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实力作家 > 正文

【耿立】我眼中的耿立先生

更新时间:2011-10-09 | 文章录入:admin | 点击量:
·························································································

 

宋 丹

 

 

  初入大学,第一次见到耿立先生是在他的课堂上。

  他清瘦和颀长的身段是众所周知而毫无异议的——像一根挺拔的青竹,昂着高贵的头颅。面容清,也瘦,眼神极亮,目光有神,富穿透力,喉结突出,随讲课声音一上一下蠕动。其声高亢而绵长有余音,带着鲁西南特有的方言特色,尾音处常拖着地方小调。这在耿立先生课下唤学生名字时最为明显。若在校园里偶遇先生,一般先生目光先注视你两秒钟,未及学生开口说话,石老师平缓而温和的声音便先过来了:某某某——声调是抑扬有致的,如一位乡亲在亲切招呼同村的小辈。先生叫得很自然,倒是被招呼的同学对主任竟然能如此随和地喊出自己的名字而有些受宠若惊了。

  这是一位纯正的鲁西南人。记得他讲课时说起曾在北大读书的时候,因为自己的方言太重,交流不便,于是便绕着舌头每天说普通话。对于一个在鲁西南黄土地上土生土长二三十年的人来说,乡音的词汇和语调早已入骨入髓、根深蒂固了,连口舌都是顺着乡音的方向定型了,现在突然要把顺顺溜溜到嘴边的家乡话,堵在口里,再生生地转化成另一种音调的语言,可真是别着劲呢。是否有一种茶壶里煮饺子的感觉呢?当在那个处处都是城里人,都要绕着弯子讲普通话的城市里,先生好不容易见到了一个同乡人,四目相对,没有两眼泪汪汪,而是先生深呼一口气,用地道的菏泽话酣畅淋漓地喊了一句:可憋死我了!

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