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讲演录 > 正文

戴小栋诗集《冷香》研讨会发言摘要

更新时间:2013-10-28 | 文章录入:wsl | 点击量:
·························································································

   张炜(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著名作家):

  文学的核心部分就是诗,抓住了诗,就抓住了文学的本质。在这样一个时代,纯粹的诗人很少见,我敬重他们也感谢他们。小栋的作品没有江湖气,也没有庙堂气,是一种纯然的诗歌创作。读小栋的诗,一遍遍读着,奇怪的是总要走神,总要放下来,等待思绪从很早以前,从自己的那些诗歌梦想中飞回来。展读小栋的诗章,激越而后的迷茫里,竟会觉得这就是自己亲手写出来的,口吻之亲切、意象之熟悉,仿佛就是我刚刚在纸上画圆了第一个句号。

  李掖平(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诗歌创作委员会主任):

  戴小栋的诗歌唯美灵动,极有宋词的婉约风味。其诗作中现代人的情绪感思与传统古典的诗样情怀相得益彰,有着属于自我的创作格局。只有入骨入心的文字,经由性灵深层的点化才可能成为诗歌,而小栋的诗歌就是走心的、真挚的,有着柔性抒情温度的。

  阎晶明(《文艺报》总编辑,评论家):

  首先,我要向戴小栋个人表示祝贺,《冷香》是他的第一部个人诗集,这部集子是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出手不凡、起点很高。像小栋这样在行政岗位工作,却坚持诗歌创作的诗人,在时下是很少见的,而难能可贵的是小栋的诗是很纯粹的诗歌,不是什么口号诗、游记诗、酬唱应答诗、附庸风雅诗。我是很少写诗歌评论的,前些日子曾经受人嘱托给一位贵州诗人写了一篇小文,在文中我形容他的诗歌是“从宋词生长出来的诗歌”,我认为这句话在评价戴小栋的诗歌时同样合适,而且是更加合适。

  可以说,戴小栋的诗歌是有点李清照那种花间婉约派风味的,他能够比较自觉运用诗歌意象营造诗歌意境,不反叛、不粉饰、不造作,是一种诗歌的正统,对自己本身的创作有一种比较清醒的判断。他虽然身处官场,笔下却不牵绊什么主旋律的口号呼告,执于书写的是一种纯然内心的东西,他的书写可以说是当下诗坛一种很特殊的样本。将他的诗歌置放在中国新诗发展的一环来审视,也是极具代表性的。他的诗歌味道醇正,延漫溢散的这种诗歌状态、生命状态是很美好的。

  不同的人对诗歌都有着自己不同的理解,在张炜兄为诗集《冷香》题写的序言中,他说诗歌是“装在口袋里的闪电”,我觉得这样的形容很贴切。就我个人而言,诗歌是一种力量,能够给人一种精神的提升,它是一种有热度的东西。说到热度和力量,我想给小栋提个小要求,在《冷香》这部诗集中,是有着一股隐晦的热能的,然而在诗歌写作中也要适时开一开口,这样可能会让文本更有力量更有冲击性。

  吴思敬(《诗探索》主编,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副主任,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博导):

  《冷香》是一本独特的诗集,是一种之于城市精神的现代书写。戴小栋很好地将个人感思与时代情绪巧妙结合,在精英文化与生活俗常之间找寻到一个平衡点,实现了一种精神的对接与碰撞,构建起了属于自己的诗歌抒写格局。

  小栋在个人诗歌风格上偏向于阴柔婉约,很好地承继了中国古典诗词精神,是个感触敏锐的诗人,也是一位有着自身独特发现的诗人。小栋先前就读于复旦大学数学系,一个学数学的人去写诗歌,本身就是一种较为特殊的书写方式,然而换个角度想,数学的极致也是一种美,是思维深层次的那种美。在这样一个时代,诗人何为?我认为一个真正的诗人是要敢于进击和对抗的。陷落红尘选择仰望星空,在这个时代很艰难,然而这就是诗人的现实使命。

  唐晓渡(作家出版社编审,北京大学新诗研究中心研究员,诗人):

  小栋的诗歌唯美简淡,意味深长,有着宋词的婉约柔性质地,其语词间缠绕着一股平和中见困惑的苦涩情味,有着属于自己的创作格调。他能够将古典诗词意境很好地与现实生活中的事由情绪实现对接,不见艰涩,只觉灵动和谐。这很有点吴冠中画作的味道,即运用中国传统文化资源来表现现代精神,赋予其作品独特的个性特色。

  欧阳江河(著名诗人):

  山东诗歌在全国诗歌创作中占据重要位置,而戴小栋又是山东诗人群中的杰出代表。从他的诗歌作品中似乎能看到当年自己诗歌创作的那种激情,他的写作应该拿到一个更高层次、更深维度上进行考量。他的《过去的事物在黑暗中闪耀》、《在深信和质疑之间》等诗篇很好地将生命节点的刹那顿悟点染出来,平和安宁、智性风雅。

  张清华(北京师范大学当代文学创作与批评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导):

  戴小栋的诗歌语词华美丰沛,内蕴稠密绵长,古典气息浓郁,却不见堆砌掌故、修饰用典的腐朽。他遵循内心驱遣,糅合个人的周遭生活和真实的内心情感,有所思并率性而为,在当今的写作风尚中,辟出了一个传统而又现代的“婉约派”抒情空间。

  张柠(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导):

  诗歌要表达的是人类一种残留的剩余的情感,或者说,诗人是在做一种无望的救赎,他们将剩余的抒情浓缩并镶嵌在长长短短的语词之间。可以说,小栋写下的这些诗篇就是一种对生命过程中残存记忆碎片的聚合,这种尝试和努力是很值得肯定的。小栋的诗歌深受古典诗词的影响,言辞华美,然而却不是简单地回归古典去找寻小桥流水的感觉,更没有六朝脂粉的黏腻之感,意象唯美、意境澄净,却也有着凌厉萧瑟之感,甚至在言语组接上呈现出一种分裂状态。

  敬文东(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

  戴小栋的诗歌很好地承继了中国古典诗词传统,不光是绮丽的意象,唯美的诗境,还有言说速度上宋词的那种“缓慢”味道。这种在言说上的“慢词”风格在当今诗坛很少见,因为许多诗人所标榜的追捧的是那种急速旋转让人晕眩的诗歌状态,追求的多是那种爆发式的语言流。再者,一个真正的诗人不光是要紧贴时代的脉搏,还要有逃逸超脱现实的那种轻逸,而戴小栋在诗歌书写中就很好地平衡了沉重与轻逸,达到了内在的和谐。

  安静(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华文学选刊》编辑部主任,诗集《冷香》责任编辑):

  小栋是一个很注重细节的人,是个完美主义者。在诗集《冷香》出版的过程中,更是精益求精。我认为,小栋是一位将诗歌编进生命历程的诗人,他每一个阶段的诗歌都有着自我生命成长的印记,是一个很认真的诗人,是一位很诗意的智者。

  王延辉(山东省文联创作研究室主任):

  艺术能让内心黑暗的东西变得透明起来,诗歌尤其如此。诗集《冷香》的意象群虽多有晦暗之感,比如枯叶、冰雪、秋日、严冬等等,冷寂幽谧,有着浓重的颓废感觉,然而这些“黑暗”意象却不指向黑暗,因为小栋将其诗意化为一种独特的美感,把它们处理一种当代人遭逢的生存经验和生命感受,而这种转化恰恰使得他的诗作变得透明而纯粹,极具有穿透力和震撼力。

  陈文东(山东省作家协会创联部主任):

  戴小栋是山东诗人群中一个较为个性的存在,不论是在诗歌形式还是诗歌内容上都有着自己的特色。他的诗歌言辞铺排华丽,意象繁复缭乱,气质忧郁伤感,字里行间充溢着对现代都市人生命存在状态的深度观照。可以说,戴小栋的诗歌丰富了山东诗歌创作的格局,为山东诗坛增添了一抹亮色。

  谢明洲(诗人):

  诗集《冷香》的出版,是2013年诗歌界一个重要而可喜的收获。《冷香》是一个与死神擦肩而过的诗人写下的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感人诗章,也是诗人创作行程中的一次及时而必要的回眸与总结。戴小栋的诗歌具有纯粹性、典雅性和贵族性的特征。《冷香》,冷冷的,香香的,漫漫的,沉沉的,是一道不可多得、丽媚有加的诗歌与爱意荡漾的迷人风景。

  雪松(山东省作家协会诗歌创作委员会副主任,滨州传媒集团电视运营中心副总监,诗人):

  戴小栋的诗歌具备将生活日常和生命存在打通的能量,其诗歌语言质地极具古典韵味,有着独异的东方情调,同时又揉搓了现代人的痛苦、迷茫、忧思、探问,流溢出一股颓废而深刻的智性美感。

  燎原(威海职业学院教授,诗评家):

  戴小栋是一位始终与诗坛保持适度审美步距的诗人,其试图努力营构的是属于一个人的诗歌世界。他的诗作有着浓郁的书卷气息和凌厉的骨骼感,典雅平衡和谐浑融,在坚硬时代里,拥有一份难得的软性灵动和超现实美感。

  张丽军(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青年评论家):

  戴小栋诗歌的细部有着其对时空的独特理解和对生命体验的独特感知,可以说,他用属于自己的意象群落和诗歌触觉吟唱出了属于自己的,也是属于这个时代的诗歌。

  他的诗歌有着一股冷冽之气,秋水、冬日、雪花、枯叶是其晕染诗境的常用意象,比如“看到鹊立于枯叶飘零的枝头/知道又一次跌入冬天的底部”,“疲惫的羊尾巴/沙沙地拖完了一年的路/无助的纸花盛开,时间静静地喧哗”,然而这种晦暗清寂又绝不指向绝望,而是攒聚潜隐着一股热力,那些看似归向“寂静”、“黑暗”的“过去的事物”,都被诗歌的“闪电”重新照亮了,诗人也在努力不断在“深信和质疑之间”找寻生命的真相。因为尽管“岑寂。昨天,永远是一个硕大无比的/黑洞。正像山头斜阳/总会适时出现在最无助的时候,而我/必然要返回这个春天”。诗歌之于戴小栋而言,就是照亮“黑暗的过去”的一道“闪电”,就是“丧失的生活”重新鲜活的艺术。而我们这些独到他诗作的人也能够藉此走出黑暗,重返春天。

  房伟(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青年评论家):

  诗人戴小栋的新古典主义诗歌,努力在传统和现代的融合上,进行新的探索,是当代诗坛不容忽视的诗歌现象。宋词是戴小栋诗歌焊接传统和现代的“节点”,他自觉保留了宋词婉约的抒情底色,而又以现代都市生活景观予以映衬,以当下人的情感状态为批判点。这种三维交织的立体书写方式这是诗人诗歌力量的所在,其在“唤起”我们古典经验的同时,引发我们“似旧却新”的新的现代审美感觉。同时,小栋在对诗歌形式的经营上,也是颇下苦功的,尤其是对古典诗词的意象美进行现代转化。在小栋的诗歌中,古典意味的审美意象,既不是传统式的客观抒情,也不是西方式的主观抒情,而是发展了宋词的“个体性抒情”传统,在绵长的语调中,创造出属于个体生命的华丽意象美感。这种意象美,类似西方的象征美,却更易表现具体文化语境中“追慕和反思”的双重情绪和现代迷思。而诗歌中的现代气质,还表现在诗人对语言丰富的暗示性的把握,诗人试图在传统的现代中找到一种独特的表达,而这种表达不仅是优美的,抒情的,且直指内心,反映现代人情感和迷茫、忧郁和冥想的心灵状态。

  可以说,诗集《冷香》是一次对中国现代都市生活的“双重书写”,它像犀利的闪电,劈开城市的水泥地面,显现出都市情感的迷狂、绝望和悖论的混沌气质,同时又它像一声冰冷、幽香的叹息,带有玄思和冥想的超越气质,具有妖娆、颓废的另类古典美,它击中的是这个时代情感变迁的软肋,为我们留下深深的思索。

  总之,戴小栋对现代汉语诗歌古典美的现代探索,值得我们尊敬,也值得我们去深入地研究与思考。

  刘君(《大众日报》丰收副刊主编):

  若说小栋和其他诗人的区别,就是在他身上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诗歌传统,一种是古典的写实,一种是现代的表现。从写诗的技术气质上来说,小栋似乎更偏爱古典诗词那种安静,均衡,含蓄之美,但又不愿为平仄格律所束缚,要打破它们与现实生活之间的隔膜,在这点上,现代表现手法更符合他和外界建立联系的方式。

  这样两种截然不同的诗歌传统在他身上的融合,让我们很容易理解小栋的诗,并领略到他诗歌的独特魅力,恰恰在于语言和内容之间微妙的差异。他总是试图用他的诗歌语言将周围世界的纷繁复杂整合起来,使其富有一种独特的光晕。这并非简单的美化,而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愿望与现实奇特的融合。这种难以言说的愿望一直贯穿在他的创作中,赋予他的诗一种弥足珍贵的气质。

  大部分专家的评价都集中在古典写实与表现语言的结合上,这已成为诗人身上非常突出的一个LOGO,而他身上的另一个LOGO却是容易被忽略的,这就是弥漫于诗歌中的与时间,与孤独,与死亡的对抗与和解,尽管是短暂的和解。

  戴小栋:行走在空旷的天地之间,只有诗能教我在喧嚣中保持安宁,绝不随波逐流。一位真正的诗人,应当热爱并深深地潜入生活,不动声色;与周围的关系是松弛和友善的。在这样的前提下,如果能不负重、不媚俗、不跟风,时刻感受到自己的内心,并能看得见流水、花朵和星辰,真是善莫大焉。要是能时而跃出水面或站在高高的时间之外,对红尘、肉身和我们的来世有一道闪电般的洞察,那只能虔敬地感谢上苍的恩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