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作家访谈 > 正文

写少儿小说要有一颗童心

关于有令峻少儿纯美长篇小说系列《田野上的风》《东湾村的小伙伴们》《初一四班那些事》的对话

更新时间:2013-05-09 | 文章录入:wsl | 点击量:
·························································································

  作者简介:有令峻 1951年3月生于济南,祖籍青州。1966年7月“老三届”初中毕业,1968年3月参加解放军装甲兵,修过坦克,当过宣传队演员。1975年3月退伍后当过工人、宣传科干事、厂工会副主席,山东省总工会宣传部干事、《山东工人报》记者编辑、《时代文学》编辑部主任,1992年3月后任山东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创作室副主任。文学创作一级。出版当代都市长篇小说三部曲《夜风》《夜雨》夜雾》等专著25部,作品700万字,获奖80多次。被称之为文坛的“拼命三郎”。近日,少儿纯美长篇小说系列《田野上的风》《东湾村的小伙伴们》《初一四班那些事》由四川出版集团天地出版社出版。

  记者:您的少儿纯美系列长篇小说《田野上的风》《东湾村的小伙伴们》《初一四班那些事》近日由四川出版集团天地出版社做为原创重点作品出版。您以前主要是写工厂和城市题材小说的,突然又出了三本少儿长篇小说,您能谈谈写作这三本书的初衷吗?

  有令峻:首先要说的是,我这人非常喜欢孩子。自己的孩子,别人的孩子,所有的孩子都喜欢。有时在路上碰上托儿所小学的孩子放学,我都要停下来看看。一个月之前,我当了姥爷,对小外孙女更是喜欢得不得了。我在1987年就发表和出版了一本抗日战争题材的少儿长篇小说《神弹弓》,由三个中篇小说组成,主人公是个女扮男装的小女孩小眉子。2011年发表中篇小说《小哑巴和小八路女兵》,今年在第3 期《青岛文学》发表中篇少年小说《冲锋号》。打2008年,我就想后半辈子多给孩子们写点儿好的作品。于是,我先选择了最熟悉的我从8岁到13岁这一段生活来写。这一段时间,我在平阴栾湾那个小山村住了6年。当时我父亲在栾湾邮电所工作。我给那个地方写过50多篇《平阴记事》乡土系列散文。这三本小说写得比较快,因是写自己经历过的事,我对那个小山村的感情又很深,基本上是一个月写一本,三个多月就写出来了。

  记者:您的这三部小说是怎么把写乡土乡情和写少儿成长结合起来的?

  有令峻:就是以山子这个孩子的眼睛来看山村贫穷而又美丽的独特景色,独特的风俗人情,特别是山村孩子的生活。如石井、石磨、石碾、石屋、石板路、木独轮车,养羊、下湾(玩水)、摔哇呜(泥盆)、种南瓜、luan地瓜、捕蚂蚱等等。同时描写孩子们之间纯真的、美好的友情、友谊,描写孩子们和老师之间美好的感情。既写了一群好学生,听话上进的学生,也写了调皮的、捣蛋的、搞恶作剧的学生,如地蛋、老歪等。塑造了山子、大虎、小秀、小桂、大泉、冬兰等一批孩子生动鲜活的形象,写出他们的个性,特别是写出他们在成长过程中碰到的困难,碰到的钉子,遇到的挫折,闯的祸,受到的不公平的待遇,撞上的倒霉的事等等。总之,就是要写出一群活生生的天真活泼可爱的孩子来。

  记者:您的小说中,写了十几个好学生,像山子、大虎、小朋、小莺、大泉、小秀、冬兰,还写了两个“坏学生”,像老歪和地蛋。他们的一些捣蛋行为,在今天的孩子们中是不大可能发生了。老歪和地蛋,有生活原型吗?

  有令峻:有。老歪和地蛋,我写他们的一些捣蛋行为时,好几次忍不住笑出声来。“七岁八岁狗也嫌”,男孩子捣蛋,也就在上小学这个阶段。他们的捣蛋,让人又好气又好笑,甚至还有挺可爱的一面。他们就像鱼池中的鲶鱼和泥鳅,没有他们,这一池中的鲤鱼、鲫鱼就太老实了,太平静了,这一池水就太平静了。作品中嬉笑怒骂都有,才热闹,才好看。

  记者:书中的主人公山子的原型是不是您?

  有令峻:是,也不是。山子经历的事情,有一些是我的经历。比如说10岁时拿一把小

  战刀去砍玉米秸,无意中砍破了公社社长5岁女儿的额头,闯了个大祸。这事儿就是我干的,至今一想起来还很后怕。当时要真的把人砍死了,或砍伤后留下了残疾,我得后悔一辈子。写小说嘛,有些情节是虚构的。比如《初一四班那些事》中,山子一大早返校时在河道的石桥上碰上了一只大黄狼,还跟大黄狼斗智斗勇了一番,就是虚构的。当时我可没那个胆量。主人公山子作为一个孩子,免不了天真、幼稚、单纯、胆小、软弱,但他在挫折中逐渐坚强起来,成长起来了。

  记者:您这三本书的语言,就像散文或散文诗一般优美,您是有意而为之的吗?

  有令峻:也多少有一点儿有意为之。因为乡村的生活较之城市生活,本身就充满了诗情

  画意。小说中的原型栾湾村,在那个年代虽然贫穷,“刮风多,下雨少,房子盖得像碉堡。”但它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一只羊一只鸟,一窝小野兔都非常有趣。前年4月份我又去了一次,跟几个老同学见了面。我们家五十年前住的那个小院还在,但房子坍塌了。村子里到处是盛开的洁白的槐花,香气四溢,还有鸟鸣羊叫,狗叫牛叫,让人一下子就沉浸到浓浓的乡情之中去了。写的时候,许多自认为很美的语言不知不觉地就流泻到纸上。我这样写乡情民俗山里孩子的生活,也可以给今天的孩子们写作文做一个参考。我从上小学,作文就写得不错,老师常当范文在班上读。

  记者:您写的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孩子的故事,您不担心如今的孩子看不懂或不喜欢吗?

  有令峻:开始写的时候也有这个顾虑。因为我写的东湾村的孩子那个时候的生活,既没有电视机、电冰箱,没有电脑、游戏机、手机,也吃不上牛奶面包这个派那个派,更没有“哇塞”“酷毙了”这些名词。农户家连电都没有。那时候孩子们吃的是穿的玩的用一个词来表述,就是很简单。但他们的心灵非常纯真,他们非常快乐。他们就像一群无拘无束的野兔、羊羔、牛犊。我想,只要是写出了孩子真实的美好的生活,孩子们会喜欢会接受的。比如高尔基的《童年》,张乐平的《三毛流浪记》,电影和小说《小兵张嘎》,还有《西游记》,作品表现的都是许多年前的事,同样受到了一代又一代的孩子的喜欢。

  记者:您觉得写少儿文学作品最重要的是什么?

  有令峻: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童心,一颗爱心,一颗善良的心,也就是要有一颗赤子之心。其实,这颗心是天生的。在写作时,自己的心也变得如孩子的心一般纯净,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四五十年前。我认为少儿文学作品还是要有教化作用的,不能让孩子们读了只哈哈一笑。安徒生、格林、张天翼、张乐平等前辈的童话、儿童小说,包括《西游记》,也都有教化作用在里边的。通过少儿文学作品,对孩子们进行潜移默化的民族文化、传统道德的熏陶,是非常必要的。现在有的动漫片,表现仇恨、复仇故事,动不动就拿个刀拿把剑,恶狠狠地叫道:“我杀了你!”这对孩子们的成长没什么益处。

  总的来说,就是要把作品写得很美,给小读者以美的影响与熏陶,真善美都要有。我的这三部作品既注重了写当地北方山村和县城的风土人情,又注重写乡亲、同学、亲人之间美好的感情。注意了故事性、趣味性、艺术性,写山村美、人情美、人性美、动物美,故事美、情节美、细节美、语言美、对话美,还注重了在峰回路转的故事情节中,隐藏着的思想性,即对少儿读者进行热爱祖国的美好河山、爱家乡、爱同学、爱老师、爱家长、爱亲人、爱乡亲、热爱生活、立志成才、努力学习、品学兼优的熏陶与影响。

  这三本书,不只孩子可以看,大人也可以看。我想,就是我的这个年龄段的人看了,也会有一些同感的。

  记者:您当过兵,当过工人、工会主席、机关干部、记者编辑,经历比较丰富,涉猎广泛,小说、散文、纪实文学都写,出手又快。下一步,您还准备写少儿文学作品吗?

  有令峻:写。一是脑子里还有不少构思,二是只要是孩子们喜欢我就不断地写。我已经又写了几本。我是属兔的,我本身就是一个快乐的老兔子。包括我每天早上用年轻时在装甲兵宣传队学的舞蹈京剧基本功锻炼身体,我把它叫做练功,就是为了保持健康的体质和良好的心态。我现在还能转6—8圈呢。

  记者:您有个外号“拼命三郎”,您写作起来很拼命吗?

  有令峻:其实,我写作不怎么拼命,也不感到多么累。既没有累的吐血晕倒,也没有抑郁症、神经质,也不失眠。这个外号,是20多年前一位作家朋友送给我的。他看我写的作品比较多,不断地出新作品,就开玩笑叫我“拼命三郎”。

  最后,对出版这三本书的天地出版社和一直关心支持我的朋友亲人们表示衷心的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