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作品评论 > 正文

顾玮:评张伯存《青灯的趣味》

更新时间:2017-07-11 | 文章录入:wsl | 点击量:
·························································································

  穿越书香的趣味

  ——评张伯存《青灯的趣味》

  顾玮

  《青灯的趣味》是枣庄学院张伯存教授历年“性情文章”的结集,属于地道的文化随笔,既有思想内核、人文精神,又文采斐然,笔法圆融。收录于本书的27篇随笔,篇幅长短不一,内容多集中于文人情怀,文人个案(周氏兄弟、张爱玲、张中行、黄裳、董桥等)——近现代作家文人的文化传统及精神领域并上溯至东坡山谷、晚明文人。其中不少篇什发表在《读书》、《书屋》、《书城》等文化杂志上,这些学术研究之外的活泼文字“古香袭人”,透露出强烈的“学者的文人气质”,具有儒雅、散淡的中和之美。

  作者学殖深厚,长年专业的现当代文学和文化研究,使其具备了宏阔的学术视野,在研究之余,他颇为留意文学史中的潜流和暗河,对作家们的书札、日记、谈话、回忆录等情有独钟。近年来,作者系统阅读了知堂文集、《世说新语》、苏黄题跋、晚明散文,正是大量“闲书”的涉猎,让他的随笔自由穿越于书香弥漫的学人的书房、客厅、庭院,从他们的饮食起居、生活嗜好、处世交友、读书写作、文物收藏、感情纠葛中,涉入他们的精神世界,品出文化人的趣味。进而,透过他们的趣味,对生成趣味的文化场域、人际环境以及漫漶出来的精神气息进行解读,引申出或厚重沉实、或趣味盎然的话题,让读者看到人心、人性、人情的景深。

  与面目严肃的学术论文不同的是,作者以诗性的日常语言谈天说地,将大量的文人轶事有序编织于一篇篇散文中,张弛有度,左右逢源,跌宕生姿。那些文化人熟稔的事物在他笔下被赋予了新的生命。如毛笔是“携带着文化基因和生命情热的小小竹管”;尺牍“是了解人物生平事迹、思想情感的第一手材料”;书房外的树木是充满生命绿意、人间情谊,“能给作家学者带来灵感与福气的文化之树”;连最俗的入口之物,也与满载故国之思、故乡之情的乡愁联系在一起,给人一种“纸上得来味更长”的审美、文化上的享受。作家们的舌尖嗜好、尺牍交往、印章纸笺、古砖收藏等生活细节,随便一处牵引出来,便可生发一段文坛佳话、历史掌故,品味出一番文人趣味,“传达出历史褶皱深处的一种文化幽情”。

  张伯存对鲁迅、周作人、张爱玲等文化名人着墨最多。但他避开了对周氏兄弟作品的品鉴,兴味盎然地流连于二人的文化嗜好。一道点心,一枚印章,一页纸笺,一块古砖,透露了周氏兄弟在“心性气质、文化品格、人格构成和思辨眼光”方面的差异。对张爱玲,则是审美层面的言说。面对张爱玲自传文字《异乡记》的一个段落,作者写道:“这一章写得最传神感人,不动声色地描绘着所见风景,敏锐的眼睛像摄像机一样缓缓移动着,或者推远、拉近,或者长时间地一动不动聚焦某个景点,观看主体基本不出现,但貌似客观的写景处处是写情,风景即心境,是孤独心境的投影、外化,这外在对应物,我们应该能感受到主体的孤独、寂寞、煎熬、思念、无望。”这段感悟式的“印象主义批评”,把作家、作品、世界、读者有机地纳入其中,研究功力和艺术感觉同时体现,文化随笔与学术研究汇流,属于个性化的文化批评美文。

  在当今的学术考评体制下,许多高校教师被机械、重复的“科研”所绑架,许多教学科研人员“寄生”于“科研成果”中,既靠它安身立命,又倍受其折磨。约定俗成的规范必须遵守,只能舍弃与生俱来的趣味,按照统一要求生产出“学术成品”。久而久之,置身学术领域的学人被学术异化,本该趣味盎然的学术被学界氛围异化,以指导和引领读者阅读趣味和激发作家创作热情的文学研究被功利考量异化,进而连提升和活化人类心灵的文学也被各种“研究成果”异化……许多学术论文和研究成果读来味同嚼蜡、面目可憎,因为其中只有冷漠的理性分析,学术术语的狂轰乱炸,却鲜有研究者的性情流露和生命表达。如果在最有诗意的文学研究中,看不到研究者对文字、形象的敏锐感觉,对生活的鲜活感受,对文化的饱满热情,这岂不是偏离了文学研究的宗旨?我们盼望着有更多的学人走出藩篱,突破范式,回归趣味,生发诗意,在书香中穿越,写出既掷地有声又赏心悦目的性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