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作品评论 > 正文

王剑冰: 《一代奇后羊献容》:乱世中的异花独放

更新时间:2018-05-11 | 文章录入:jkz | 点击量:
·························································································

   (一)

  你不得不承认,这是一部十分费工的小说,史料多,信息量大,看似写一位奇女子,实际上涵盖了大部西晋史。

  说实话,在中国十个大一统王朝中,西晋应该是最不值得说道的(文化上还给了一点分),它太不稳当,太闹腾。可以说司马氏族整个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以致改朝换代后自己先乱了套。八王之乱是其间的大事情,还有很多小事情,都使得这个王朝上上下下都心绪不宁,百姓更是得不到安生。内部不团结,外面就多了觊觎之心,你在里面捣,他从外边乱,搅扰得一个大晋朝气都喘不匀。在这样的背景下,小女子羊献容能有什么好果子?也就像是到了一架蹦床上,别人都在那里狂,你就是躲在边角,也是要跟着颠的。小说深切地让我们感受到了羊献容的生活境遇。

  羊献容出身泰山羊氏家族,母系乐安孙氏,魏晋时期,这两家都出过不少高官显宦。公元300年,富有心计的贾南风被诛后,大权在握的司马伦亲信孙秀将羊献容定为了惠帝皇后。羊献容进宫没有多久,从303到306年,即经历了“五废六立”,或庶民,或幽禁。无论什么人都能搅一局,包括那个小小的洛阳令。做不了主的唯有她和那个庸碌呆滞的惠帝司马衷。永兴二年(305年)的那次,她差点就香消玉殒,司马颙矫诏遣尚书田淑赐羊献容死,而且几次传诏。亏得司隶校尉刘暾与尚书仆射荀藩、河南尹周馥等人冒死保全,才躲过此劫。羊献容是孙秀安排进宫,孙秀苦心积虑是为了控制后宫,结果连他自己的命运都没有料到。司马家闹闹嚷嚷的客观后果是帮了外族的忙,311年,刘曜等人攻破洛阳,羊献容成了俘虏,也终是成就了刘曜的美事。晋败汉胜,羊献容最后做了赵汉的皇后。

  西晋皇帝谱系上传了四任,实质是二世而亡。首任晋武帝开局还可以,第二任始大权旁落,八王的血腥闹剧持续了十六年,贯穿晋惠帝一朝始终。三四任皇帝都是兵荒马乱时匆忙“上架”,后又在强敌绝境中黯然下台。紧随这一动荡的是永嘉乱世,它打开了三百余年纷争的潘多拉魔盒。权势更替如此之快,兴衰转换如此之剧烈,真的是让人眼花缭乱。作家贾福英却在这缭乱的世事中,独具慧眼,看到了羊献容的异花独放。

  嫁给一个痴呆皇帝荒唐而残酷,对一个旧时代女子来说,荒唐不荒唐,不由她的喜好来左右,残酷的现实倒左右了她。权力争夺中的尔虞我诈,忽敌忽我,使得她在这二元关系里无所适从。她不是一个玩权弄术之人,即便有想法也就那么一次:司马衷死后心起微澜,担心皇太弟司马炽上位会使自己地位尴尬,便想拥立清河王司马覃。找刘暾帮忙,最后心愿未竟。就此仍理性彰显,献出生死相伴的凤玺玉绶,向新皇表明心态。随后被奉为惠羊皇后,迁居弘训宫。总之,羊献容阳光的层面多,阴暗的层面少,温软的东西多,暴戾的东西少。她总是在大事之前,在无助之中,把心调柔了,没有怨怼,没有抗争。她的抗争就是苟且地过,或者说积极地活。她不知道前途在哪里,不知道命运如何,但是绝不会折损于前途,毁弃于命运。

  羊献容就这样花团锦簇地立在了小说中。

  (二)

  历史小说的构筑,主要是人物在史实中的活动。将羊献容放在如前所述复杂纷繁的动荡中表现,实在不是一件易事。小说非人物传记,即使传记离真实也会有距离。羊献容历史记载不多,她像是一个传说,更是一个传奇。贾福英没有用庸常的眼光来看待羊献容,也没有把她神化,她是把她作为一个人、一个女人写了出来,不单塑造了一位贤淑皇后,还凸显了一个出水芙蓉般的女性。她把她的可爱与可怜,她的知性与感性,她的内柔与内韧,放在庞大的男性势力和多舛命运中来展现。人祸来临时,她洗尽铅华,淡雅如菊;天灾来临时,她同甘共苦,筹粮济世。无论是上位还是下位,皇宫还是冷宫,青州还是高密,在开不出花的季节,她硬是让自己的内心开出花来,不失一位娴雅懿德的第一夫人形象。

  小说着力打造羊献容的本质特征,更是注重了故事中的情感基线,巧妙地使其贯穿始终。作者首先以一腔情怀,打开了泰山的大背景,羊献容在这个背景下炫丽亮相,同时亮相的还有一个匈奴后代刘曜。这个亮相为日后一连串的故事以及最终结局打下了伏笔。可以说起笔相当好,其不惟使全书首尾照应,也让情势发展顺藤顺蔓。之后刘曜的一次次袭扰和追求,羊献容遵规导矩地坚守与坚毅的矛盾设置,使小说有了一层朦胧的诱惑感。

  下面具体谈几点,首先来看羊献容与刘曜的爱情结果。刘曜的身边不缺女人,何况后来又做了皇帝。刘曜得到羊献容时,她已经三十有余,不是最初那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了。她的魅力显然不单在外表,更多的是那种秀雅的气质,那种内在的格局。使得刘曜对她也不是走套路,是真正地走心。因而羊献容去世后他悲愤不已,不惜巨资打造墓葬,使羊献容之显平陵“下锢三泉,上崇百尺,积石为山,增土为埠”。刘曜精神祭台的坍塌,致使皇位和江山无不失去意义,不久山河破碎,自身陷入缧绁。小说在此之前已将结局预先交代。对于羊献容来说,刘曜也不是花拳绣腿,那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内心博大,勇武彪悍。真心诚意地知你,永不言弃地等你。这样的带有野性与知性的男人,羊献容没有遇到过,何况她第一个男人还有些呆傻。当然,她有她的“守恒定律”。当那个男人还在,政权还在,她的身份还在的时候,她是不会背弃的。

  有人说她的屈服是身不由己。那么我们说了,她做不得身的主,却可以做心的主。渔父曾经劝屈原随波逐流,屈原没有听,有人把他称作一位伟大的爱国者。但后来也有说,他爱的是个狭义的国。我们不去管他了,我们来看羊献容。很多爱情难以成功,是由于他们难以做主,就像羊献容最初嫁与司马衷。这回羊献容真的是主了一回,把自己交给了内心。从这一点说,她也可称为一个奇女子。尽管有人毁谤她的“不合时宜”。但是国不灭,灭的只是政权。家乡还是她的家乡,泰山还是她的泰山。对一个女人要求那么多做什么,何况她已经做得不少。小说中所释放出的信息,显现出作家对人性深度开掘的能力。

  当然,小说并未忽略羊献容的个性特征与精神困境,为了羊献容的心理变化,还是做了一定的铺垫。开始是极力反抗的,羊献容骂刘曜是“毁人城池,灭人家园,奸淫抢掠,无恶不作”的匈奴狼,宁死不屈,结果被刘耀强行征服,导致怀孕,加之要保护不断受到杀戮的生命,她才不得以慢慢平复。这一铺垫合乎情理,使得羊献容的归顺更让人接受。生命是伟大的,母爱是伟大的,没有什么能够超越这个伟大。

  小说也以刘曜的感慨突出羊献容:“一个女子的强大,不是她的外壳,而是他的心。她不只是靠美貌和才华取胜,更多的是她在失落、悲伤、绝地逢生之后,依然智慧、坚强、宁静,和备受坎坷伤害依旧留存的那份良善和温暖。”羊献容的作用,也在这个时候日渐彰显,体恤子民,爱护生命,为刘曜出谋划策,稳固军心,稳定后庭,羊献容真就是“内有特宠,外参朝政”了。在她的规劝下,刘曜停止所有宫室及寿陵的建造,并带头崇尚节俭之风。她还劝说刘曜鼓励商贸,督促生产,充实财帛,增强国力。对前朝人的生命质量也给予了提升,让他们尽己所长,劳作生产,免于沦落为奴。这对于国家初定、江山未稳的汉赵(前赵)的巩固与繁荣,都是一种积极的贡献。

  羊献容的死是一个悲剧,但不是凄惨的悲剧。她首先是爱刘曜的,愿意为刘耀生孩子,难产而死,是一种受条件限制的意外。作者把悲情与至爱作了极好的渲染,其中刻意加了一个长长的铺垫,构筑那种缱绻的幸福。两人倾心相谈中刘曜甚至要羊献容对两任丈夫作一个比较,羊献容的回答真实而令人信服。这一细节史上有载,但不得不说作者用得很是地方。小说写到羊献容的死,便戛然收尾,如猝然裂帛,余音不止。

  副线中还有羊献容与惠帝司马衷的关系描写。在小说的进展中,我们看到了羊献容对于律例规制的无奈与认命。惠帝虽呆傻,但并不令人讨厌,他不会使心用计,不会残害无辜,而且始终对羊献容欣爱有加,称她为“羊儿姐姐”,对身边将士也知道救助,哪怕这种救助无济于事。危难之时他还会御驾亲征,被东海王司马越挟持讨伐成都王司马颖的战场上,还身中三箭。他有时说出的话、做出的事也与正常皇帝无异。实际上,他在任的十数年中,史书上并未将他的愚呆说得多么邪乎。作者也是写出了他的多重性,并且写出羊献容进宫前的排斥以及进宫后的态度。

  还有同刘暾的关系,刘暾正直仗义,始终护卫在羊献容左右,关键时刻总有他的身影。在司马颖胡作非为时联同其他将军发动攻势,在危急时带领羊献容外逃隐居。他最初和好哥儿们刘曜一同对羊献容留下深刻的印象,只不过刘曜先吐露出来。刘暾便将一腔情愫埋于心底,既有对皇后的爱戴,也有对刘曜的尊重。这是多么难以隐忍的一种感情。羊献容心犀相通,却也只能含而不露。对刘暾的最后死去,羊献容也是痛苦深深。

  还有成都王司马颖对羊献容的觊觎,作者并没有将司马颖写得多么坏,小说里他同样是一位英武之人,在对羊献容的追求中,也不是手段粗鲁、阴险骄横,而都留有了余地,非到时候才将他残忍的一面展露出来。这一点,同样是人性描写的成功之处。

  小说中还写了几个女人,如守护在羊献容左右的翠屏和碧月,怪异极端的孙琬,工于心计的丽嫔,还有司马越之裴妃、司马略之静妃。都形象鲜明,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小说中值得称道的,还有不忘烘托多重氛围,其中有对民风民俗浓墨重彩地引入,比如元日,乞巧节,三月三,端午节等节日,还有泰山豆腐、泰山煎饼、糜团等名吃,为作品带来了丰富的生活气息,使小说有了一种接地气的现场感。

  (三)

  贾福英姓贾不姓羊,她不是羊氏的后代。写作的初衷是偶被经历坎坷、内心宏大的羊献容所打动,也因了她是新泰人,与羊献容的老乡关系,或者说对泰山的那份感情。写出羊氏一门的辉耀,从侧面也展现了泰山或者大山东的气韵,这一带不仅出现了孔子孟子,出现了李清照辛弃疾,还出现过一代奇后羊献容。当然,还有在族谱上辉耀的羊氏家人。当有了这个想法,当这个想法让羊氏宗亲知晓之后,贾福英下不来了,还未动笔她已经到了五彩云阁之上。

  人的生命中总有诸多的巧合与无奈,写这部作品,正是她最忙的时候,母亲在重病中,她在艰难中,可是她坚持了下来,她几乎把自己掏空了。为这样的开弓没有回头箭的工程,她既当设计者,又是采办者,还是施工者。能够想象得到,她下了多大本钱,吃了多少苦。

  说实在的,惠帝时期的历史倒是好写一点,因为还有史料支撑,典籍堆里找柴火,怎么也能拢着一炉火。可找羊献容的柴火就难了,《资治通鉴》《晋史》里没有多少关于她的记载,连传说也少得可怜。面对这一大难题,她把能找的资料都找到,能挖掘的哪怕是蛛丝马迹也寻到。写作中采用两个方面的互动互应,一是对历史基本走写实路线,书中可见,大部分史实是有出处的,人物是有其形的。二是对羊献容的故事及其身边人物多用虚构。这样,既有其真实可信的一面,又不失对人物的塑造。这种尝试尽管也不容易,但看得出来,她还是得心应手的。清华大学教授羊涤生先生的序中说,“关于羊献容的史料甚少,作者能诠释为一部数十万字的小说,而又不悖基本史实,实属不易。”这个不易还表现在其不仅得到了认可,还在羊氏宗亲中产生了反响。客观上讲,《一代奇后羊献容》的出版,不仅为羊氏文学之树植入了精彩的一枝,也为泰山的人文画卷添加了富有韵致的一笔。

  说到不足感呢,一是有不少引经据典的东西没有从史料中化开,削弱了小说的表现力。二是小说语言要有整体统一性,避免文白交互使用。再是人物故事还应在矛盾纠葛的构筑上加强。我想再版时经过精心修改,会更加接近完美。

  

        作者简介:

  王剑冰:河南省作协副主席,河南省散文学会会长,中外散文诗协会副主席,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出版著作《绝版的周庄》《卡格博雪峰》等33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