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讲演录 > 正文

张嶔在省作协纪念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更新时间:2012-05-25 | 文章录入:wsl | 点击量:
·························································································

《讲话》精神与时常新

 

  作为一个80后的年轻作家,我不过是一个刚上路的初学者,参加今天的活动,主要是抱着学习的态度来的。我只能从一个年轻作者自己的成长体会出发,去谈一谈对于《讲话》精神的体会。

  中国大陆35岁以下的年轻人,平时里说到的最多的汉语词汇是什么?曾经有一位台湾语言学家统计过,得出的结果是一个词——过时。因为即使在日常生活中,年轻人最关心的事情,就是自己是否跟紧了潮流,比如穿的衣服是不是过时了,听的流行歌曲是不是过时了,崇拜的偶像明星是不是过时了。在年轻人的眼里,时代在改变,一切都在改变,流行时尚会变,生活观念会变,创作观念也会变。放在年轻作家们的身上,好多人在进行文学创作尝试的时候,首先想的,也同样是自己的作品会不会过时。于是,在网络文学兴起时 ,就有了诸多标新立异的作品,各种以新语言新观念为噱头的流行作品,也因此捧红了一些人,造出了一些新星。因为这些新作品新文学明星,许多年轻的文学创作者们,也因此有了一个概念:过去的文学观念和文学原则,都是过时了的。我们这一代人写作,不需要有前人的教诲,因为那只是拖累我们前进的负担。包括我个人,在一段时间里,也曾经这样以为过。

  同样的原因,对于《讲话》精神,在年轻作者,特别是80后年轻作者成长的每一个阶段里,对于它的感受和态度,也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我,十岁的时候,问我《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我想到的会是1992年中央电视台那台别开生面的纪念晚会,想到的会是牛群冯巩在晚会上的相声,郭达蔡明朱世慧的小品。十八岁的时候,再问同一个问题,我想到的会是大段大段政治题中的讲义,是政治考试的答案。然而,当我们走上文学道路后,相当多的年轻作者,对于《讲话》,都经历过一个从叛逆到回归的过程,初步接触文学创作时,适逢网络时代肇兴,在日新月异的网络文学发展潮流中,大家总以新奇怪来标榜,总是在自诩个人拥有了全新的文学理念,总觉得前人的经典,在新的时代下,会被扔进历史的垃圾箱。转眼间,距网络文学初兴,已经过去了十几年的时光,十几年里文学新星一茬茬地出现,又一茬茬地凋零,当年那些口出狂言,要把传统文学扔进历史垃圾箱的轻狂少年们,绝大多数,都已经被扔进了历史的垃圾箱,在这场大浪淘沙的文学潮流中,依然能够勇敢前行到今天的年轻人,必须承认,都是正在理解,并且继续理解《讲话》精神的人,无论他们自己承认与否,事实正是如此。

  因为对于作家来讲,《讲话》其实是讲的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文艺为群众服务,怎样为群众服务。就像在历史的演变中,社会的事态万千都会发生变化,唯独不变的是历史的法则一样,毛泽东的《讲话》精神,也是一个恒久不变的法则。比如我们商业化的写作,要考虑市场,但支撑起读者市场的,却恰恰是我们所熟悉的人民群众。我们的作品只有得到欢迎,才有生命力,但是得到欢迎,却不意味着要抛下文学的责任,我们都把文学比作精神食粮,但是如果为了迎合某些受众群体的胃口,一味地以颓废的主题思想和不健康的价值观标榜,那么这样的作品,就不是精神食粮,而是毒大米苏丹红。十几年网络文学的发展已经证明,所有造毒大米苏丹红的作者,无论他们曾经怎样火过,今天却已经淡出了文学创作者的范畴。而《讲话》的法则,用事实证明了它的正确,可以说,对于它的理解,恰是考评年轻作者成熟程度的标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