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作品评论 > 正文

刘丽华:读高维生散文集《朱自清的背影》

更新时间:2017-11-09 | 文章录入:gnw | 点击量:
·························································································

 思维是一种智性活动

——读高维生散文集《朱自清的背影》

刘丽华

 

作家所贮存下来的文字,往往留有时代的多重印迹。一如某种独特的存在,穿越时空的维度,历经风雨的淘洗与淬炼,构架成生命的智性形式。它不仅仅是知觉的体验,更是幻象活动的表达。

曾经由《背影》走进朱自清的文字,如今由高维生《朱自清的背影》走进他的灵魂。前者源于少年时期的懵懂,显现出浮浅的认知;后者则通过作家的精细解读,还原生存世界的场景,以及文学与生命相互融通的深切意蕴。

《朱自清的背影》不落入旧式窠臼,打乱时空间的联带关系,以跨文体式写作手法,将文字汇入生命的溪流,从而构成一定的知性体系。福西永说:“艺术作品要存在,必须是有形的。”这里所谓的有形意指空间存在的尺度,及思维所能达到的高度。正如这部作品中,作家本着真实的原则,由不同角度出发,将朱自清一生所走的路线及思想变化跃然纸上,让我们从中了解到与书本中不一样的文人形象。

作为知识分子,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朱自清的命运与时代相联。比如:“他在极端饥饿的情况下,读到吴晗给他的《抗议美国扶日政策并拒绝领取美援面粉宣言》。朱自清没有一点犹豫,伸出病中无力的手,颤抖地拿起笔,认真的在宣言签上名字。这三个字,不仅是支持和决心,也将一家人的生存,拖入艰难之中。”这名字签的分量重,不仅表达出一位知识分子的民族气节,更裹挟着作家深沉的思考。

  走出朱自清的文字,作家看到葳蕤繁茂的竹。竹的生命是一种隐喻式的存在,又是一种永恒的象征。透过作家的笔,我们看到竹正沐浴风雨中,等待某一时刻的觉醒。

人类作为时间的配角,往往被湮没岁月的洪流中。无论如何表述或作为,生命都将是曾经的存在,但精神毅立不朽。它所折射出来的思维面,犹如不断扩展的光源,广度波及整个空间区域。

每个人都生活在真实的社会中,除却工作和学习,更不能缺少感情的依附。朱自清的情感生活坎坷曲折,包办婚姻为他带来贤淑的武钟谦,病患夺走妻子的生命。他陷入极度痛苦中,直到陈竹隐出现在生活里。两任妻子是他情感的依托,又是生命中坚强的存在。

作品中对这几部分的描写看似简略,其实藏有深刻的内涵。无论哪个时代,作为个体的人,倘若没有情感的扶衬,生活就似沐于风雪中的碎片,无法盈握掌心。生命中仅有的支撑,终将被凌乱打落,绽裂成满地的狼籍。作家的笔尖饱蘸情感的汁液,使浸入骨髓的沉思漫延开去,形成强大的文字效应,将一代文人深沉的情感表达描摹尽致。

阅读《朱自清的背影》,让思绪随着作家的文字游走。或沉思,或凝视,或在隔空对话的过程中,激荡出思想的共鸣。武钟谦在逃难之时,不仅拖家带口,还拖着朱自清的几大箱子书籍。这幅场景不时地由我脑海中涌动出来,如同思维之炬经过文字的拨弄,重组成特别的情感画面。

作家笔下一个“拖”字,道出奔走的辛苦与艰难,折射出刚柔并存的复杂情感。逃难表达出朱自清及家人生活的困窘,被作家赋予重新的定义与考量。它宛如精神领域的河流,在世事变幻的瞬间,汇入另一条炽烈的河床。

从这部作品中我们不难看出,作家笔墨间流淌的文字,不似简洁轻盈的纽带,使过去与现实轻易联接起来了事。它是固若磐石般的笔尖,透过穿梭心灵间的文字,将所有经年的沉积,和着旧时场景一一再现,从而筑就一段段纯粹的真实。

作家采用不同的创作手法,通过不囿时间的叙述表达,逐层深入地从暗黑的夜中掘出光来,打造出一个全新的文本。这绝不是简略的文字堆砌,而是一部濯静清心的高雅之作。

 

时代的苦痛触动朱自清的灵魂,他毅然随清华南下。随着国民党内战的爆发,李公朴、闻一多先后遇害,朱自清拖着病痛的身子,出席追悼大会,带头整理闻一多先生遗著,成为坚定的革命民主主义战士。

作家对这一部分的描写着重笔墨,写出朱自清生命的色彩。一枝笔贴近文人生活,感受他跳动的脉博及奔涌的血液。穿梭笔端的不是纸与墨的磨擦声响,是摒弃苦痛的坚强与崇高。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曾说过:“读书是一件幸福的事。倘若没有书籍这一工具,我无法想象我的一生。”这句旷达的语言给我心灵的触动,它将生命中的琐碎完全覆盖文字之下,使一部部佳作呼应心灵、拓宽视野。

读《朱自清的背影》让我感受到博尔赫斯的深邃思维,充沛的意识与岑寂的心态,远胜一切溢美之辞。从这部作品中我看到作家虔诚的写作态度,及严谨的创作风格。通过逐字逐句读完整部作品,在感受作家敬畏之情的同时,更感受到朱自清高大的知识分子形象。这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表述的结果,是作家文字间自然的情感流露。

作家的笔冲破固有的思想樊篱,若刀锋般探入生命的内核,逐渐走进朱自清的世界。他的一言一行皆在掌控中,仿佛作家与之融为一体,他思维的波动与存在,经由作家的笔散发出独特的光芒。

    读书与写作,归根结底是提炼出作家自身的高贵因子,将自己打造成真正意义上的精神贵族。从作家博古通今、满腹才华的学识来看,他的作品已然具备纯粹的贵族精神及文学造诣,思维的存在与尺度的拓展皆源于智性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