归入儿童文学,我怎么看都难以和儿童的天真单纯联系在一起。我不是文学圈中的人,没有资格评论吾师的文学作品,但我作为一个读者,始终为他作品中一以贯之的至真、至善、至美所感动,《海滨的孩子》、《三月雪》、《玉姑山下的故事》、《除夕》等作品中的人和事,就像我身边的人与事一样,他们就是我的老乡、同学、邻居和亲人,与我共同生活在一起,并滋润着我的心灵、感动着我的世界、激励着我不断前行。萧平师晚年被评为“烟台十大文化名人”,他始终高度关注胶东的一切,尤其高度关注胶东的文化建设。他认为发展文化,不能局限在文学、艺术等狭隘空间,“市民是一座城市的主人,他们的文明素质是城市文化的重要体现。”他关注烟台应该“拥有自己的城市形象标志物和宣传语”,他给新闻单位写信,大声呼吁要使烟台的精神核心、文化内涵和天赋形胜等城市禀性得以实化,化无形为有形、变抽象为具象。其情殷殷,其意切切。

现实生活中,他待人真情厚道的君子风度,常常让人感动不已。2004年组织安排我回到母校工作,老师已经退休多年了。老师先后两次将他新的作品集题名赠送给我。我也想写点东西回赠老师,并请指点一二。后来除了送过一套研究文集给老师外,一直没有写出什么像样的东西拿给老师看。春节前我出版了《燕台随笔》,本想呈送吾师,但老师已病重入院,竟一病不起、撒手人寰,至今深感愧疚。2007420,我的同学、山东省作协主席张炜牵头举办“纪念萧平文学创作五十周年报告会”,我国著名作家、吾师好友王蒙先生特意到场祝贺。我原来答应参加报告会,但因公临时外出,仅发了一条短信表示祝贺。回校后向老师表示歉意,但老师并无责怪之意,反而嘱咐一切要以工作为重,竟使我一时语塞。

我们77级、78级学生与萧平师,不知什么原因,竟然有一种说不清的深厚感情,但并非因为他曾亲自为我们授课。2012年是恢复高考35周年,为纪念这一历史事件,学校决定举行一次活动,并由黄海数字出版社出版纪念文集《难忘的一天》,由我担任主编,在文稿编写过程中,我请担任本书副主编的李世慧校友登门商请已86岁高龄的萧平师为该书写几句话,未想到的是很快就得到他亲笔写来的《春雷》一文,他把1977年冬恢复高考比喻为振聋发聩、万物复苏的“春雷”。看着吾师笔力苍劲的短文,我们找到了他与77级、78级校友特殊感情的答案,因为我们是“文革”后恢复高考走进校门的第一批大学生啊,他对我们这批学生寄予了深切的厚望。我们感动万分,立即决定将短文作为本书的序言和手书影印件一并放在卷首。

吾师最后10年是与小他30岁的妻子王丽晶共同度过的,妻子悉心照料大大提高了他晚年生活质量。吾师多次表达:我能有现在这样的身体、这样的精神状态,亏了小王!师母则亲口对我讲,她从小就看吾师的作品,特别是当年热播的《三月雪》广播剧,她连续听了许多遍,感动极深,仰慕日久,后来天赐良缘让他们相遇,并幸福结合到一起,可以算是一部作品结奇缘,平静(晶)共赏“三月雪”吧。妻子晚年陪着吾师到过全国许多地方。最值得一提的是20114月中旬,二人专程回故里乳山瑞木山村,看望吾师书中描写过的“三月雪”树。正值树花盛开,洁白如雪,香飘数里。二人在树下徘徊良久,又与乡亲合影留念,吾师特别嘱咐乡亲:四月雪树(即书中的三月雪。学名流苏树,别名四月雪、油根子等)一定要好好保护,盼望这棵树能成为家乡的旅游景点。这是不是吾师早有预感、富有深意的一次告别之旅呢?不得而知。

杜甫诗云:摇落深知宋玉悲,风流儒雅亦吾师。我手捧《三月雪》,想起校友张新起在外地发来的短信:沉静超逸,宗师一代;萧萧平平,三月雪在。诚如斯言。四月马上就到了,乳山瑞木山挺立的“三月雪”又将繁花似雪、香飘四野了,它一定在翘首期盼远行的主人归来。

2014223下午1430分,萧平师已启程远行,享年89岁。睹书思故人,三月雪飘香,仅以此文遥祭吾师一路走好! 

(作者燕台石,本名柳新华,鲁东大学副校长、教授、硕士生导师,以燕台石、辛华等笔名发表大量散文、随笔和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