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实力作家 > 正文

【霞子】走入童话世界是我的幸运

更新时间:2011-10-10 | 文章录入:admin | 点击量:
·························································································

霞 子

  我与儿童文学偶然相遇,却一见钟情,也注定会不离不弃,相伴终生。
  八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中国动漫和儿童文学原创的不尽人意,便决定去做这件事情。这个想法非常单纯和决然,没想过是否才疏学浅难以胜任,没环顾市场眼色及步履姿态,也没考虑此去跟名利有什么关系,只是一心想为孩子创作出好看且有意义的作品,并期望由此能产生一个能伴随孩子健康成长的动漫形象。从这天起,我放下手头的其他写作,一头扎到儿童文学的创作中,无论有多少诱惑,都再没旁顾过。
作品出版了,孩子愿意看,出版社愿意出,我也喜欢写,自然而然地埋头走来,回头一望,已有百万余字的童话作品,20多万的发行量,还获过一些国家级奖项。有人说运气好,有人说天道酬勤。我倒觉得童话创作的过程给予我的,远远比我付出的多,并因此而更加深深地热爱。
童话的创作需要一颗纯净的心灵,促使作者不断自省和进步。
孩子的世界是洁净的、透明的、纯良的、充满信任的,更接近自然本性。相比之下,大人们更显得愚拙弄巧,虚伪贪婪,自以为是。要想写好儿童文学,除了具有一定的文学功底、写作技巧,重要的是要有一颗童贞的心,才能写出与孩子产生共鸣的作品。选择儿童文学写作之前,我曾认真地自问过:自己是否有资格写作这样的作品。
有人说,儿童文学是为人打“精神的底子”的,具有为人类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础的使命,是未来民族性格的塑造者等等。我不知道这些说法是否无可挑剔,但我知道儿童文学对于一个孩子的成长,决不是无足轻重的。在我记忆里,儿时的读物就对我产生过非常大的影响,且烙印弥深。小时候父亲常给我讲一个故事,说一个人杀了人,死后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每天唉声叹气,忽听下面也传来叹气声,便问那人犯了何罪,竟比杀人还严重,那人回答:我是当先生的,因误人子弟被打入十九层地狱。所以,我历来对负有教育责任的文字充满敬畏。我不敢说自己具有写作儿童文学的资格,但我愿意做这样的修为,努力将自己变得单纯、博爱、宁静及本真,哪怕污风浊雨,千蚀百炼,像守财奴一样紧紧抱定一颗赤子之心,从心灵上走近孩子。
  因此,对于创作我是慎重的。
  当时少儿图书市场有一种现象,一方面好的原创少儿图书较少,家长和学校却严格控制学生课外读物;另一方面众多媒体吸引了孩子的眼球,使得阅读需求量降低。我想能否写出这样的书,孩子愿意看,家长愿意买,学校也支持阅读。让孩子用有限的读书时间,获得更多的东西。这样的书应该既有趣味性和文学性,也应该有一定的知识性,最好还能带给孩子一些思考。于是,针对小学有关于蚂蚁自然课的情况,我首选了蚂蚁这个题材。
  写作蚂蚁的故事之前,我对于这个貌似熟悉实际上并不了解的物种,进行了一年多的学习研读,然后才动手写作。这个学习过程不但是知识的获取,更是视野的开阔,思维方式的转变。神奇的蚂蚁世界让我感叹人类是多么地渺小和短视,自然界是多么地奇趣和不可分割。之所以有了深刻的感悟,而非仅仅是知识的积累,才有了这套被评为集趣味性、文学性、知识性和思想性于一体的长达53万字的童话《酷蚁安特儿》三部曲,乃至更多。
  创作的过程让知识不断增长,视野的开阔让精神不断得到洗礼,人就会逐渐变得清澈和淡然。四川地震时出版社捐献《酷蚁安特儿历险记》,找我商量能否降低些版税,我二话没说就把稿费全捐了。有人说是做得好,正是炒作的时候;有人说冲动一时,该多少留点。对此我只能一笑了之。因为,我假如没有写蚂蚁,就不知道蚂蚁成功的秘密,也就不会领会到什么是生命的真谛。童话的创作让我不断进步,逐渐明悟,我也更加热爱童话写作。目前,我的生活状态——不是在写作中,就是在学习积累中,随时随地,且乐此不疲。
  也许由于准备充分和正确定位,也许心无旁骛的写作让作品更接近孩子,我的童话创作没有遇到一般作者那样的出版瓶颈。自始至今,我埋头一部一部地写,出版社一部一部地出,市场一部一部地卖,没有刻意炒作,也没跟风追影,甚至没做过签售,倒也一再重印。我和出版社之间的愉快合作,源于我们共同的理念,就是给孩子写好书,出好书,让作品经得住时间的考验。如今,书中的酷蚁安特儿、猪坚强和奇狗骄骄等成了很多孩子喜欢的动物形象,并被改编成校园音乐剧或动画短片传播。其中,“酷蚁安特儿”已经具备打造优秀动漫品牌的潜质,很多孩子和家长呼吁能早一天看到动画片。孩子们喜欢,就是对我最大的褒奖。孩子对作品的反映,也让我知道差距,会更加努力。
  我是幸运的,命运让我走入了一个五彩斑斓的童话世界。创作是辛劳的,但也是愉快、充实和有意义的。正如张之路老师说的那样:“我认为搞儿童文学一是热爱,二是机缘。在一个娱乐至上金钱至上的功利社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写自己喜欢的东西,这是福分!”
  感谢童话,感谢我的读者,感谢每一个支持和帮助过我的人!我会耕耘不辍,一直走下去,且无怨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