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作家访谈 > 正文

赵德发:传统文化的文学书写

更新时间:2014-03-19 | 文章录入:bjz | 点击量:
·························································································

        

          315日,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知名作家赵德发携代表作《双手合十》《君子梦》《乾道坤道》及新作《白老虎》做客山东商报·晓媛悦读会。
   作为一名著名实力派作家,赵德发多年来致力于将中国的传统文化融入原创小说的创作,用作品展示其存在形态,并取得了相当的成就,引起了广泛关注,甚至出现了以其创作风格为标杆的赵德发现象。悦读会上,赵德发与读者共享了自己的阅读趣事、创作体会,共话传统文化及文学写作。

    张晓媛:赵老师您好,今天下午您在泉城路新华书店签售了安徽文艺出版社为你打造的《双手合十》、《君子梦》新版,这两本书加上另一本《乾道坤道》,用三部长篇小说全面表现儒、释、道文化,在中国文坛独树一帜。为何有这样一个创作规划?

         赵德发:因为我想用长篇小说表现中华文化基因的存在形态。中华民族有一套独特的文化基因,它体现了文化积累,彰显着文明印记,绵长而复杂。如果说,生物的DNA是双螺旋结构,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则是由多条文化线索拧成的长绳。两千多年来,儒、释、道这三条线索紧绞密缠,影响深远。这条长绳,优在何处,劣在何处?到了今天,它是怎样的存在形态?在实现中华民族文化复兴的进程中,它有什么样的地位和功用?我用我的长篇小说做了些探索。
        
张晓媛:《君子梦》的书名很有意味,当初如何构想的?
     赵德发:这个书名有两个点,一个是君子,一个是梦。君子是一代代中国人推崇的有德者,是做人的标杆,是道德制高点。与君子相对的是无德者小人。这一对概念联系着天理人欲、善恶、义利,成为中国古代思想史的一条主线。去年余秋雨先生在第七届黄帝文化国际论坛上说,中国梦就是君子梦,这是有一定道理的。当然也要看到,想让人人都做君子,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当代》杂志发表我这部作品时,我写了一篇创作谈,题为《永远的君子永远的梦》。

张晓媛:许正芝在《君子梦》中是一个重要人物,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您在这个人物身上寄予了什么样的思考?

赵德发:许正芝就是一个君子的形象。他虽然考了几十年,连个秀才也没考上,儒家理念却成为他为人做事的圭臬。他敦善行而不怠,不只是自己做君子,还想把全族人都调教成君子。他用的办法也很奇特:每当族人作恶,他就要在脸上烙出疤痕以记耻。他的努力起了一定效果,但最后还是没能实现抱负。看到他的悲壮结局,我们不能不意识到,治理社会,改良人心,还是要德法并重。
    张晓媛:《双手合十》是内地第一部反映当代汉传佛教的长篇小说,表现这个领域有相当的难度,您是怎样克服这些困难的?
    赵德发:主要靠两条:一是扎扎实实的读书,二是深入细致的采访。有关的书籍,我读了上百本,做了大量笔记。我走了全国几十座寺院,在多座寺院住过,结交了许多僧人,了解了他们的宗教生活与所思所想。当然,要写好这部书,还要认真思考,从宗教人类学、社会学的高度来认识宗教现象及其意义。另外,作家可以不是教徒,但一定要拥有悲悯情怀。你要思考,人世间为何有这么多的苦难?人类为何在整体向善的同时又有着那么多的恶行?人类在宇宙结构中居什么地位?可贵在哪里,可怜在哪里?怎样提升自己?等等,要通过作品,做出一些回答。
  张晓媛:您还有一部《乾道坤道》,请谈谈这部作品的创作经过好吗?
     赵德发:这是表现当代道教文化的长篇小说。我写出《双手合十》后,一位道士朋友看了很赞赏,建议我再写一写道教,于是我又转向那个领域,读书,采访,构思,用两三年时间完成了创作。这部书主人公是有原型的,他曾留学美国,经历很有传奇色彩。当然,我只是将他作为原型,虚构的内容也很多。在这部书中,我将科学与宗教放在一起考量,体现了我的诸多思考。

张晓媛:您用三部书对儒释道文化进行了大规模的文学书写,哪些人的作品对写作产生了影响?
     赵德发:有好多好多,但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南怀瑾先生的著作。他打通儒释道三家,并且真修实证,我对他非常敬仰。因此,他逝世时我写了三首五绝表达悼念之意,其一:今夜望蟾宫,清辉大不同。桂边添羽客,世上少南公。其二:不上莲花座,袈裟亦未披。著书为舍利,三界竟称奇。其三:别裁孔庙风,孟府水旁通。绝学凭君继,九州文脉同。
  张晓媛:近年来,有一个重要信号,就是要重视传统文化。您是怎么理解的?
  赵德发:优秀的传统文化需要传承发扬,中华文化基因需要提纯复壮,中华民族需要一场伟大的文化复兴,以应对新世纪的际遇与挑战。
  张晓媛:您最近还出版了一本纪实文学《白老虎》,是什么原因促使你由虚构转向非虚构?
  赵德发:是我偶尔结识了一个人,才有了这部作品。这人在大蒜行业很有名,被人称为蒜神,现在还在盐城坐牢。通过他的讲述和我的采访,我了解了大蒜行业现货、期货交易中的许多情况,对三农问题、商业秩序以及世道人心有了许多思考,于是就写出了这部纪实文学。
  张晓媛:能谈谈下一步的创作计划吗?
  赵德发:下一步,我还是要回到长篇小说创作。一部新书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即将开笔。上个月我去北京开会时,将构思讲给著名出版家安波舜先生听,他给予思想超前、小说新奇的评价,订购了此书的出版权与影视改编权。

  现场声音
  
  
马兵(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山东省作协特约评论家)
   很高兴在这个春光明媚的日子和赵德发老师聊聊传统文化的文学书写。赵德发老师是我们山东大学首届作家班的班长,他一直致力于对传统文化的书写,他的书探讨了传统文化的根源性的文化基因,在全国也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非常高兴有机会能和赵德发老师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怀着相当期待的心情来听这场对谈。

丛新强(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社科院博士后)
    很喜欢赵老师的作品,有独特性。从文学史的角度说,赵老师比较敏锐的涉足这个创作领域。有些宗教写作的作家,教义和人物形象比较生硬,两张皮,不是文学。文学还是要靠形象和艺术来打动人的。赵老师把宗教精神内化到人物身上,不突兀,这是一个很大的贡献。文化复兴和中国梦的实现中,传统文化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
  林蕙(山东文艺出版社编审,《白老虎》责编)
  很幸运地担任了赵德发老师新近出版的长篇纪实文学《白老虎》的责任编 辑,因为一遍一遍的校样,切磋封面设计等细节,所以比读者们更近水楼台地感受到作家与文字的魅力。他并不仅仅满足于展示商战的风云,而是一如既往地保持了他出道以来立足于泥土的朴素与真诚,更因为这些年他致力于宗教题材小说的创作,研读了大量宗教典籍,且深入寺院体验生活,在他的思想深处中注入了浓厚的悲悯情怀,更重要的价值是字里行间渗透了作家很多人性的思考、包容和关怀。

       史建国(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师)
    赵老师每部作品我都读过,是野心很大的作家。他写作很有计划,写作轨迹你很难预料。从早年的农村题材到宗教文化领域,在当代作家当中,关注宗教题材而且能写得这么好的作家非常少见。收到《白老虎》时我也很吃惊,怎么又转型报告文学了。当写作变得越来越容易,创新变得越来越难。赵老师的下一步创作计划又完全出乎我们的预料。期待看到更多创新的作品。

  读者互动


  读者:您喜欢哪些古典名著?  
  
赵德发:古典小说对我的写作起了潜移默化的作用,比如说情节设置方面。《红楼梦》等几大名著都喜欢,《老残游记》等。
  读者:我是从山东师范大学赶过来的,正在写关于您的论文。民俗文化等因素对于传统文化的意义在哪里?
  赵德发:传统文化的内容非常宽泛,除了诸子百家、经史子集,还有古典诗词、武术、民俗等。这些最能体现民族的人文意识和文化积累,很有内涵。写到作品中起到一些很特殊的效果。必须赋予它意义,一味展示不行,更不能制造伪民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