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讲演录 > 正文

王萌萌在省作协纪念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更新时间:2012-05-25 | 文章录入:wsl | 点击量:
·························································································

生活体验永远是文学创作不可或缺的基础

 

  各位领导、前辈、老师、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来自青岛的王萌萌,去年刚刚加入山东作协,因为平时在上海工作,今天是第一次与各位见面。衷心感谢大家给我这个交流、学习的机会,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山东姑娘,此时此刻我有回家的感觉,心情十分激动!

  我是从2006年的冬季开始正式进行文学创作的,作为一名“80”后的青年作家,与在座的各位相比,我还是后学晚辈,但是经过创作三部长篇小说的磨砺,我对文学创作也有了一些切身体会和粗浅的见解。今天会议主题是纪念延安讲话七十周年,毛泽东同志在《讲话》中说:“人民生活中本来存在着文学艺术原料的矿藏,这是自然形态的东西,是粗糙的东西,但也是最生动、最丰富、最基本的东西;在这点上说,它们使一切文学艺术相形见绌,它们是一切文学艺术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唯一的源泉。”而从自身的写作体会来说,我坚定地认为,无论时代怎样变换、人们的生活方式怎样改变,真实深入的生活体验永远是文艺创作不可或缺的基础。

  在进行长篇小说创作之前,我在公益组织做全职志愿者,有机会走进了贫困山区,了解到山区人民的生活状态。我曾看见七八岁的小女孩因为极度营养不良脸上长出了深深的皱纹,也曾看见一天只吃一顿饭的孩子依然笑容灿烂。这样的景象让我的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有了坐在城市办公室里永远都不会有的体会。后来一篇感人的文章使我对有七个少数民族聚居的云南省红河州元阳县黄茅岭乡产生了强烈兴趣。我多次前往黄茅岭支教、采风,曾经冒雨在艰险山路走了八小时,探访了当地海拔最高、条件最艰苦的山寨小学。因为有了非同寻常的体验和感悟,我有了强烈的渴望表达的冲动,用三个多月的时间完成了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大爱无声》的初稿。我想《大爱无声》之所以能够顺利出版,出版之后之所以能够得到社会各界的积极肯定与热情鼓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中的真实动人的细节以及诚挚深沉的情感。

  第一部小说的顺利出版给了我自信和勇气,使我决心在写作道路上继续走下去。作为国内第一个以志愿者身份写志愿者小说的作者,我对志愿者题材依然满怀激情,而做志愿者的经历和第一部小说的创作过程让我深刻体会到真实的生活体验对于现实题材小说创作的重要性。因为意识到环境保护是全人类最严峻、最紧迫的问题,而我们国内还少有以此为主题的文学作品,所以早在《大爱无声》尚未出版前,我就确立了以环境保护作为第二部长篇小说的选题。为了小说的创作,我亲赴环保第一线,行程从东部沿海的湿地到海拔五千多米的藏北草原。我曾经前往盐城国家级珍禽自然保护区,住进保护区鹤场的职工宿舍,和丹顶鹤养护人员们同吃同住,学习丹顶鹤保护和养育的相关知识,采访了著名的鹤类专家吕士成老师。为了真实体验和感受环保工作者的工作和生活状态,我参与过上海民间的动物保护志愿者组织的救助流浪小动物的活动,还采访过著名的动物摄影师张词祖老师。

  同年的十月,我又一次奔赴西藏,邀请正在休假的高中同学刘通作伴,一起前往著名的雅鲁藏布大峡谷。雅鲁藏布大峡谷是世界第一大峡谷,生物资源极其丰富,有很多独有的珍稀物种,环境恶劣复杂、道路艰险难行,很多地方罕有人至,被称为地球最后的秘境。吸引着很多专业工作者、探险队和游客。按照我们的计划徒步进入大峡谷再返回,往返共需要五天左右的时间。我们要把途中要用的食品、炊具、帐篷等必需品背在身上,所以行囊很沉重。因为自恃年轻体健,又感觉有陌生人同行不自在,我们没有请当地老乡做背夫。最初一段路程虽然难走,还遭遇了不知不觉间便能钻入皮肤吸血、还令伤口难以凝结的蚂蝗,却并没有消减我们的士气,直到遇见了令人倒吸冷气的山体滑坡。滑坡的地方,羊肠小路已经不见,松软的泥土沙石从上面滑塌下来,形成一个七八十度的陡坡,这陡坡的距离有十几米,几十米以下是奔流的雅鲁藏布江。以惯常的思维看,过这样的陡坡就是拿生命在冒险,人若是从这坡上掉下去,即使没有掉入江里,也是非死即伤,而且别人无法救援。幸好在我们之前进入大峡谷的三位游客请了两名背夫,他们料到我们遇到滑坡肯定手足无措,便返回来帮助我们。在他们的带领下,我们心惊胆颤地通过了随时都在塌陷的滑坡。两位背夫立即去追赶前面的客人,我们以为已经走过了最难走的路,心情有点亢奋,但是不久之后又有一片滑坡出现在我们的眼前,而且比之前那处坡度更陡、距离长了三倍不止。不愿轻言放弃的性格让我选择继续前行。之后的经历简直像是下了一次地狱。每走一段羊肠小径就会出现一片滑坡,后来滑坡越来越多,越来越集中,正常的路已然看不到。无数次险些坠入峡谷,无数次磕磕碰碰,心理几近崩溃,在经受了太多的身心折磨之后,处于生死一线间的我已经麻木,看见滑坡不再有紧张的感觉,快要掉下去时也不再惊慌,累了干脆就倒在滑坡上休息。天微黑的时候,我们终于看见一片河滩,面积不大、用来扎营还有诸多潜在的危险,但是我们只能先在那里休息过夜。夜间开始下雨,帐篷后面的滑坡不断有土石滚落。次日江水上涨不少,来时之路损毁得更加严重。我们无法前行也无法返回,手机搜不到信号,食物有限,我们被困在了这片随时可能被滑坡或者河水侵袭的河滩之上。当时我们都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后来我们遇到了走在前面的两位背夫和三位游客,他们因为前路实在无法通行而返回。我们与他们结伴返回, 经历了重重艰险,最终安全地走出了大峡谷。我全身心投入到了第二部长篇小说的创作中,用一年零三个月写出了《米九》,它是国内首部以环保志愿者保护环境、保护动物为主题的长篇小说。很多看过《米九》的人都对我说,其中的一些章节非常精彩,让人读来有身临其境之感,尤其是小说最后女主人公在大峡谷内遇难的部分,令人感到惊心动魄、痛彻心扉。那些描写全部都是我亲身的体验,甚至可以说是我用生命换来的。曾经有人质疑我为了体验生活、搜集素材深入最荒僻和最危险的地方,还面临生命危险是否值得。但我深知,正是那些真实、深入、独一无二的经历和体悟为我的创作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和不竭的激情与灵感,支持着我克服种种困难,将作品以比较理想化的状态完成。

  如今我的第三部长篇小说、志愿者三部曲的收官之作《爱如晨曦》也即将出版。这是国内首部以上海世博会为背景,全方位描写中外社区志愿者的小说。虽然它的主要故事都在上海展开,但是为了小说的创作,我同样深入地体验、采访过百余位社区志愿者,若不如此,我便感觉下笔时心里没底。我认为深入生活带给创作者的不仅仅是信息的获取,而是使你突破纷乱表象看清事物本质。只有切身体会才能使创作者对自己描写的对象,预设的情节、塑造的人物产生发自内心的尊重和热爱;只有建立在真实、真诚基础之上的艺术升华才真正具有触动人心灵的感染力。

  我不能否认,在当今时代,获取信息的渠道越来越多,获取的方式也越来越便捷。过去作家需要查资料时往往要泡在图书馆,搜索、翻阅、记录每一项都需要花费不少时间,现在只需要在网络搜素引擎上输入关键词,海量信息便可瞬间呈现,粘贴复制更是方便。善于运用各种手段提高工作效率是好事,但是养成浮躁懒惰、重效率轻质量的习惯却是走上了死路。即使作者本身想象力比较丰富、还原能力极强,能够通过对二手资料的研究和利用将未亲身经历过的情节、场景描写得真实生动。但我依然觉得完全通过想象、虚构进行创作,毫无生活基础的作品中一定缺少些什么,而这缺少的部分或许是不亲临现场就观察不到的精妙细节、或许是不切身体会就感觉不到的情感波澜、或许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灵感和顿悟、或许就是文字的精髓或者作品的灵魂。