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讲演录 > 正文

李掖平在省作协纪念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更新时间:2012-05-25 | 文章录入:wsl | 点击量:
·························································································

毛泽东“继承与创新”文艺思想的当下意义

——从《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谈起

 

  在七十年前的延安文艺座谈会上,面对当时延安文艺界较为封闭的接受现状,毛泽东从时代战略家的高度谈到了关于文艺的继承与创新的一些问题:“我们必须继承一切优秀的文学遗产,批判地吸收其中一切有益的东西,作为我们从此时此地的人民生活中的文学艺术原料创造作品时的借鉴……所以我们决不可拒绝继承和借鉴古人和外国人,那怕是封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东西。”这种全面“拿来”的勇气和魄力显示了他对待古今中外优秀文化遗产的开放情怀。但毛泽东不满足于文艺创作仅仅停留在继承和借鉴的层面上,他进一步指出:“但是继承和借鉴决不可以变成替代自己的创造,这是决不能替代的。文学艺术中对于古人和外国人的毫无批判的硬搬和模仿,乃是最没有出息的最害人的文学教条主义和艺术教条主义。”这就从辩证的角度论证了继承与创新之间的相承关系,并使之发展成为毛泽东文艺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

  毛泽东1942年关于继承与创新问题的总结,延续着他之前在《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新民主主义论》等文献中的重要思考,并有力地推动关于这个命题的论述进一步走向成熟,如建国后的“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和“百花齐放,推陈出新”就是这一论述的精要概括。这些关于继承与创新的有关论述虽然有着特定时代语境的催生作用,甚至在具体落实中受到“左倾”思想的干扰而使得其理论预设难以得到真正实现,但并不影响其理论价值的重要意义和指导效能,一直被尊为中国文艺创作的重要指导原则。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关于继承与创新的论述,既包含着毛泽东对“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重要反省,又带有对陕甘宁边区文艺创作现状的应对性思考。“五四”新文化运动是一场在现代西学影响下的思想文艺革新运动,它偏重于借鉴西方先进的思想文化以变革现代中国破败落后的社会现实,以启蒙国民麻木愚昧的精神和心灵。文学研究会注重人生写实的个性批判话语和创造社狂飙突进的浪漫主义精神,都彰显出现代知识分子“化大众”的积极努力。但在借鉴西学的急近功利心态驱使下,作家们常常来不及消化异域的先进资源而陷入粗糙模仿的创作陷阱,李金发象征诗的艰涩难懂和早期话剧的欧化做派已经显现出这一征候。在1940年代民族危机日趋严重的救亡语境中,毛泽东同志再谈继承与创新的问题显然别有深意,这既是对“五四”新文化“去传统化”倾向的深度反思,又是为解决边区相对芜杂的文艺创作状况而做出的努力。在一场以底层民众为主体的民族革命战争中,知识分子需要以民族色彩鲜明的文艺创作来鼓动民众的救亡热情,需要倚重凝聚在传统文化中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以达到大众化的文艺宣传目的。因此,毛泽东提出的重新审视和借鉴消化古今中外的文化遗产、在继承中寻求创新的理论策略,便显得切实可行,极大地契合了时代的需求。

  凝聚在《讲话》中的继承与创新精神在之后相当长的时代语境里依然发挥着重要的指导作用。延安的秧歌剧运动就是一场秉承《讲话》精神而对旧秧歌加以借鉴改造的文艺革新运动,并在解放战争期间向其他解放区推广普及,有力地配合了民族救亡和阶级翻身的时代主题;建国后文艺创作中的新古典主义倾向以及革命的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原则,都显示出当代文艺借鉴和继承传统和西方优秀文化遗产的审美脉动与价值旨归;1956年提出的“双百”方针也反映出党和国家对待中外文艺作品的宽容心态和多元视野,有力地促进了学术文化事业沿着更加宽广的道路不断前行,鼓励着文艺工作者和学术研究者在借鉴和继承的基础上不断创新……正是在这种精神的指引下,边区文艺在整合创新多种文化资源中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生机和活力,并呈现出向全国“燎原”的旺盛态势,最后汇聚成言说革命记忆和时代建设的民族大合唱,由此形成的关于苦难、青春、胜利、成长和幸福的主题叙事彰显出一个走向新时代的伟大民族热烈昂扬的精神面貌。因此,这一阶段的文艺创作对民族性的挖掘和现代性的探索都带有《讲话》精神的重要影响。

  新时期以来,学界和文艺界关于民族性和现代性的论争依然可以看出对《讲话》中继承与创新问题的深沉反思。1980年代寻根派与先锋派之间不同的思考向度所延续的实际就是《讲话》中创新方向的论述命题,从阿城他们纵向式的民族传统文化资源挖掘和余华他们横向式的西方文化资源借鉴的对比中,呈现出继承与创新两种创作倾向之间的巨大张力。而1990年代之后寻根派的消弭和先锋派的后退并不意味着这种思考已经走向完结,至今意犹未尽的“国学”和“新国学”话题,正昭示着当下学界对待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创新的思考更加走向深入。具体到我们山东的文学创作情况来看,新世纪以来张炜的《你在高原》、赵德发的《缱绻与决绝》、陈占敏的《黄金四书》、刘玉堂的《尴尬大全》、苗长水的《军事忠诚》等作品的相继涌现并在全国文坛产生重要影响,就是一批在整合齐鲁文化、本土经验与西方诗学精髓的契合点上成功创新的典型性文本。

  由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之交已在我国抢滩登陆的西方“后学”所制造的后现代语境,正在当下愈演愈烈,如何直面这一日益严峻的当代性命题,并积极寻求恰切的应对措施,回到《讲话》关于继承与创新的思考基点,在毛泽东对待传统与西方文化的宏阔视野中来进一步思考当前的问题,不失为一个有效的途径。因此,重温毛泽东关于继承与创新话题的重要论述,传承七十年前的《讲话》精神,将对当前文艺创作沿着科学发展的道路继续推进具有更为深远长久的指导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