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序与跋 >> 正文

让我们记录生活中的每一次感动——刘月新散文集《小鸟闯进我屋里》序言

更新时间:2012-03-19 | 文章录入:wsl | 点击量:
·························································································

红孩

  某一天某一刻,忽地你的手机响了,不等你说话,对方会当即问你——你是红孩老师吗?我说我是红孩,对方马上告诉你他(她)是谁谁。然后,他(她)会说读了你什么作品,在某个会议上见过你,你讲的话有多么多么好。或者对方说你在北京吗?我最近几天要去拜访你。这样的情形,我相信有无数的人都会遇到。不知道别人如何想的,我是一点也不烦。我把这样的造访者,看作是一只小鸟,他(她)突然闯进你的视野,与你邂逅,那将是人生多大的缘分哩!

  我与山东庆云的女作家刘月新的相识就有一只小鸟突然闯进我屋里的感觉。刘月新本是河北沧州人,他的家乡与山东庆云县只有三十几里的路程。或许是民风接近的缘故,在刘月新的作品里,你已经很难看出她写的究竟是河北还是山东的特色。我曾多次讲,文学创作一定要有地域性,刘月新作为我的文学粉丝,一直追捧我的观点。可是,一旦落实到她的作品里,反而地域特色并不十分明显。这不怪刘月新,怪我没具体讲清楚。我们说的地域,指的是大的地域体系,它涉及文化传统,语言环境,风俗习惯等因素。就沧州和德州而言,这么多年来,虽然也出现过祖籍此地的王蒙、蒋子龙等名家,但他们的作品里几乎看不到这里的地域特色。这多少是他们的遗憾,假如他们能写出充满地域特色的作品,以他们的才气,或许会有更加不朽的作品传世。

  关于地域文学写作,我是一贯倡导的。近年来,我到很多地方讲座,跟业余作者交流最多的问题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写什么,是社会学范畴;怎么写,是艺术美学问题。地方业余作者不缺生活,缺的是发现生活,提炼生活,通过我的发现写出我们的共鸣的作品。如何发现生活中的亮色,看似容易,实则很难。就大多数作者而言,往往发现不了生活中闪光的细节,总认为熟悉的地方没有景色,于是到各处去采风,去行走。当然,到各地走一走,长长见识,激活一下惯有的僵化的思维,这没什么不好。但那样的作品写得再多,往往也缺乏厚度。因此,我希望业余作者要很好地挖掘身边的直接经历的生活。只有悟透了熟悉的生活,再运用适合自己的写作技巧和语言表达习惯,作品才会写得出彩,写得有神韵。

  刘月新在行政机关任职,其忙碌程度可想而知。但她并不因此而对文学创作松懈。她工作之余,几乎把时间都用在了文学创作上。在我们认识的短短几年时间里,她创作的散文有几十篇。其中有五六篇还发表在我主编的《中国文化报》副刊上,为我们报纸添色不少。

  刘月新的散文大都从现实生活着手,真实的记录着每一次的感动,而且极其重视细节的发现。譬如,那篇生动的《小鸟闯进我屋里》。作者不经意间看到办公室里飞进一只麻雀,她既没有抓它,也没有赶走它,而是做了极细致的观察:“此时,小鸟啾啾地叫着,两只小腿不停地在那里摆动,没有要走的意思。我来了兴致,干脆停下手中的书,身子向靠背上一倚,双臂抱架与它对视起来。这只小家伙身子肥肥的,羽毛亮亮的,像个球儿,很是精神。看得出,是只雏儿。它啾啾地叫几声,向前跳跃几下,然后瞅瞅我;又叫几声,又向前跳跃几下,再瞅瞅我。我坐着,一动不动地欣赏它的表演。它越来越放松,从画框跳到画轴上,一落脚,画轴轻轻动了一下,就赶紧飞落到挂画的钉子上。小东西,真聪明。它左右扫视了一下,啾啾地叫几声,又从这个画轴跳到那个画轴上。在西墙正中那幅大字“梅香”的上方,它竟然低下头来,面朝大字深情地望着,好像头要钻到字里去。它想干什么呢?是故作风雅,还是闻到了墨香?它瞅瞅我,我一动不动。”再如,在《一路欢歌响叮当》中,对于女儿的观察:“凌子上幼儿园了。她背上双背带的小书包,俨然一个小学生。每当从幼儿园里接回她,她把书包从背上解下来,拉开拉锁,哗地一下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儿地倒在了床上,然后很像回事地写画起来。她拿一块粉笔,在大衣橱上画了一个很大的不规则的圆圈,回头问奶奶,奶奶你猜这是什么?奶奶没好气地逗她,俺不知道。女儿倒不生气,耐心地跟奶奶讲,这是鸵鸟蛋。奶奶不置可否,哪有这样的鸵鸟蛋?谁家的鸵鸟蛋有这么大?有啊,它是世界上最大的蛋。不用问,她这是现学现卖来了。凌子活泼好动,说话做事总是比姐姐安琪快半拍。我有时拿出她们幼儿园里的教材想检验一下学习成果,本来是想问姐姐的,我刚一发问,凌子站在身后抢先回答了出来,我们乐,她呲开一口小牙也跟着乐起来”。这样的细节描写,谁看了不心动呢?

  好的叙事散文一定得意于细节的发现与描写。同时,这种描写决不是孤立的没有目的的描写,它必须倾入作者的感情,而且这种感情要最大限度的和读者产生共鸣。只有这样,你的散文才能给人留下深刻的记忆。刘月新的散文好就好在她做到了叙事与抒情的统一。在我与刘月新的多次交流中,她也曾几次谈到对文史类散文的看法。她说,她更钟情抒情散文。在建国60周年之际,我受出版社委托,主编了一本《中国抒情散文100篇》,刘月新拿到后爱不释手,承蒙其厚爱,亲切的称之为“枕边书”“手边书”。人一生选择什么,有时看似偶然,实则必然。从目前刘月新创作的大量的亲情、乡情、生态以及人生感悟的散文看,我可以肯定地说,她的创作之路走得很正确,而且非常地适合她。过去人们不是常说,好姻缘是等来的吗?多年的经验告诉我,好作品也是等来的。刘月新少年时就做文学梦,人到中年才真正发力写作散文,以她的经历和才气,在散文的大家庭中一定会赢得自己的一席之地的。我真心的看好她!

  2011年7月25日 西坝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