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作家访谈 > 正文

专访张炜:每位好作家都有自己的语言调性

更新时间:2016-06-23 | 文章录入:wsl | 点击量:
·························································································

  中新网北京6月18日电(上官云)“《独药师》是一部纯文学作品,再好读,也并没有转向通俗文学。它也是我这些年的作品中最‘实’的一部,里面的人物、事件几乎都能找到原型。”近日,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张炜在北京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分享创作理念。他认为,好书就应该是迷人的、具有很强可读性的,“每位好作家的语言也都会有自己的调性”。

  张炜,当代著名作家,创作有《古船》、《九月寓言》、《刺猬歌》等多部作品。2011年,凭借10卷本小说《你在高原》获得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独药师》是他的第20部长篇小说。

  20余年“备写”新书:人物和故事均能找到原型

  写《独药师》,张炜花费了大量心血:整部书资料收集及准备阶段即耗去了20余年时间。历时两年写完这部作品后,张炜又将其搁置了三年,期间不断征求朋友、评论家乃至普通读者的意见,并作出修改,直到今年5月份才正式出版。

  在《独药师》中,张炜以二十世纪初的中国为背景,讲述了当时胶东半岛西医院初步兴起,胶东半岛地区首富和养生世家的季府面临空前挑战的故事:季府主人、“独药师”第六代传人季昨非陷入爱情、战争等各种纠缠之中,苦闷又彷徨。

  “我的上一部作品是《你在高原》,体量很大,450万字。但有时我宁愿写一部《你在高原》,也不愿写一部30万字的《独药师》,因为实在太难写。”张炜说,除了要处理纷繁复杂的资料,要把中国几千年文化传统中的养生学讲得尽可能清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与以往不同,《独药师》可算是张炜历年作品中最“实”的一部:几乎每个人物、大事件都能在现实生活中找到原型。就连主人公的名字,张炜都尽量保留一个字或者一个音与原型相同,“小说就要有虚构,但它的基本框架是真实的”。

  “《独药师》写了养生与爱情,还有革命。”不过对于那些复杂的问题,张炜在书中并不负责“解决”,只是给大家提供一个思索的空间,尽可能清晰、全面地把各种可能性表达出来,“如果哪本书说能告诉这些问题的答案,那么有可能是流于简单的”。

  并非“转型之作”:《独药师》仍然是纯文学作品

  在正式出版前,《独药师》先期发表在《人民文学》上。有读者称,这本书带有一定神秘色彩,而且叙事顺畅好读,与张炜之前的作品不太一样。张炜却觉得它一如既往,是一种纯文学写作。

  “《独药师》仍然是一部纯文学作品,算不上追求通俗的转型。”张炜解释,所有自己的作品都会追求可读性,“因为好的作品都应该是迷人的,能够让读者深深地沉浸其中”。

  按照张炜的说法,之所以现在好多人不愿意看小说,很大程度上跟一些作者的胡编乱造有关,也与网络时代的读者失去了文学阅读的能力有关,“文学阅读不同于一般的阅读,它需要读者有享受语言的基本能力,并且能走入作家独特的语言调性”。

  “我觉得,作家要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尽可能将神秘的东西写得易于理解,这样的作品才能引人入胜。”张炜称。

  创作谈:将不需要的地方剔除,剩下来的就是作品

  对张炜,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应红有一个比较精准的评价:他是一个充满理想的人,作品里面始终存在有诗性品质。具体到其语言特质,那或许就是张炜所谈的“调性”,“这是一个音乐术语,用来谈作家独特的语言质地。任何一个好的作家都有自己语言的调性”。

  张炜的写作态度是严谨的。就好像农民播种一样,每每在生活中见到可写的题材,张炜会把它埋在心里,默默培育,让它自己在心里膨胀和萌发。或许过了十几年之后,这颗种子才能长成为一棵大树。

  他的任何一部长篇小说,如果在内心埋藏的年头不足15年,都就不会写出来,“这和酒的酿造差不多,依赖时间。我的心里面还有好几颗种子,它们在那儿生长。我也不知道哪一颗能够长成参天大树。”

  “一个著名的雕塑家说,一个好的石雕作品,就是把一块石头上不需要的地方剔掉,剩下来就是它了。我所拥有的生活也是一块石头,我要将不需要的地方剔除,剩下来的就是我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